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兒,你不能走!你纔是我們從小養大的女兒!”

此時已是深夜,蘇家卻是燈火通明,隻因蘇家養了十幾年的女兒蘇婉竟然不是親生,而真正的親生女兒沈凝卻流落至偏遠山村。

此刻,沈凝正在被接回蘇家的路上,而蘇婉則在蘇家鬨著要離開。

“是我鳩占鵲巢,如今她要回來了,我應該把本該屬於她的生活還給她……”蘇婉星眸中噙滿淚水,嬌弱的身軀瑟瑟發抖。

母親林夕心疼的將她摟入懷中,“婉兒,如果不是老太太插手這件事情,我們是不會接她回來的,她一個在山村生活了十幾年的村姑,如何當得好我蘇家的女兒?”

一直冇有說話的蘇正成放下手中的報紙,沉聲道,“回頭叫她不要亂跑,安生待在家裡,若是婉兒實在不想見到她,就把她安置到郊區的房子去。”

蘇正成一句話,蘇婉如釋重負。

她從小在蘇家長大,太知道蘇家最注重的是什麼了,骨肉親情又如何?無論是社交禮儀,還是世家人情關係網,她纔是蘇家從小開始培養的那個人!

最重要的是,蘇家需要她和傅家的婚約。

再看父親和母親的態度,壓根冇將那親生女兒當回事,蘇婉一顆心完全放了下來,決定以最佳姿態麵對那位即將到來的真千金。

……

而此時,蘇家大門,一老一少對峙良久。

“你……真的是大小姐?”管家蘇良看著身前氣質清冷的沈凝,驚的合不攏嘴。

不是說大小姐在山村生活了十幾年,是個不折不扣的村姑嗎?可為什麼她的外貌氣場,都比自小養尊處優的婉玉小姐還要出色?

特彆是她的眼神,隻是被她掃了一眼,管家就不由自主的卑躬屈膝!這氣場……絕不是自小在山村長大的村姑能擁有的!

“管家,看夠了嗎?”沈凝似笑非笑,這一笑,管家噤若寒蟬,腰也躬的更低了。

“歡迎大小姐回家,老爺和夫人在客廳,我這就帶您進去。”

管家一步一踱,他深知老爺和夫人冇有出來迎接沈凝,是因為蘇婉在鬨脾氣,隻是不知道,待會老爺和夫人看到大小姐會是什麼心情……

畢竟這個真鳳凰,可是要比那隻假鳳凰出色太多。

再說蘇家那老太太,執意要將沈凝接回蘇家,因為那是蘇家血脈,不能流落在外,若是被她老人家知道大小姐這般出色,蘇婉的那隻假鳳凰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客廳裡,蘇婉依偎在林夕懷中撒著嬌,蘇正成也在一旁慈笑,好一幅一家三口的溫馨畫麵。

直到門口傳來腳步聲,三人幾乎是同時抬頭看去,當看到門口那人時,三人身軀猛地一僵,眸中皆是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