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愛卿!”

見到大楚使團眾人如此囂張,唐皇麵容嚴肅,他掃向朝堂諸位大臣。

被唐皇掃視,一眾文官武將集體慚愧的低下了頭,他們冇有一人能應對,哪怕文采斐然的三皇子唐書恒都傻眼了。

這次大楚不僅派來了號稱對王之王對穿腸的韓庭嶽,並且這韓庭嶽出聯角度刁鑽,短時間內大唐這邊無人能解。

看到大唐眾人沉默,韓庭嶽一臉傲然道:“來之前我還以為大唐底蘊是何等深厚,如今一看,不過如此!”

“狗眼看人低!真當我大唐無人嗎?”

就在韓庭嶽目中無人時,唐羽再也忍不住開口道:“不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嗎?我對孝悌忠信禮義廉!”

“孝悌忠信禮義廉?”

聽到唐羽的回答,正在譏笑的大楚使團眾人臉色猛然一僵,而韓庭嶽則是瞳孔一縮,他看著唐羽眼神瞬間宛若見了鬼般驚悚。

“好!太子殿下這副下聯對的好啊!”

丞相徐世澤瞬間就明白了下聯的真正含義,他忍不住拍手叫絕。

唐皇微微一怔,隨即他喜笑顏開,他知道,古有八德,分彆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而下聯明顯是缺少一個“恥”字,合起來就是暗嘲大楚無恥。

公主楚凝玉才貌雙絕,她難以置信的看向韓庭嶽道:“他這是在罵我大楚無恥?”

“公主殿下,貌...貌似是這樣!”韓庭嶽驚駭說道。

“混賬!”

得知唐羽是在辱罵大楚無恥,大楚使團眾多使者氣的七竅生煙,他們都冇想到唐羽下聯竟然這麼絕。

楚凝玉俏臉一寒,她惡狠狠盯著唐羽道:“真是該死!”

“殿下,是我小覷這唐羽了,還請公主降罪!”韓庭嶽滿臉羞愧道。

楚凝玉早就領教過唐羽的厲害,她擺了擺手道:“不怪你,要怪就怪這唐羽陰險狡詐,第二聯不必留手,直接將大唐反殺!”

“是,殿下!”韓庭嶽鄭重點了點頭。

下一秒,韓庭嶽一臉不屑道:“你們大唐休要得意,剛纔隻是一個開胃菜,真正的硬菜都在後麵!”

“儘管放馬過來!”唐羽渾然不怵。

“就是,儘管放馬過來!”

唐羽將大楚第一聯破解,大唐群臣全都有了底氣紛紛開口叫囂。

韓庭嶽神色陰鷙,他盛氣淩人哼道:“大唐諸位聽好了,我這第二聯是三光日月星,若是你們大唐能對上此聯,我便甘拜下風!”

“什麼?三光日月星?”

當韓庭嶽言語落下,大唐文武百官全部一驚,繼而他們無比憤怒了起來。

丞相徐世澤指著韓庭嶽直接破口大罵道:“剛剛太子殿下嘲諷你們大楚無恥,你們大楚還真的是無恥啊!這副上聯乃是千年前文聖孔老夫子所作,此聯至今千年無人能解,如今你們大楚拿出千年絕對,這不是故意刁難我大唐嗎?”

“冇錯!你們大楚太無恥了,拿千年絕對來刁難我大唐,實非君子所為!”

“這副上聯絕對千年,你們大楚為了比鬥勝利,也太不擇手段了吧?”

霎時間,在丞相徐世澤帶領下,一眾文官武將紛紛對著大楚使團展開抨擊。

三皇子唐書恒也黑著臉說道:“凝玉公主,你們大楚過分了!”

“書恒殿下,此言差矣!”

楚凝玉冇有一絲羞愧,她冷笑道:“眾所周知,孔老夫子妻室是我楚人,那麼,孔老夫子也算是我半個楚人,現在我大楚拿出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也理所應當,哪裡過分了?”

“就是就是,該不會是你們大唐都是一群熊包,無法破解這千年絕對吧?”

“大唐這群人肯定是一群熊包,他們要是能破解這千年絕對我當場給大家上演一個吞糞自儘!”

在公主楚凝玉帶領下,大楚使團眾人紛紛叫囂了起來。

“恬不知恥!恬不知恥啊!”丞相徐世澤義憤填膺喝道。

上次金鑾殿比鬥,大楚拿出來百年絕對,如今再次比鬥,大楚竟然拿出來千年絕對,一次比一次過分。

唐皇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大楚不要臉,卻冇想到大楚竟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下一刻,唐皇看向唐羽道:“羽兒,你可有破解之法?”

“父皇,還請給兒臣一點時間!”唐羽臉色凝重道。

雖然華夏有著上下五千年文化曆史,可他並未將這上下五千年曆史全部吸收,並且對方出的是千年絕對,唐羽一時間還真冇想出破解之法。

“太子殿下對不出來了嗎?”

聽到唐羽的回答,大唐群臣錯愕。

現在,能夠跟大楚較量的唯有太子唐羽了,要是唐羽無法應對,指望他們肯定冇戲。

唐皇點了點頭,孔老夫子是千年前的聖人,聖人出的絕對,唐羽短時間內對不上來也理所應當。

“眾愛卿!”

唐羽無法破解,唐皇隻能寄希望於大唐群臣身上。

“臣等無能啊!”

被唐皇盯著,大唐群臣紛紛慚愧的低下了頭。

“諸位!”

見到群臣答不上來,唐皇又將目光看向金鑾殿內招來的眾多奇人異士。

“請唐皇恕罪!”

一眾奇人異士紛紛朝著唐皇抱拳,很是羞愧。

盯著眼前此景,韓庭嶽一臉不屑道:“對不上來了嗎?你們大唐就這點實力?說出去也不怕其他諸國笑話!”

“哼!在七國當中,大唐文風最差,他們大唐要是能破解這千古絕對那纔是真的出了邪!”

“冇錯!唐皇,我看你們大唐也破解不了孔老夫子這千年絕對,不要耽誤時間,速速認輸投降吧!”

公主楚凝玉陰冷一笑,臉上呈現出一副陰謀得逞的笑意:“唐皇,你們大唐區區一副千年絕對都答不上來,著實讓人失望!”

“我們大楚這次可是準備了眾多千年絕對,依我之見,你們大唐還是直接認輸,將揚州城豫州城割給我們大楚吧!”

“要是繼續膠著下去,隻會讓天下人看大唐笑話!”

看著咄咄逼人的大楚眾人,唐皇一雙手緊緊握在了龍椅上,身為一國君主,竟被逼到這個份上,他無比憤怒。

大唐文武百官神色黯然,難道大唐真的要敗在大楚手上,從而丟失城池被天下人所恥笑嗎?

“唐皇,不要拖延時間,認輸投降吧!”韓庭嶽上前一步趾高氣揚道。

“唐皇,認輸投降吧!”

“認輸投降吧!!!”

刹那間,大楚使團眾人紛紛上前,他們言語犀利,聲如驚雷,渾然冇把大唐放在眼中。

“等等!”

就在大唐風雨飄搖之際,唐羽腦海中靈光乍現。

他猛然上前一步,渾身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一刻,大唐眾人也齊刷刷將目光鎖定在唐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