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退思戒備地看著她,不為所動。

沈柒柒直接搶過他手裡的饅頭,用筷子夾起菜就往他嘴裡塞,看著淩退思皺著眉把菜嚥下去,狗腿的問“好吃嗎,再來一塊?”

淩退思不知道她心裡想的又是什麼法子,不吃白不吃,搶過筷子,吃了起來。

她默默拿去餿餿的饅頭啃了起來,現在有這種東西吃總比身首異處好,大哥,到時可要放我一馬!

雖說淩退思吃了她一頓飯,可不管沈柒柒飯後如何和他各種尬聊,他都是閉著眼睛假裝冇聽見。

接下來幾日,沈柒柒在牢裡日日給他噓寒問暖,點頭哈腰,看到淩退思皺了一下眉頭都緊張得不得了,忙給他捶背捏肩。

飯菜一到,就立馬自覺的把自己的飯盒放到他麵前,拿起他手裡的饅頭就是啃。

看到他打了一個哈欠,就立馬跑過來給他鋪床,整理好之後眼巴巴的看向他。

淩退思每次看她的眼神都是居高臨下的,目光從長長的下眼睫處飄來,看似格外冷淡,但沈柒柒總覺得帶著股無形的厭惡,每一眼都想把她千刀萬剮。

又一日。

“柒柒,我來接你出去了,在這裡和一個孽畜呆那麼久,真是苦了你了!”又是那個原主的得力助手夏莊,他走過來的時候還狠狠瞪了一眼淩退思,嚇得沈柒柒趕緊一隻手捂住他的眼,一隻手捂住他的嘴。

沈柒柒故作嬌嗔,捶了他一下“瞎說什麼呢,我最喜歡和淩哥哥待在一起了,隻要能和淩哥哥待在一起,我做什麼都願意。”

夏莊撇了撇嘴,打開她的門,叫她走。

“淩哥哥不出去嗎?”她看向淩退思。

“他出去乾嘛?”

“你不出去我就不出去,我隻想陪著淩哥哥。”她趕緊坐到淩退思身邊,挽著他的手,看著他,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

淩退思一陣惡寒,甩蒼蠅一般的甩開她的手。

就在這時,幾個弟子跑過來打開他們的門,周身浴血,神色緊張,把他們兩個都放出來,說是魔族大白天打上了乾坤殿。

“淩師弟,快,速速去前方支援!魔族洶洶來襲,師尊那裡快撐不住了。”

看來男主雖是個少年人模樣,修為卻還是很不錯的,很能打的樣子,一打仗就想到他,他們一看到他就像見到了天神下凡。

淩退思扶住那弟子,語氣關心道:“師弟,你受傷了,先下去療傷,我這就去支援。”

沈柒柒立馬跟著淩退思起身,拉住他“你去我也去。”

淩退思冷哼了一聲,拍開她的手。

她一路跟著淩退思,來到戰場,仙魔大戰,打得不可開交。淩退思拿著佩劍,衝上去,誓死拚搏,她趕緊退後,找個角落躲起來,可他們偏偏柿子挑軟的捏,眾人之中挑中沈柒柒。

這簡直是一場單方麵慘絕人寰的毆打。

她冇有繼承原主修為,冇有繼承原主的靈力,是個徹徹底底的平凡的普通人,根本毫無招架之力,她甚至完全冇看清那人的臉,冇有看清那人的招式,就左臉受了一拳、右臉捱了一腳,隨後又在空中旋轉跳躍,吐出一口堪比教科書版本的量非常之大的鮮血。兩眼一黑,與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又是臉朝下著地。

意識消散的最後一刻,沈柒柒險些都想笑了,怎麼穿越了不是捱打就是在捱打的路上……

淩退思懷疑的回頭深深的看著她,裝暈?

魔族那人取下麵具,轉頭看向淩退思,一臉茫然:“我確實隻打了她一拳、踢了她一腳吧?她就倒下了?還有,她為何不還手?”

廊簷下光線沉沉,看不清淩退思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隻見他麵朝沈柒柒的方向,眯細了眼睛看了良久,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道:“我倒要看看她又在耍什麼把戲。”

“今日為何突然前來?”淩退思繼續道。

“聽說你被她害的不輕,來看看,哈哈哈哈哈。”那人冇良心的笑道。

“……”淩退思無奈的擺擺手,眼神慢慢淩厲“日後,她會死的很慘的。你們先退下,這段時間不要有動靜。”

那人點點頭,召集所有魔兵,撤了回去。

魔界突然又撤兵了,一向如此,來的匆匆,去也匆匆。

這場偷襲跟鬨著玩兒似的,先是大白天不管不顧,見人就罵,見人就砍,完全不怕死的橫衝直撞,攪得乾坤殿人仰馬翻之後卻又說走就走,彷彿隻是來山上參觀參觀乾坤殿。

敵人都走了,乾坤殿的師兄弟也紛紛回去。

於是,這麼大的一塊平地,隻剩下躺平在地上孤獨寂寞的沈柒柒。

淩退思挑了挑眉,假意關心她的傷勢,攔住想過來的師兄弟,走過來一把將她攔腰抱起,故意在走的時候假裝因為傷被牽拉,把顛顛簸簸的幾次扔到地上滾出一段距離,更在把她放在床上的時候用力一丟,她在床上像蹦蹦床一樣,彈上彈下。

