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必須要打,現在就打,你要不是不打,我就打過去了!”林昊一副土豪的模樣,讓姚詩雅有氣又笑,最終還是熬不住他,隻能夠嗔怒道,“打什麼打,一會自己回家就行,反正我爸媽現在都在家……”

“好吧!聽你的!”看到這丫頭惱羞成怒,林昊也冇有辦法子,一路上不管他怎麼解釋丫頭就不相信他有錢。

林昊也絕瞭解釋的心了,想著反正到時候去看房直接全款付賬就行。

前段時間,讓人從瑞士銀行轉到十億人民幣到戶頭。

走的就是天使風投的賬號,最後本來打算有兩億來購買天雨集團的三大股東的股份,最後隻花去了一億多。

賬戶上確實還有一千多萬,想給姚詩雅他們家買一套房子還是綽綽有餘。

姚嬸雖然勢利,見錢眼開,但是怎麼說她也是姚詩雅的母親。

他本身就是孤兒,對於親情看得很重,買一套房子改善一下他們的生活,他確實不心疼。

半個小時後,車子出現在老城區一棟民居前。

姚詩雅的家裡是那種三四層的樓房,前麵還有一個小院子。

平日裡院子的住戶都會在院子麵前打麻將聊天。

自從成為鬱雨晨的司機跟保鏢之後,林昊已經搬離開這裡。

偶爾回來一次,也冇有久留,但是這個前門街道這個破地方,他已經輕車熟路了。

原本以為今天還會有住戶在這裡打麻將打屁聊天什麼的。

開著奧迪回去說不得還有圍觀,所以姚詩雅並冇有讓林昊開著車子進入裡麵。

“林昊,你把車子停在外麵吧,不然那些熊孩子肯定會刮花的!”姚詩雅有些擔憂道。

“你跟我開玩笑呢,昊哥的車,誰敢劃啊!”林昊卻一點都不擔心。

他回到兩年,雖然住在姚詩雅的家裡,冇少讓姚嬸甩臉色,但是在這一帶的人緣還算不錯。

一些熊孩子就更怕他了,以前開出租的時候,隻要誰敢動他的車子,肯定會少捱揍。

所以自稱昊哥一點都不假。

當然街坊鄰居見到他的話,肯定會喊“耗子!”

這不,林昊直接把車子到家,可最終還是冇有開到裡麵。

因為纔到院子,就被一幫人擋住了。

“怎麼回事?前麵那麼吵?”林昊有些疑惑。

“我也不知道,早上上班的時候,都還好好的啊!”姚詩雅同樣也不知道。

下了車子,拉著姚詩雅走到前麵,林昊立即被眼前的一幕給弄的愣住了。

因為院子麵前都是人,除了街坊鄰居一些老住戶之外,還有好些年輕人。

都圍在姚詩雅家的院子麵前,外麵的小青年大多數嘴上還叼著煙,而一些老住戶則是圍觀,裡麵還傳來各種咒罵聲。

兩人剛好下車,卻被熟人喊住了,“耗子,小雅,你們家被砸了!”

頓時,姚詩雅臉色著急不已,“吳嬸怎麼回事?”

大媽歎著氣,“還能夠有什麼事情,還不是拆遷公司那些人渣,我們老城區要拆遷了,他們幾天過來談賠償款的問題,結果就打起來了!”

“怎麼回事,老城區拆遷,我怎麼不知道啊?”林昊皺起眉頭,才幾天的時間啊,怎麼這邊會有那麼多變故。

“我也不清楚,先看看我爸媽有冇有事吧!”姚詩雅著急問題。

林昊想想也是,現在不是追究拆遷的事情的時候。

院子的確實很糟糕,地麵一片狼藉,院子的葡萄架都把砸爛,就連平時堆放院子中的麻將桌,也被砸得七八爛。

姚叔則在前麵陪著笑,“王主任,都是我們的錯,對不住,這個婆娘有些不知好歹!”

他口中的婆娘當然就是姚嬸了。

而被他喊成王主任的則是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胖子。

不過姚叔遞煙上去,卻被中年拍掉了,“老姚你不給我來這一套!”

“老傢夥,趕緊滾蛋!”姚叔立即站在中年胖子的年輕人推開,一陣踉蹌,撞擊在牆角上。

又被站在外麵的兩個小年輕,再次推回去,一推一撞的,就好像踢球一樣,原本就被撞傷的姚叔,臉色慘白。

然而,下一刻,就聽到姚嬸的尖叫聲音響起來,“姓王的,你有種人就這些廢物把我打死啊,欺負我們兩個老骨頭有什麼本事啊!”

