蘇沉雲眉心一擰。

“既然如此,那我就讓那九尾狐狸還債,隻要她把她的靈力給你,之前的情仇一筆勾銷。”

蘇沉雲話落起身就要走,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似乎想早點去見雲綾。

纖纖卻慌了。

找狐妖?

那狐妖已經死了!

神婚未成,不能再有任何差池。她不能讓君上再見雲綾,要是他知道雲綾死了--

“君上。”纖纖連忙喊著他,“姐姐已經失去了一半的妖丹,再抽去靈力恐怕會......”

蘇沉雲眼神一暗,看著她。

纖纖又道:“姐姐對我再不好,也收留了我,對我有恩。君上,阿雲不想把這件事做得太過了......”

他想到那日狐妖受雷刑的模樣,心裡一緊,停頓半晌,點了點頭。

深夜。

月色朦朧。

玉瓊殿中,纖纖正看著一堆玉石發愁。

她已經嘗試了多款,怎麼做怎麼醜。

纖纖的目光看向身旁奉茶侍女,高傲道:“你覺得這個襟步好看嗎?”

“好看。”侍女低著頭小聲道。

纖纖頓時收了臉上偽善的笑容,將手中做了一半的襟步丟到一邊,氣惱道:“好看好看,什麼都好看,就冇有特彆好看的嗎?”

隨即,她又看向身後一排侍女:“你們看呢?”

“美極了。”

一排侍女齊齊稱讚,纖纖怒不可解:“通通給本夫人滾出去。”

真是氣死她了!

纖纖揮手將一桌子的玉石全部砸在地上,像泄憤一樣。

這個該死的狐妖,到底是怎麼做的。

砸到一半,纖纖突然停下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纖纖想,看來要去凡間一趟。

午時,

蘇沉雲坐在餐桌前,抬眼便看到纖纖一番精心打扮,嫵媚多情地站在那兒,不由眉心微蹙。

“君上,今日讓阿雲陪你用膳吧!”

蘇沉雲還未命人添碗筷,纖纖卻已經自顧自地坐下來,伸手拿著擺在一旁的公筷。

蘇沉雲眉頭擰起,好在,纖纖隻是用它來給他夾菜。

“君上,今日飯菜好豐盛呀!”

“飯前先喝些酸梅湯開胃,再來塊蜜糖糕,接著是這白玉蔥筍,小菇拌豆腐......”

纖纖一一將菜給蘇沉雲夾在碗中,笑嘻嘻地盯著他吃。

這副賢良淑德模樣到是讓蘇沉雲眉頭微鬆。

隻是,當蘇沉雲吃了用仙蜜做的百花糕點,緊接著便看到一道道精緻的佳肴,尤其是點綴著玉蔥,他的臉色一點點變了。

蘇沉雲放下手中的筷子,抬眸嚴肅地看向纖纖,聲音微冷:“蜜和蔥,這兩樣一起食用,對眼睛不好。這還是你在凡間照料我的時候,教會我的......”

麵對這樣的質問,纖纖暗惱自己一時失策。

她怎麼會知道這些!

但眼見蘇沉雲直視過來,那雙眸底冰寒一片,直直地盯著她,想要從她眼中看到什麼,纖纖嚇得六神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