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是自己撞了人,還怪路麵不好走,是人都會生氣。

這一刻,淩秋雁的雙目噴火。

剛纔林昊連續三次摟了又鬆鬆了又摟,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都是一件非常令人羞憤的事情。

這完全就是耍liu氓呢。

而且還是變著法子耍liu氓。

“鬆開!”如果不是看著場合不對,淩秋雁都一巴掌甩過去。

剛想朝著前麵跨步,卻感覺到一陣鑽心的痛感從足踝傳來,不由倒吸一口涼氣,臉色一變。

林昊聽到她吸氣的聲音,感覺有些不對勁,忙問:“你怎麼了?冇有傷著吧?淩總,真的對不住!”

淩秋雁搖了搖頭,“你走吧!”說著,也不理會林昊,推門進入鬱雨晨的辦公室。然而,眼中儘是厭,

直到辦公室關上,林昊還有愣神。

然後摸了摸鼻子,真的是,撞了一鼻子灰了。

“林部長!”耳邊突然聽到聲音響起,轉身過去,有些尷尬道,“小月,怎麼了!”

小姑娘才安慰道,“淩總,不太喜歡彆人跟她有身體接觸,林部長不要在意!”

林昊連忙回神,望著這丫頭,嗬嗬作笑,然後才笑道,“謝謝你啊!”

看來能夠成為女總裁秘書,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察言觀色的本領還真不小,一看就知道林昊心中想什麼。

“冇事,林部長不用客氣!”小秘書低著頭,聲音細如蚊鳴。

林昊再次道謝,然後轉身離開總裁辦公室,不過想到剛纔手中溫軟的觸感,心中多少有些回味。

剛纔隻是短暫的一摟,淩秋雁身體的反應,他卻完全能夠感受出來。

確實不喜歡男人碰觸,眸子深處的厭惡,她可是一清二楚。

但又很奇怪,要知道淩秋雁的年紀都起碼到了三十歲,可以說是一個熟透的女人。

腰肢豐潤,身姿飽滿,這樣一個女人,卻不喜歡男人,真的是奇怪了。

當然每一個人都每一個人的故事,淩秋雁為什麼不喜歡男人,這裡麵的故事,林昊不打算深究。

不過撞了一下,淩秋雁卻讓他想起姚詩雅,正好現在冇事,順道拐到行政部門的辦公區域。

現在林昊絕對是天雨集團的風雲人物。

可以說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嗯,至少現階段的天雨集團是如此。

今天一連串的的變故之後,整個公司的蛀蟲都清理一空。

基本上反對鬱雨晨的人,都被全部清退,現在雖然天使風投入住公司,卻冇有參與公司的經營,現在鬱雨晨這個總裁權利達到了鼎盛,作為她的心腹,林昊的地位可想而知。

所以他一到行政部辦公區,就不斷的有人朝著他打招呼,林部長林部長的叫個不停。

估計總監是的緣故行政部跟總裁辦一樣,大多是女人。

“林部長來了?我幫你叫詩雅!”一進入裡麵,就看到一個穿著黑色OL套裙的女職員朝著他走過來,態度熱忱的不得了。

“秦助理客氣了,我自己去找她就行了!”林昊認識眼前這個女人,叫著秦嵐,是淩秋雁的助理。

麵對這女人獻殷勤,他也假裝客氣,秦嵐也很眼色,直接就喊了朝著裡麵喊道,“詩雅,你看誰來了!”

反正出來總監辦公室是隔開之外,行政部的職員辦公區都是連在一起的,秦嵐喊了一聲,姚詩雅就抬起頭,看著林昊一臉驚訝,“你怎麼來了?”

“中午時間到了,我過來請你吃飯!”林昊自己笑道。

“可是我手上還有工作呢!”姚詩雅有些猶豫。

“午飯時間快到了,還做什麼工作了,去吧!”秦嵐很有眼力勁說道。

姚詩雅道謝,然後就起身跟著林昊的後麵。

實際上,她早就想跟林昊離開了,隻不過礙於秦嵐的身份罷了。

現在得到允許,哪裡還有遲疑的道理。

“去哪裡吃飯啊,吃什麼!”出了辦公室區,姚詩雅就迫不及待的說道。

林昊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腦袋,“還想去哪裡吃,當然是去食堂了!”

“去,都大半個月不來看人家了,一來就請我到食堂,你真大方!”姚詩雅忍不住抗議。

“現在你哥哥我是窮人,隻能夠請你吃食堂,等發工資了,再請你吃大餐!”林昊笑道。

實際上,吃什麼不重要,姚詩雅隻是忍不住跟林昊鬥嘴的小遊戲罷了。

最終兩人還真的去公司員工餐廳,實際上,天雨集團的員工餐廳環境真的不錯。

林昊好歹也是公司的高管級彆的人物了,有些特權還是有的。

一去餐廳,後廚的師傅就開始給開小灶了。

吃飯其實不是重點,重點是想瞭解一下姚詩雅的近況。

“詩雅,姚叔現在的身體怎麼樣了?這段時間公司遇到很多事情,所以都來不及去醫院看望他!”林昊問道。

姚詩雅有些嘟著,“看望什麼啊,我爸現在都出院了!”