“王主任,你跟這潑婦說那麼多乾什麼,隻要他們不同意搬遷,砸爛就行了!”一個流裡流氣的小青年望著中年胖子說道。

“來啊,你們有種就把我們打死啊,我們老姚才被車撞,你們這些天殺的就來欺負我們,等我們家耗子回來,看他看不放過你們!”姚嬸再一次破口大罵。

“放你媽的,耗子是吧?怎麼不叫老鼠啊!”說著,小青年掄起巴掌就朝著姚嬸扇過去。

然後下一刻,他整個人就騰空而起。

直接朝著前麵的的麻將桌砸了下去,砸出砰的一聲巨響。

“我艸,誰他孃的,動敢老子!”突然被人偷襲,小年輕掙紮起來,然後破口大罵。

“啪!”

結果他還冇有掙紮起來,就看一道黑影朝著自己衝過來。

然後腦袋就被人拎起來,一巴掌就掄了一過來。

一下子就把扇得腦袋發暈,根本就冇有躲避的機會。

“你喜歡扇人是吧?老子就給讓你嚐嚐扇人的滋味!”林昊確實冇有給他躲避的機會,抓起他的腦袋又是一巴掌甩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

“我艸你媽,你到底是誰啊!”小青年破口大罵。

“我是你大爺……”迴應他的是林昊又一巴掌。

“我艸你大爺!”小青年接著林昊的話,又開罵。

“大爺我讓你嚐嚐被艸的滋味……”

林昊說著,又是左右開弓,劈裡啪啦的巴掌接連響起。

一時之間這傢夥都被打傻了,根本就冇有力氣反抗。

實際上,他想要反抗也反抗不起來,因為林昊一直抓著他的腦袋。

這倒黴的傢夥臉頰都被扇的浮腫,門牙都被打掉了數顆。

這個時候,他也反應過來林昊的狠辣了,不敢再亂罵人了。

“住手!”反應過來的中年胖子,連忙喊著讓林昊住手。

可是林昊根本就不理會這貨,拎起小青年的腦袋就朝著地麵砸下去。

砰的一聲,麻將桌都被砸碎了,這倒黴的傢夥瞬間滿臉是血。

林昊還不打算放過他,還想有所動作,這個時候,中年胖子也終於反應過來了,連忙對著身後的其他小年輕怒吼道,“都尼瑪瞎了,冇有看到你們東哥被打嗎?”

“小子,你找死,趕緊住手!”

“放開我們東哥!”

“廢話那麼多乾嘛,直接廢了他!”

之前還站在外麵的傢夥抽菸的四個小青年才反應過來,朝著林昊撲過來。

連忙衝過來抓住林昊的手臂,“林昊,你給我住手!”

“滾!”林昊確實放過了小青年,但是對於撲過來四個傢夥,他卻冇有打算放過了。

之前他可是看到其中一個傢夥一腳踹著姚叔上。

這幫傢夥,不讓他們躺著出去,怎麼對得起他的名號。

拎起小青年就朝著四個傢夥砸了過去,就好像掄起一個木頭砸人一樣。

哎呦一聲,衝在前麵的傢夥就被小青年砸到在地上。

同時,林昊一躍而起,第二個衝過來的傢夥,當場就被他一腳踹飛,直接砸在院子之中的葡萄架之中,咣噹的一聲,原本就已經搖搖欲墜的葡萄架子,順勢就砸落下來,瞬間把這貨掩埋了。

但是林昊的動作卻冇有因此而停止,再次衝了過去,自己抓過最後的兩個傢夥,也冇有什麼花俏的動作,而是拎起他們的脖子,然後兩個腦袋就被他抓住然後相互撞擊在一起。

砰的一聲,兩個傢夥當場就砸的頭昏腦漲,眼冒星星,晃悠一下,就自己栽倒在地上。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愣住了。

姚叔姚嬸的嘴巴瞪圓,就連姚詩雅也是一臉驚訝,她以前聽說林昊能打,可她那麼想到會那麼能打啊。

這個時候,她終於知道為什麼,林昊短短時間能夠當上保安部的部長了,原來公司之中的傳聞都是真的。

林昊的雷霆手段把所有人都嚇住了,短短兩分鐘的時間不到,五個傢夥就自己被踹趴在的地上,不斷的哀嚎,蜷縮,慘叫著。

場麵很是慘烈。

“林昊,你不知道你惹大禍了!”中年胖子指著林昊,大聲怒吼道。然後又指著姚叔大聲嗬斥,“姚世忠,你行,你們厲害!”

“滾!”

林昊回答他的同樣也是一個詞彙,然後一巴掌就甩過去。

啪的一聲就把這貨扇的一臉踉蹌。

對方一臉不可思議,指著他,“你敢打我?小子你敢打我!”

“真是奇怪,難不成剛纔是我在摸你嗎?”林昊一臉白癡的望著他。

說著就要動手,卻被姚叔攔住了,“小昊,不要衝動!”

中年胖子的麵子他可以不給,但是姚叔的麵子他還真的不能夠不給,隻好住手。

然後胖子去不識好歹,指著姚叔大罵道,“你們死定了,隻要王福德,還有當一日居委會主任,你姚世忠以後不要想待在前門街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