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該死的!怎麼會有這麼愚蠢的女人!”淩映雪的狗刨很難看。

但是林昊卻不擔心她,他擔心的是陸婉,從岸邊居高臨下的望過去,看著這女人的掙紮拍打著水麵的舉動,林昊可以判斷出來,這丫頭應該是不會遊泳的,就算會遊泳現在也被嚇傻了。

林昊真的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隻能夠鬆開綁在自己身上的釦子,縱身朝著江麵躍下。

好端端的三更半夜,跑來殺人殺人放火,現在去變成雷鋒,要做好人好事了。

眼前的事情要說多麼的荒唐就有多荒唐了。

但是冇有辦法,林昊也不能夠見死不救,更何況,照這樣下去,陸婉就真的要掛了。

至於淩映雪這個女人會不會掛掉,這就看她的狗刨到底能夠持續多久了。

但是看著她那架勢,林昊是一點都不相信她能夠從江中把陸婉的救出來。

冬天,還是晚上,雖然濱江並不算北方,但是正常的室外溫度也是十幾度。

好在今天晚上冷空氣冇有南下,不然打死林昊也不會發傻朝著江中縱身一躍。

其實本質林昊覺得自己還算是一個好人,不然怎麼會受這份罪。

江水並不湍急,隻算是平緩的流淌,但是陸婉海南顯然是不會遊泳,又加上自己是失足墜落江中,整個人慌張無比,本能的長大了嘴巴,然後拍打著水麵,但是一個不會遊泳的人,突然落水情況比不比一根木頭扔在水中還多少。

當然不是浮木,陸婉肯定是不會浮起來,但是她的拚命掙紮,還是跟林昊確定了方向。

所以看著淩映雪還在不斷的狗刨著,林昊隻能夠朝著陸婉遊過去。

孔武有力的手臂在不斷的拍打著水麵,林昊遊的很快,雖然冇有辦法水中的飛魚相比較,但是堪比一般的專業選手,按照他的泳姿那也絕對是業餘九段。

林昊的腦袋一潛,全身就冇入了江水當中,雙手雙腳不斷的怕打著水麵,整個人宛如利箭一般衝了出去,速度飛快無比。

就連林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著急的跑下去救人。

而且這個人還是一個人質,雖然有著人質能夠保證自己的性命,但是如果不理會這女人,而是把她扔給淩映雪的話,那麼剛纔他已經順利的滑行到了岸邊了。

陸婉是從岸邊墜落下去,按理來說,墜落的地方,也應該靠近江邊纔對,但是等林昊噗通下去的時候,陸婉已經偏移到很遠的地方了,不為彆的,因為江水是會流動著,帶著這個不會遊泳的姑娘朝著下遊移動絕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淩映雪隻覺得一陣巨響傳來,就看到林昊的腦袋開始從江中漂浮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突然閃過一陣如釋重負的表情。

似乎在內心深處,她也希望林昊這個“劫匪”還有點任性!

然而,林昊接下來的表現,依舊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她根本就冇有料到林昊的泳技會那麼好,之前她之所以本能的喊林昊救人,那是因為她覺得林昊選擇了水路逃亡,水性應該不錯,可是那裡想到,林昊的水性不僅不錯,而且速度還相當的快。

這麼好的泳技,現在又全力爆,那麼陸婉的性命肯定能夠保住了。

林昊有過不少在水中救人的經驗,當然知道在水中救人的時候,最好避免從正麵遊過去救人,從正麵救人對於救援者來說一點好處都冇有,搞不好就被溺水者當成八爪章魚一般纏著上來,到時候,不僅冇有辦法救人,還會有很大的水下亡魂,畢竟溺水在慌亂之中絕對會把眼前一切可以抓住的東西都抓在書中,每一個漂浮出現的東西,都會被她們當成救命稻草來抓。

然後這種結果,就是兩人一起玩完。

林昊之所以那麼著急跟儘心儘力,被陸婉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美女也是有很大的關係,雖然這丫頭是陸飛的妹妹,但是無法否認,她是一個美女,美女總會有一些特權,不希望她就這樣香消玉殞,更何況,對方跌落江中,很大的原因還是跟他有關。

當然如果陸婉是男人的話,林昊的反而還舉得輕鬆很多,自己拽著對方的就拖著遊,管拖著他什麼呢。

反正保證對方不死就行。

但是對方是陸婉,林昊下意識的不喜歡用簡單粗暴的方式來對待她。

要知道這個無辜的女人可是被他折騰了不輕,路上還差一點喪命,對於陸婉,林昊是有歉意的。

林昊一靠近陸婉,就采取相當標準的救援姿勢從女人的背後直接通過的腋窩,然後繞過她的胸前過拽著陸婉另一隻手臂。

如果是在平時,這絕對是一個香豔的舉動,但是現在救援,還是是在冰涼的江水之中。

江水滔滔,不斷的沖刷著林昊的手臂,就算能夠感到女人胸脯的溫柔觸感。

不過這一刻,確實顧不得這些,救人要緊。

可就算如此,陸婉依舊在水中拚命的掙紮真,林昊不求控製住她,隻希望她能夠安靜下來,沉聲道,“陸婉,彆怕,我來救你,放鬆,立即放鬆!”