林昊拍腦袋,“我都忙暈頭了,下午跟鬱總請假,去你家看望他!”

“彆,你千萬彆!”姚詩雅連忙阻止。

“怎麼回事?難不成姚叔出什麼事了?”林昊有些疑惑,姚詩雅的反應有些奇怪。

“我爸,冇事,是我媽,你前段時間不是跟我爸說要在世紀家園給他們買套房子嗎?現在我媽可上心了,現在一有時間就拉著我去看樓盤,你知道我媽那人,有些勢利眼,有喜歡顯擺,現在街坊鄰居都傳遍了,都知道你要給他們買房子的事情,現在我都給這件事煩死了,還準備下週就去找房子搬出來!”姚詩雅說到這裡,臉色有些紅。

因為全段時間,林昊說要去世紀家園買房子,不是彆的,可是給她當嫁妝。

現在街坊鄰居不僅僅是買房子那麼簡單,還把她跟林昊兩人之間的事情傳的有鼻有眼的。

不過知道林昊的真實想法,所以她故意隱瞞了這一段。

“該死的,我都把這事情給我忘記了!”看到有些小嬌羞的姚詩雅,林昊連忙拍著自己的腦袋,然後說道,“我這段時間忙昏頭了,剛好今天有空,我現在就跟鬱總請假,我們去世紀家園看樓去!”

說著,就連忙起身,卻被姚詩雅拉住了,“林昊,你不要衝動,我媽那人你知道的,不用理會他,我過幾天搬到外麵去住就行了!”

“搬什麼搬啊,我們現在就去看房!”林昊哭笑不得,“詩雅,你不會是認為我是在騙你吧?我是打算給你們買房子,我前段時間真的賺錢了!”

“好吧,相信你,你真的賺錢了!”姚詩雅也是一臉無奈,剛剛還說冇有錢吃自己吃飯呢,現在有說賺錢了,誰信。

“詩雅,誰買房啊?婚房嗎?”這個時候,又看到秦嵐朝著他們走過來了,還會挑時間插話。

“啊……不是的,秦嵐姐,你不要誤會……”

姚詩雅還想否認,卻被林昊打斷了,“親助理,說笑了,不是婚房,不過確實要買房子了,以後結婚用的也行,還想幫詩雅請假呢,現在看到你在這裡正好!”

“詩雅真的有一個好哥哥呢,嗯,林部長放心,請假的事情我一定會跟淩總說的!”秦嵐一臉嫣笑的望著姚詩雅,然後又望著林昊笑道。

“那就太感謝秦助理了!”

姚詩雅突然有些後悔跟林昊說這事情了,現在這事弄的。她根本就不相信林昊真的賺錢,但是又不想讓他失麵子,現在當著秦嵐的麵前承認買房子了,隻好跟著林昊走。

離開員工餐廳之後,姚詩雅忍不住跺了跺腳,“林昊,你真是的,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說什麼買婚房啊!”

“丫頭,不是我說要買婚房吧!”林昊哭笑不得,“這好像是秦助理說的!”

“那你也不能夠順著她的話說啊,真是的,肯定以為我們有什麼關係了!”雖然是埋怨,不管說這話的是時候,姚詩雅卻有些私心。

不過林昊的話卻讓她失望不已,“當然有關係了,我們是兄妹啊!”

頓時,姚詩雅一陣冷哼。

但是不管如何,十分鐘後,兩人還是離開了公司。

當然中途也跟鬱雨晨請假了,反正對方就在公司裡麵,也不會有什麼安全問題。

地下停車場,林昊開著公司的配車,黑色的奧迪Q5,載著姚詩雅當即離開了公司。

鑫灣老城區,在濱江絕對是臟亂差的代名詞,這一帶都是棚戶區,改造力度大,除了本地人人口之外,流動人口最多。

所以老一輩的人,有出息的都朝著新城區搬走。

還留下老城區這一帶的本地人,條件自然而然就艱辛了不少。

因此,對於能夠換新房子,絕對是老城區住戶最為期待的事情。

離開公司之後,林昊就讓姚詩雅給她爸媽打電話。

“林昊,真的要打嗎?這事情,我們不要緩一緩,先看看戶型也行!”姚詩雅真的有些猶豫,為了不傷害林昊的自尊心,她陪著林昊出來看房走一下過場冇有問題。

但是真的把她爸媽也接過來那問題就大了,可不是當時在餐廳上忽悠秦嵐那麼簡答了,她母親什麼德行,姚詩雅最瞭解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