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

江離脖子上的項鍊化作一道白色光芒融進他的腦海,一道人影出現在江離的腦海,白髮飄飄,仙風道骨,宛如謫仙下凡,飄然出塵。

藥帝仙尊?

江離心裡訝然,興奮不已。

自己這是獲得傳承了?

小說中的劇情照進現實了?

江離這般想著,萬千訊息已經鑽進了他的腦海,醫學藥典、武道功法、相術丹術應有儘有,包羅萬象。

這些資訊進入他的腦海,竟然開始自己融會貫通,羅列分離,不到一會的時間,江離就像是無師自通一樣,不說是將這些傳承全部吸收,但是也融彙了**不離十,全部烙在了腦海裡麵,這輩子也不會忘掉了。

呼——

老子真的獲得傳承了?!

江離按捺住興奮的心情,猛然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身上的疼痛已經全部消失,傷口也已經全部痊癒。

更讓他欣喜的是,自己竟然彷彿是脫胎魂骨了一樣,渾身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拳頭揮出去虎虎生風,帶著拳風!

“老夫將一生的傳承給予你,希望你能夠善待我孫家後輩,”腦海裡麵藥帝仙尊的聲音傳來,悠揚深遠,“吾有感應,吾孫家後輩已遇到千年大劫,望你能夠助我孫家一脈度過劫難,重振孫家的輝煌!”

“倘若有朝一日.你我能夠再見,老夫必定提壺相迎,定有重謝!”

藥帝仙尊的聲音漸漸消失,但是江離的心裡卻是狂跳不已。

這藥帝仙尊真是孫家的祖先,在炎夏的曆史長河中,孫家名人輩出,如藥王孫思邈、吳王孫權等竟然都是他的後輩,不過在金陵,姓孫的大家貌似隻有一家!

金陵之王,孫家!

孫家是金陵當之無愧的無冕王者,不僅實力通天,據說和北方帝都孫家也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仙尊,我既得了你的恩惠,定會竭儘所能助你孫家度過劫難。”

江離雖然不知道孫家到底遇到了什麼劫難,但自己得了人家的傳承,知恩圖報是必須的。

江離思索了一下,收斂起了心緒,心中一動,給母親做了一遍檢查。

“這藥帝仙尊的傳承果然非同凡響!”

原本江離根本查不出母親的病症根結,但是現在他隻是掃了一眼,就已經檢視出了母親病症所在,甚至連治療方案也瞬間出現。

“川芎、紅花、路路通、丹蔘……這些藥材醫院就有。”

江離略一思索,決定回醫院拿些藥材。

他身上的銀行卡已經被周晴搶走了,在家裡蒐羅了一個遍才湊到了幾百塊錢,然後往醫院趕去。

“得想辦法搞錢啊。”江離邊走邊想著,“媽的,就因為老子冇錢,老婆跟人跑了,還被人踩在腳下,這個仇一定要報!”

“等著吧,有了這身本事,我還怕搞不到錢?”

“等我搞到錢了,一定亮瞎那些混賬的狗眼!”

……

金陵醫院。

江離走進醫院,感覺四周有些安靜,不管是住院部還是急診部,似乎都冇有人影。

不過江離也冇有多想,準備回到自己的科室打個單子,然後抓藥,但還冇走進科室,就看到一群人堵在了走廊,氣氛似乎很詭異。

“趙主任?”江離一眼就看打了自己的頂頭上司,趙凱,但是此刻的趙凱卻似乎很緊促,臉色煞白,額頭上冒出了汗珠,“還有院長?”

“這是什麼人,竟然連院長都驚動了?”

江離可是知道,院長一向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能夠讓他親自出麵的人,絕對是個大人物。

“難道這就是那個傳說的大人物?”

江離雖然好奇,但是也冇有打算去湊熱鬨。

這年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更何況,自己還有要事要辦呢!

“江離?”江離剛要離開,趙凱卻是一眼看到了他,竟然一步衝了過來,一把抓住江離,神情激動:“孫家主,就是這小子,今天是他值班,但是他擅離職守,這才導致孫少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