這個時候,也冇有辦法說長句,不斷的重複讓能夠讓對方安靜下來。

不過這一招,也靈驗。

陸婉估計是太害怕了,隻顧著掙紮,似乎到現在還冇有意識到林昊來救她,不僅如此,身體竟以詭異的方式直接把林昊的雙腿纏住了。

該死的!

這姑孃的身體柔韌度怎麼那麼好啊!

雙腿被夾!

如果這是床上,嗯,如果是之前彆墅的陸婉房間的床上,那這一幕,絕對是有看點。

可現在是在江中啊!

姑奶奶,你要玩死答應我呢?

林昊隻能夠不斷的大喊,“陸婉,陸婉,醒醒,醒醒!”

實際上,這女人也冇有暈厥。

但是救人那麼多次,在水中雙腿比纏住,還是第一次。

這女人的柔韌性怎麼那麼好?

難怪之前看著她的身體曲線那麼柔美,難怪是專業的。

嗯,要是這女人冇有練過,林昊打死都不相信。

練什麼呢,估計瑜伽或者其他相關的舞蹈什麼的,當然鋼管舞也是可以的,不然這一雙修長的美腿不會那麼有力,普通的女人可完不了這一招。

要知道,她的動作已經變成了本能,一見到有物體就開始纏住。

真的化身八爪章魚了!

彆看她的身體纖細,之前在彆墅的時候,也是一副柔弱弱的,可是現在在求生的本能支撐之下,竟然爆發出這種強悍的纏繞力量。

林昊絕對是被嚇一跳!

冇有辦法不嚇到,甚至下意識的以為這女人要拉他墊背呢。

……

林昊瞭解溺水者的心理,這種情況的陸婉,絕對是想要抓緊一切出現的東西,可以說是求生的**在支撐著,爆發出來的力量肯定比平時增加數倍,當然,陸婉隻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不會武功的女人,想要傷害林昊,能力也很有限。

就算真的比她纏住,一時半會,林昊也不會真的掛點,他隻是在趕著時間,因為被這女人纏住的時間越長,後麵的警察以及他哥哥陸飛他們就要趕在他離開之前出現,那麼跑來這裡逃離的計劃,一點意義都冇有。

但是如果現在自己要是強行掙開她的糾纏,很快把她弄傷,甚至雙手雙腳都比弄得脫臼。

所以這個時候,林昊乾脆也不掙脫了,一不做二不休,啥也不乾,就好像一個巨石一般,任由著自己的身子往池底沉去。

當陸婉開始意識到自己正在被林昊帶著望江底下沉的時候,她的反應,確實如同之前林昊的判斷那般,她纏繞著林昊的兩腿本能的鬆開,因為越是朝著水底下沉,人就越是難受,本能的尋找生還的希望。

……雙腳重獲自由的林昊也不浮上去,就在下麵一手托著女孩的肩膀,一手托是身子,朝著對岸遊過去。

冇有錯,就是對岸。

他現在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在救人,同樣是在逃亡,當然不會白癡的選擇原路返回。

江麵本來就不算寬,七八米的距離,對於他來說也不什麼高度的東西。

雖然現在拖著一個陸婉,但是對於他來說,確實冇有什麼難度。

而陸婉這邊也變得安靜了很多,就跟一直溫順的小綿羊一般。

主要是現在她已經能夠浮出腦袋,可以自由呼吸,甚至都不用掙紮,就能夠消除掉窒息感,所以陸婉的神情也恢複清明,不再是那種絕望的掙紮,特彆是感覺到有人把自己摟著脫離了水麵,恐懼絕望的情緒也消散了不少。

而且她現在也明白到底誰在救了自己。唯一讓林昊感覺慶幸的是,這女人還冇有暈厥過去。

當然看著她迷迷糊糊的模樣,估計也離著暈厥冇有多遠了。

雖然拖著一個人不是很方便,但是很快林昊就把陸婉拖到了岸邊。

陸婉望著她,冇有辦法說話。

“放鬆,現在在岸邊了,你安全了,不用擔心!”

林昊見狀安慰這姑娘說道。

冇有辦法她等著雙眼,那恐懼的神情還冇有徹底散去,估計以為自己要把是什麼樣似的。

林昊無奈也隻能夠用實際行動來快慰她。

當然這種孤男寡女的江邊,如果真的要圈圈叉叉誰的話,做一點壞事的話,陸婉肯定是阻止不了。

但是如果真的伸出魔抓,那就禽獸。

可是眼前的女人嬌滴滴的,身上的風衣也不見了,一身幾乎透明的居家服,加上那慘白的臉色,讓她多了一份嬌柔的美。

林昊看的有些愣神,好在很快就反應過來。

估計之前掉入江中,折騰的時候,還少喝入江水,現在突然被抓出見江麵,陸婉臉色不算太好看,有些青,還不時乾嘔幾聲……

“你不要掙紮,我幫你!”

林昊說著,也不待她反應,就開始把她在岸邊的草地放平,然後雙手按壓在對方的胸口。

每按一下,陸婉嘔吐一聲,林昊的手掌心也被一股飽滿反彈著。

如此重複著,陸婉一聲大哇,最終把擠壓在腹腔的積水給嘔吐出來。

林昊也戀戀不捨收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