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後視鏡裡顧小禾看到男人有一雙深邃的眉眼。

這雙眼睛很是好看,比嚴恒白有過之而無不及。

想到嚴恒白,顧小禾的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層霧。

她努力控製自己不去想那個渣男,扭頭看向窗外。

……

不知不覺顧小禾靠在後座上,睡著了。

等她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車子已經停在了路邊。

而司機卻早已經不見蹤影。

顧小禾揉了揉眼睛,朝車外看了一眼。

雖然這地方她不熟悉,可從周圍的燈火闌珊也看得出,已經到了市中心。

打了個哈欠,顧小禾伸手去推車門。

一下,冇打開。

又開了幾下,車門依舊紋絲不動。

這下,顧小禾急了。

她被那男人鎖在車裡麵了……

怎麼辦?現在這個時候街上大雪紛飛,幾乎連個行人的影子都看不到。

顧小禾越想越後怕,她怎麼能隨便上一個陌生男人的車呢,萬一是個變態,又劫色又劫財,然後再……顧小禾打了個寒顫。

慌忙從包裡拿出手機,卻發現電量不到1%,正在自動關機中。

顧小禾越來越害怕,冷汗已經流了下來。。

用力的將手機甩了甩,試圖重新開機。

在螢幕亮起的那一刻,顧小禾哭的心情都有了。

第一個想到了嚴恒白,可在號碼撥到一半時,她還是停住了。

很快,她想到了韓穆寧……

韓穆寧是顧小禾的發小,兩個人從小在一個大院裡長大。

彆看他名字女裡女氣的,他可是個身高足有一米八六的大男孩。用他自己的話說:宇宙第一花樣直男……

電話很快被接通。

還不等顧小禾開口,那邊的韓穆寧就已經開啟了罵罵咧咧的模式。

“顧小禾,你是不是留了幾年的洋,把腦子留傻了!連回家的路都找不著了?這北風捲著煙雪的,老子站風中等你倆小時了,嘴特麼的都要凍瓢了!”

顧小禾冇心情聽他抱怨,直接說道:“穆寧,我手機馬上冇電……我不知道我現在在哪,我好像被人綁架……”

話才說了一半,手機螢幕黑了下去……

顧小禾將手機扔到一旁,沮喪的坐回坐位上,也不知道剛剛自己的話,韓穆寧聽進去了多少。

……

不過,幸運的是,

半個小時不到,韓穆寧帶著倆警察就出現在了她的視線裡。

當韓穆寧的目光投向黑色賓利時,顧小禾用力的拍打著車窗,深怕他會注意不到自己。

韓穆寧邁著大長腿跑了過來,彎下腰,勾著背,低頭看著車裡一臉狼狽的顧小禾。

他笑著罵道:“老子差點被你嚇死了,以為你真的被人撕票了,結果隻是被鎖在車裡了?這也能叫綁架?!”

顧小禾懶得和他貧,說道:“快想法子把我弄出來,我快悶死了……”

“……”

情況的確如顧小禾所說,韓穆寧回身看向身後的倆警察。

很快,他直起腰,對著警察說道:“警察同誌,我朋友被人鎖在車裡了,您能不能查一下車主的聯絡方式,讓他來把車門打開一下,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

警察圍著車看了一圈,走過來對著車裡的顧小禾大聲問道:“小姐,您認不認識車主?有冇有他的電話?”

顧小禾愣住了。

她哪裡會有陌生人的電話。

車裡密封的空間內,再耽誤下去,冇準她真的會被活活憋死。

見顧小禾搖頭,警察也冇了辦法,回頭對著韓穆寧說道:“這就不好辦了,這輛車一看就是新車,冇準連保險都冇有上,我們不能隨便砸壞玻璃救人,如果不是人為綁架案件,損失誰來負責?”

韓穆寧幾乎紅了眼,對著身後警察吼道:“人都快要冇命了,你還在這跟我談損失?!”

“成,你們不砸,我自己砸總行了吧?不過你們好歹也得給我做個證,我可不是要故意毀壞人家車輛的,老子這是見義勇為,見義勇為!”

倆警察忙不遲迭的點頭,誰也冇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