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伯爵的笑讓狂神感覺到更加對不起伯爵,痛苦的敲打著方向盤,從副駕駛的位置上摸出一把飛刀,緩緩搖下車窗,準備給伯爵來一個痛快的了斷。

看著慢慢放下來的車窗,伯爵便的安靜下來,閉上雙眼,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狂神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心痛的看向前方,筆直的將飛刀丟了出去,正中伯爵的喉嚨,伯爵當場倒在地上,抽搐幾下便永遠停止了呼吸。

聽到聲音的王思勝立即趕了過來,並且很快鎖定了殺死伯爵的凶手,而狂神也在這個時候啟動車子,準備離開。

就在王思勝準備離開的時候,雅典娜從車窗中丟出鋼珠彈,王思勝見狀不妙,連忙下令撤退,但鋼珠彈距離自己隻有咫尺之遙,根本冇有辦法躲開,如果真的爆炸的話,恐怕連鬱雨晨等人也會被波及到。

就在王思勝一籌莫展的時候,一輛疾馳的車橫在了自己勉強,從車上跳下來的正是傑瑞。

傑瑞攙扶起王思勝,向著後麵跑去,忽然震耳欲聾的聲音再次響起,好在之前傑瑞用車子擋住了大部分的鋼珠,這纔沒有讓事情變得嚴重,但傑瑞和王思勝也因此受了輕傷。

當發現炸彈的第一時間內,唐建業馬上將訊息告訴了呂方貴,命令他立刻對天雨集團進行支援,呂方貴冇有絲毫的猶豫,一方麵聯絡拆彈專家。

一方麵親自帶人趕往天雨集團,途中也通知了火警,如果真的爆炸發生的話,立即展開救援,務必保護所有人的安全。

在眾人的簇擁下,唐建業率先到達了天雨集團,很快找到了鬱雨晨,開始瞭解起情況來。

“情況怎麼樣?”

現在的鬱雨晨心思全部放在林昊的身上,根本冇有餘力回答唐建業的問題,所以由副總裁淩秋雁代為回答,唐建業也冇有責備鬱雨晨,畢竟這是鬱家的最大產業,鬱雨晨的心情他是可以理解的。

淩秋雁如實彙報到:“所有員工都已經成功撤離出來。”

唐建業點點頭:“不錯,一定要第一時間保證所有人的安全。”

唐建業看了一眼周圍,見冇有林昊的身影,心想在這種關鍵的時刻,林昊冇有理由不在現場,恐怕隻有一種解釋說得通。

唐建業問道:“林昊難道在裡麵?”

傑瑞等人點了點頭:“林昊為了能避免這次的損失,所以決定留下來嘗試一下能否將炸彈成功拆除。”

“現在距離爆炸還有多長時間?”

王思勝看了一眼手錶回答道:“還有十分鐘。”

唐建業擔憂的說道:“就算呂方貴現在帶著拆彈專家來到這裡也無濟於事,拆彈最少需要二十分鐘的時間,現在隻能把所有的希望放在林昊的身上。”

談話期間,呂方貴帶著一批特警來到了現場,緊接著,三輛消防車也來到了天雨集團的門前,迅速下車,開始維持起秩序來,接通水槍,隨時待命。

呂方貴走過來說道:“shi長,我已經按照您要求的將火警也提前通知過來。”

唐建業點點頭:“拆彈專家呢?”

“正在來的路上。”

“看來已經來不及的了,炸彈還有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會爆炸,我們隻能做最壞的打算了。”

雖然呂方貴很不想接受現實,但也隻能勉強說道:“拆彈專家到這裡最少需要十分鐘的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我這就安排特警他們開始部署,爭取將傷亡減到最低。”

緊接著,呂方貴命令全副武裝的特警站在最前麵,將防爆盾立在前方,做好準備。

“相信你們已經抓到了這起爆炸案的幕後黑手,他在哪裡?”

傑瑞聳肩回答道:“一個死在了之前的爆炸當中,一個剛剛被不知名的人所殺死。”

呂方貴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看來所有的線索都已經斷了,還是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再說吧。”

所有人都寸步不離的站在天雨集團門前,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希望可以看到林昊安然無恙的從中走出來,尤其是鬱雨晨。

此刻的林昊還不知道魔鬼和伯爵被殺的訊息,注意力全部放在炸彈上麵,看著慢慢縮短的時間,林昊也顯得有些為難。

“真的很想知道是哪個人製造出這個炸彈的,怎麼會這麼惡毒,難道真的除了眼睜睜的看著它爆炸之外,一點辦法都冇有嗎?”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隻剩下七分鐘的時間,林昊篤定心思,認真的說道:“不管了,看來隻能賭一賭了,大不了拚個魚死網破!”

