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鬱雨晨辦公室的時候,秘書小月也是一臉崇拜的望著林昊,“林部長,你太了不起,我太崇拜你了!”

那一雙黑亮亮的眼睛,都要冒著小星星。

“有多崇拜?”林昊笑著指著自己臉頰說道,“要不,我給你一個獻吻的機會?”

“好啊!”

說著,小月就要撲過來,那摸著唇膏有些油亮小性感的嘴唇,作勢就要朝著林昊的臉頰印下來。

一時之間,林昊有些傻眼,連忙反應過來,雙手的擋在前麵,好巧不巧,碰觸了對方不該碰觸的地方了。

頓時,小月俏臉一陣彤紅,她隻是開玩笑,冇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意外。

好在這個時候,鬱雨晨的聲音響起來了,化解了兩人的尷尬,“還不給我進來!”

林昊連忙推門而入,才發現之前的擔憂是多餘的,隻見鬱雨晨跟淩映雪兩個女人在辦公室內相談甚歡,特彆是鬱雨晨嫣然淺笑著,跟之前麵對林昊的一臉怨氣,根本就是兩個樣,也不知道她們到底在聊什麼好事情。

“鬱總,你找我?”林昊進入辦公室值周,望了一眼淩映雪,然後問道。

“是的,淩警官想跟你瞭解一下剛纔在大廳發生的具體情況!”鬱雨晨說著,示意林昊坐下。

“就是一群混混臨時被人組織起來搗亂,我想淩警官審訊過後,應該會知道幕後的策劃者……”

林昊也不客氣,直接坐到淩映雪對麵是沙發上,期間餘光還不覺的瞥向女人雙腿。

淩映雪是雙腳翹起來坐在沙發上,雖然不是警服裙裝,但是麵對著麵,她這一雙腿總是有些晃眼。

“哦,原來是這樣,不知道林部長有什麼懷疑目標呢?”淩映雪雙目如如同鷹隼的盯著他,似乎想要從他的目光看出什麼東西。

“抱歉,這就是警方的事情了!”林昊聳了聳肩,在跟淩映雪的眼神交鋒之中他完勝。“對了,這裡有一份合同副本!”

把事情簡單的交代一麵,最後把之前餘兵簽的賠償合同影印件遞給她一份。

“好,我會慎重對待的!”冇有想到淩映雪接過檔案之後,也冇有在說什麼,而是起身告辭。

甚至還謝絕了兩人的相送。

淩映雪離開之後,辦公室之內,隻剩下林昊跟鬱雨晨兩人。

氣氛就有些古怪了。

“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怎麼說走就走了?”林昊冇話找話。

鬱雨晨望著他,半響後,才說道,“淩警官問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是我們從酒吧出來之後,發生的車禍,還有你回家之後的行蹤!”

頓時,林昊心中咯噔一下,淩映雪這個女人,又懷疑自己了,果然不死心。

“然後你都告訴她真相了?”林昊有些著急的望著鬱雨晨,希望這個女人不要那麼愚蠢。

“當然,都告訴了!”然後鬱雨晨的話卻讓林昊的幻想全都破滅。

“你怎麼能夠全都告訴她呢,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好人!”林昊急的有些跺腳。

“為什麼不是好人,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淩警官幫了我們很多次,應該不算壞人纔對!”鬱雨晨望著林昊臉色有些古怪。

“大小姐,你這個壞人跟好人的區分不會那麼膚淺吧?你應該知道,淩映雪的目標是我,這女人一直在調查那天在公司大廈是誰救了你,還把那些雇傭兵被殺死這件事會推倒到我身上!”

林昊哭笑不得,這個女人怎麼會那麼天真呢。

都不知道她都說了什麼事情,要是不小心把自己的行蹤說漏了嘴,那就真的完蛋,後續的麻煩肯定不少。

噗嗤!

就在林昊急的要跳腳的時候,鬱雨晨突然笑起來了。

“大小姐,我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笑!”林昊很是無奈。

“我隻是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很可愛!”

“……”林昊一陣無語,都不知道這個女人腦袋是什麼構造的了。

鬱雨晨卻自顧自的說道,“放心吧,我不笨,隻是跟淩警官說了車禍的事情,冇有說你昨天晚上的行蹤!”

聽到這話林昊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心想這女人還不算太笨,不然真的成了豬隊友了。

然而下一刻,鬱雨晨的話就拐了一個彎,“但是你昨天晚上到底去見了哪一個女人,總該告訴我吧?”

我去!

這女人到底這麼回事啊,怎麼什麼事情都扯到女人的身上啊,現在的重點不是女人吧,自己差一點被髮現好不好。

似乎自己的身邊牽扯到其他的女人,鬱雨晨似乎變成一根筋了,看著要鑽牛角尖的女人,林昊也無奈,歎了一口氣,“好吧,我承認,昨天晚上我見的女人就是淩警官,不過她不知道我的存在!”

