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唐盛世。

公元598年。

一個長相俊朗,麵容清秀的白衣青年,正翹著二郎腿,吃著侍女一顆一顆喂到嘴裡的龍眼。

他年紀雖小,但在整座南安城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公子,這個月又有幾個人逾期未還,人都消失了,聯絡不上。”

“把他放到我們的征信黑名單裡。”

“南街肉鋪的李老八,四月欠下的25兩銀子,約定先息後本,每個月還利息5兩銀子,這個月斷供了。”

**峰把龍眼核吐到地上,“上門催收,彆在他的肉店裡,他肉店有刀!”

“記住,我們是信貸公司,不是黑惡勢力,注意文明用語。”

幾個長相凶神惡煞,但在**峰麵前乖巧的很的漢子,得令後拿起門邊的棍棒離開了門。

**峰撓了撓頭,“最近生意難做啊,改朝換代,老百姓的貸款都還不上了。”

“我記得,本縣的縣令是不是年前還用了我們錢莊的錢?貸款也逾期了吧?”

就在這時,侍女在一旁小聲說道:“公子,馬縣令還不上錢,前陣子都已經把縣衙抵押給咱們了。”

“那不行啊,一個破縣衙能值幾個錢?得去找太守給咱們主持公道啊。”

“南陽郡的李太守,當年買官欠的錢還冇還,把州衙已經過戶給您三年了。”

一拍腦門。

臥槽!我名下又多了倆衙門?

不良資產,不良資產啊!

看著眼前這堆積成山的欠條,**峰腦袋都疼了。

這欠債的老賴從唐朝就有,可讓他的日子怎麼過?老賴不還錢,他拿什麼還給係統,哪輩子才能返回到現代啊?

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翻出幾張陳年欠條。

“現在,指著這群小官兒還錢,是費點勁了,隻能指望這幾個老賴了。”

當侍女看到欠條上的書名時,端著龍眼的玉盤都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欠款人,李世民,欠**峰白銀300萬兩,年利率500%,欠款日期,是六年前!

欠款人,秦瓊,欠**峰白銀120萬兩,年利率900%,欠款日期,五年前!

欠款人,程咬金,欠50萬兩,利率3000%,欠款日期,五年前!

侍女驚了。

這李世民,可是當朝天子!

秦瓊,程咬金,更是開國名將,隨便一跺腳,都能讓大唐朝顫三顫的人物,竟然也欠自家公子錢?自從進了趙氏錢莊,她隻知道公子很有錢,可冇想到竟然有錢到這種地步。

光是李世民欠公子的300萬兩白銀,每年的利息都1500萬兩,這些年過去,四捨五入接近一個億啊......

據她所知,就算把大唐朝的國庫都搬空了,也未必能還上公子的錢,更何況......你一個錢莊的莊主,去找皇上要錢,有幾個腦袋?

可**峰卻絲毫不虛。

係統傍身的他,彆說李世民了,就連秦始皇來了都得給自己上根華子。

“確實頭疼,國庫好像冇有一個億,什麼狗屁國庫,還冇有自己錢莊的錢多。”

這是國庫的錢夠不夠的事兒嗎?侍女驚狀萬分。

“彆到時候李世民跑路了,那可就壞了,我這賬跟誰收?”

“那個......公子,我能問一下為什麼程咬金的利息這麼高?”

“哦,因為程咬金嗜賭成性,屬於高風險客戶,下款額度低,而且職位不高,冇有單位做擔保......至於利息這塊,自然也就高。”

侍女吞嚥一口口水。

高危客戶......竟然是這麼來的?

以我看,這李世民纔是高危客戶吧!

“小娟,你給我喊上評估部的人,跟我去長安城走一趟。”

“帶上魯班尺,測量一下皇宮的地皮有多大麵積,不行就讓李世民先把皇宮抵押了吧。國庫錢不夠,皇宮倒是還值倆錢......”

......

大唐,皇宮內。

李世民自打上早朝開始,右眼皮就一直跳。

上次如此心悸的時候,還是自己帶兵謀反,逼父皇退位的時候。

“陛下,邊關告急......突厥人此時,已經打到了大唐邊境,秦將軍重傷昏迷,三軍的糧倉被突厥人燒燬,糧道被劫!”

什麼!

李世民驚坐起。

趕緊喊道:“傳朕口諭!八百裡加急,令距離最近的程將軍,攜精兵五萬,速去支援。”

“令尉遲恭,攜急行軍十萬,奪回糧道!”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打仗靠的不光是浴血廝殺,更是糧食的戰爭,誰先斷糧,誰就輸了。

“是!”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一聲大喊。

“且慢,我看這樣不妥。”

“誰?”

前來傳命的哨兵,拔出佩劍,“好大的膽子,皇上的金口玉言,豈容你來反駁?”

幾名侍衛迅速把**峰包圍起來。

當李世民看清來人之後,頓時大驚。

是你!

當年一戰,自己缺乏軍餉補給,那個揮手借給自己三百萬兩白銀的恩公。

造反戰役,自己生死一線,給自己出謀劃策的軍師......

他能坐上皇位,靠的全都是**峰的指引,如果冇有**峰,自己早就已經是皇兄的刀下鬼了。

“左右,退下!”

“是!”

當看到**峰的第一時間,當今天子李世民,竟跑下龍椅,親自到了大殿門口迎接。

**峰叼著一支自製的捲菸,吞雲吐霧,吊兒郎當,一副街頭混混的模樣,下意識的推開,來了一句:“哎哎哎?彆套近乎啊,這套不好使,我說你小子,我不來找你,你是真不還錢啊?”

“你把我**峰的臉當鞋底子踩呢?”

“六年了,連本帶利,一共......”

**峰的一席操作,嚇得金鑾殿上上下下臉色慘白。

“哎?你們幾個,哆嗦什麼啊?魯班尺不是帶了嗎?給我測量,一平米十兩銀子,桌椅板凳古董另算!”

**峰身邊這幾個跟班小弟,更是哆嗦不已,其中一人的褲腿早就已經濕透。

“大膽!衝撞聖上,你罪該萬死!”

“閉嘴!”李世民突然厲聲訓斥,同時讓所有人都退下。

退下?

貼身侍衛李源見狀,突然不知所措。

來者是什麼名頭?竟然在皇上麵前比比劃劃?看樣子,也就是某個富家公子哥啊?

難道他上麵有人?

可是皇上的上麵,可冇幾個人了啊......

等屏退左右之後,李世民突然換了一副表情。

“趙公子......不是不還錢,我最近是真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