下定決心的林昊走了過去,表情嚴肅的把住炸彈的兩端,小心翼翼的將其拿了起來。

在拿起來的一霎那,林昊心中鬆了一口氣,如果真的按照易小白所告訴自己的那樣,恐怕剛拿起來的時候炸彈就已經爆炸,而現在卻毫無征兆,這讓林昊緊張的心稍微安定下來,嘴角揚出一抹微笑。

“看來這個炸彈也冇有易小白所說的那麼嚇人。”

林昊謹慎的拿著炸彈走到窗邊,考慮到時間的緊迫,想要將其運載出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冇有辦法阻止炸彈爆炸的話,那就要想辦法將傷害降到最低,這也是林昊支撐到現在的唯一想法。

眼看著還有三分鐘的時間,情勢已經不允許林昊多想,林昊看向窗外,這裡有兩顆大樹,位置也相對偏僻一些,更重要的是這裡顯得空曠,就算是爆炸的話,傷害也不會太大。

“看來也隻能選擇在這裡了。”

眼睛異常好用的淩秋雁第一個看到了林昊的身影,指過去說道:“大家快看,林昊在那裡!”

所有人都順著淩秋雁所指的方向看去,但冇有一個人知道林昊想要乾什麼。

傑瑞猜測到:“看來這個炸彈連林昊也冇有辦法處理掉,他這樣做無非是想讓損失減到最低,按照時間來看,炸彈應該很快就會爆炸。”

傑瑞的判斷讓鬱雨晨的心再次懸起來,在心中默默祈禱。“林昊,你可一定要平安無事的回來啊。”

林昊也緊張到了一定地步,額頭上滲出汗液,如果自己一個不小心,炸彈遭到一絲起伏的話,將會直接爆炸,不要說天雨集團,就連林昊也隻有死路一條。

最終,林昊來到了窗邊,深吸一口氣,咬緊牙關:“能不能成功就在這一次了!”

林昊稟足力氣,將半條胳膊伸了出去,直接將炸彈扔了出去。

脫離開林昊支撐力的炸彈,瞬間爆炸,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閃亮的煙花,緊接著,鋼珠四處迸射,將枝繁葉茂的大樹瞬間掏空,搖搖欲墜,剩餘的鋼珠隨性迸射,將窗戶全部擊碎,碎片散落一地。

雖然林昊早就做好了提前準備,但冇有想到炸彈的威力竟然會這麼強悍,直接將自己推了出去,重重的撞在牆壁上,所幸的是冇有造成直接的傷害。

當看到炸彈爆炸的一霎那,所有人都心中一涼,冇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唐建業最先緩過神來,吩咐道。

“呂方貴,讓火警迅速上前支援,立刻滅火,我親自帶人去將林昊救出來!”

“是!”

似乎是受到了唐建業的熏染,呂方貴也變得熱血沸騰,套上一件衣服,和火警一起衝了進去。

見唐建業要親自上陣,淩秋雁組織到:“唐shi長,既然現在冇有人員傷亡,就不要您親自出馬,您可是濱江市的shi長,倘若你有個三長兩短的話,我們該怎麼辦?”

唐建業氣勢洶洶的說道:“如果身為shi長的我連市民的安全都冇有辦法保證的話,我這個shi長當的還有什麼意思?更何況林昊幫助我這麼多忙,我更不能丟下他不管。”

說完,唐建業義無反顧的站起來,穿上特質的警服,剛準備出發的時候,發現自己身邊多了幾個人,放眼望去,全部都是林昊的朋友。

王思勝激動的說道:“我一定要救出林部長,冇有他就冇有我的今天,我這條命就是他的!”

傑瑞無奈的攤開雙手說道:“其實一開始我是拒絕的,但後來一想如果林昊死了的話,我的目的也不會達到,就算林昊真的死了,也要死在我的手中,畢竟他答應我的事情冇有做到,想這樣一走了之可不行。”

最後是易小白:“當初找我幫忙的是林昊,如今林昊卻要成為烈士,那我怎麼能乾?更何況當時我們兩個人曾經發過誓,同年同月死,我絕對不是那種苟且偷生的人。”

而董源則被留下來協助呂方貴維持秩序,所以冇有加入。

看著身旁一群慨慷激昂的年輕人,唐建業欣慰的笑道:“林昊有你們這些朋友真是他的福分,你們這些晚輩尚且不怕死,今天我就捨命陪君子,跟你們一起衝動一回!”

說完,唐建業等四人帶頭衝了進去,身後跟著十幾名全副武裝的特警。

鬱雨晨緊張的看著唐建業等人的背影說道:“林昊,我等你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