心想自己這樣說也冇有錯,昨天晚上確實見到淩映雪了。

可他還是小看的女人的敏感程度了,他的話一落,鬱雨晨就冷哼一聲,“你真當我是傻子呢,淩警官身上的香水味可不是香奈兒五號!”

香奈兒5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香水之一,其創始者恩尼斯·鮑與香奈爾一起創造出了香水曆史上的奇蹟。

用香奈兒自己的話來說:“這就是我要的,一種截然不同於以往的香水,一種女人的香水。一種氣味香濃,令人難忘的香水。”強烈得像一記耳光一樣令你難忘。

聽到這話,林昊身子頓時一僵,孃的,怎麼就忘記這一點了。

“說吧,到底是什麼人?”這一刻,鬱雨晨的麵容冷凝,完全就是一個女王,哪裡還有之前在酒吧小鳥依人的模樣,就好像一隻被侵入領地的母獅子。

得,林昊拍了拍自己腦袋,都忘記了這女人除了是他的雇主之外,還是一個掌管著天雨集團這樣一個大企業的女總裁了。

如果她真的好糊弄的女人,也不能夠可能在這個位置上站穩腳跟。

雖然林昊知道,在自己介入公司事務之前,鬱雨晨這個總裁的位置已經有些岌岌可危,但那不是她能力不足,而是她父親留下的公司就是一個爛攤子。

主要是因為這段時間,天雨集團的事情太多,讓她露出小女人的姿態,卻不代表,她就好糊能,但打死林昊都冇有辦法坦白。

“那啥,我想起來,保安部那邊還有事情冇有處理好!”

說完,林昊不等鬱雨晨反應過來,轉身就開溜。

“站住!”身後傳來鬱雨晨的嗬斥聲,林昊哪裡會聽,假裝冇有聽見就走了。

結果走的有些急促,一出門又跟一個人撞擊在一起。

聽到哎呦一聲吼,以林昊的身手,撞了人不說,還讓人在自己的麵前摔倒下去,那就太過分了,本能的朝著前麵摟過去,這個時候,確實摟住了對方,意外又發生了。

“淩總怎麼是你!”林昊有些意外,因為被他撞的正是淩秋雁,公司行政部的總監,鬱雨晨的心腹之一。

喊了對方之後,林昊本人的就鬆開手,隻聽淩秋雁發出一聲驚呼,嬌軟的身軀緊跟著就要朝著後麵摔倒下去。

眼看淩秋雁就要摔倒在地,林昊這時候,哪裡還顧得客氣,立即邁步上前,雙手再次朝著前麵一摟,淩秋雁就被他雙手攬住在懷中。

撞了人不說,還讓人摔倒,那就真的冇道理了。

林昊的反應很及時,摟住人家出手也準,一時間淩秋雁快要摔倒的身子及時的被控製,很好的避免了人倒馬翻的下場。

唯一不對勁的,就是林昊出手太快了,雙手攬住的部位就有些不對勁。

因為,雙手一攬,立即就傳來一絲觸感,還是還充滿彈性。

摟在什麼部位可想而知了,肉感十足,似乎還冇握全,讓人下意識的就加上力道。

左手摟在上麵,右手的部位倒是冇有什麼,很紳士,隻是放在淩秋雁的她的腰間之上。

可就算如此,林昊也冇有辦法忽略這其中的手感,透過薄薄的毛呢職業套裝,能感覺到她腰間的纖細,不僅如此,還非常的柔軟,給人的感覺,就是細若無骨一般,又偏偏又給人一種豐腴飽滿感。

一時之間,說出來的觸感,讓人晃神。

這種綿軟的觸感,雖然好,但是林昊也冇有辦法留戀。

淩秋雁的臉色開始漲紅,雙目好似噴火,因為林昊的雙手讓她的身子脹痛,還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的雙手傳來的力道。

惱羞成怒的淩秋雁血湧上頭,心中憋著氣,差點緩不上來,羞憤交加,黛眉緊蹙,甚至有些厭惡的望著林昊,見到他還摟著自己,嗬斥出聲:“你還不放手!”

林昊一聽,心中一驚,隻能再次鬆手,結果他這一次鬆手鬆的太乾脆了,跟上一次一樣,他這一鬆手不要緊,站立不穩的淩秋雁,重心前傾,又要摔倒。

林昊冇有辦法又再次朝著前麵伸出手去攙扶住對方。

這一次,他小心多了,冇有再次魯莽,而是小心翼翼的攙扶著淩秋雁的兩根胳膊,手上的力度也掌握得很好,不再做出淩秋雁誤會的動作。

“淩總,小心點,地麵不好走……”林昊好意提醒道,說實話,他這話就有些厚顏無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