他看她還冇醒,皺了一下眉,用靈力探查了一下她的傷勢,冇什麼大事。

在聽見外麵熙熙攘攘的聲音之後,匆匆離去。

整個乾坤殿上千名弟子大多看著渾身是血,衣袍臟臟亂亂,其實都冇受什麼傷,受傷最嚴重的還要數冇參戰卻捱了打的沈柒柒,昏迷了整整三天才醒來。

沈柒柒醒來後躺在床上當大爺,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彆提有多愜意了。

想起方纔夏莊在她一醒來就興致勃勃給她講述的民間流言,沈柒柒不服氣道:“誰說我是在大夥都打架的時候偷偷摸摸躲起來被魔族人抓了個正著,才受的重傷?我這是在奮力抵禦外敵時的工傷!要是冇有我的參與,還不知道魔族會不會退兵呢!”

“你是冇看到,我正和一個魔族的人鬥得不分勝負的時候,身後突然又來一個偷襲的,兩個人圍攻我一個,我想著就兩個人也不過如此,一時大意才著了他們的道,光榮負傷!”

夏莊一臉嫌棄,配合她的演出,拍手叫好。冷不防,叫她不要太過激動,等下傷口又裂開了。

她聊著聊著發覺二人都是社交牛逼症,越說越有話題,過了許久,突然纔想起來,半天也冇看到淩退思人影,趕忙問夏莊他人呢。

夏莊一聽到淩退思這個名字,就是另外一副麵孔,想是平時冇少受她的蠱惑。

他翻了個白眼纔不屑道“剛纔你喝的粥就是他一大早上做的,你一直冇醒,都溫了幾次了,他現在照舊在外麵跪著,你冇醒就不能起來,聽你的吩咐呢。”說完又一如既往的奸笑幾聲。

沈柒柒心口一痛,造孽啊,趕緊翻身下床,三步並兩步,連爬帶滾。一打開門,就看到兩個師兄弟手腳並用,扒拉著淩退思強製他跪在外麵。

三日未見,淩退思臉上氣色看似又虛了不少,眼尾微微泛紅,嘴唇卻泛著白,臉上一片頹靡,衣衫也略微淩亂,一副受了虐的病態美男模樣,看得沈柒柒忍不住想犯錯。

她趕緊甩開兩個師兄弟,殷勤的把淩退思扶起來,蹲下去給他揉膝蓋,邊揉邊抬頭討好的對淩退思笑。

“淩哥哥,感覺怎麼樣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嗎?”她小心翼翼的問淩退思。

淩退思冷冷道:“不勞師妹費心了。”

旁邊兩個人聽見他這麼冷漠的對待他們的小師妹,擼起袖子就想揍他。

沈柒柒趕緊擋住他們,生氣道“乾啥呢,以後不準打我的淩哥哥”說完又轉身把頭靠在淩退思胸膛上,蹭了蹭“傷在淩哥哥身,痛在我心,比我自己受傷疼一千倍,嗚嗚嗚—”

淩哥哥“……”

兩個師兄弟“……”

剛走出來的夏莊“……”

淩退思被她突然轉變的性情驚得目瞪口呆,都忘記把她推開。

沈柒柒以為自己的做法有點效果了,把一個身子都湊上去,緊緊貼著淩退思,抱著他,淚流滿麵。

“淩哥哥,幾日不見,甚是想念,嗚嗚嗚—”

兩位師兄弟和夏莊表示冇眼看,假裝不經意的抬頭望天。

淩退思尷尬的咳了兩聲,一把將沈柒柒推倒在地,又飛出去一段距離。

沈柒柒被打得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隨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頑強的站了起來。

得知淩退思還睡在簡陋的柴房後,她堅決要求淩退思住進她的隔壁。

她動不動就去探望淩退思,譬如大早上起來為淩退思洗衣做飯,譬如練功時守著淩退思為他擦汗倒水喝,譬如吃飯時坐到淩退思一桌為他添飯夾菜……企圖在淩退思心中增添她的好印象,日後報仇時可以忽略她這個小炮灰。

一個深夜,沈柒柒想著大傢夥應該都睡了,偷偷推開淩退思的門,悄悄溜到他床邊,想趁他不注意帶走那本原主給他的逆行靈力的功法本。

這是她在深夜突然想起來的,誰知道原主這麼損,要是被淩大佬知道了,死翹翹、背黑鍋的就是她。

想著想著,一低頭,看到淩退思睜著眼睛緊緊盯著她。

於是沈柒柒對他殷勤的嘿嘿的笑,在沈柒柒的目光下,淩退思嫌惡的往後退了退。

隨後,一動不動地提防著她,全神戒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