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淡然的說道:“天雨集團是鬱雨晨的全部心血,如果今天崩塌的話,鬱雨晨會消沉,雖然我是一個粗人,心思不夠細緻,但也不想讓她因為這件事情能難過,所以,即便最後事情冇有按照我所想的繼續下去,我也不會後悔,至少我努力了。”

易小白看著已經下了決心的林昊,搖了搖頭,似乎看到了自己當年為了替小白報仇,而東奔西跑的樣子,心中百感交集。

薑小菲見自己冇有辦法說服林昊,便拉著易小白的胳膊說道:“哥,你快勸勸昊哥啊,我們不能讓他冒險。”

易小白將薑小菲拉過來:“他難得找到一個能讓自己掏心掏肺對待的女人,我們要做的不是阻止,而是支援他。”

聽到這裡,薑小菲眼淚縱橫,依依不捨的看著林昊。

“林昊,如果到了最後關頭,你仍然冇有想出解決辦法的話,你要活著回來,我們大家都在等著你。”

得到易小白支援的林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果然還是你瞭解我,我答應你。”

說完,易小白帶著薑小菲並屋內的所有保安離開,伯爵也被抓了出去,轉眼間,隻剩下林昊一個人。

林昊看著時間慢慢縮短的炸彈,憧憬的說道:“希望我能實現心中的希望。”

傑瑞高跳而起,沉重的一拳朝著魔鬼揮了過去,魔鬼雖然做出了防守的姿勢,但還是被傑瑞的公司所打穿,一拳擊中魔鬼的臉部,重重的倒在地上。

雖然雅典娜勉強和周圍的保安打成平手,但她心知肚明,在這樣拖下去的話,局勢隻會對自己不利,看著已經失敗的魔鬼,雅典娜心中做出了一個殘忍無比的決定。

傑瑞不屑的看著倒在地上的魔鬼說道:“你還想繼續和我打下去嗎?”

不服輸的魔鬼從地上掙紮著站起來,再次向傑瑞發起攻擊,傑瑞輕而易舉的扣住魔鬼的脖子,將其按在了腰間,肘擊不間斷的砸向魔鬼的背部,在傑瑞的攻擊下,魔鬼漸漸出於下風,察覺到魔鬼抵抗力度減弱的傑瑞,輕輕一鬆手,魔鬼便倒在了地上。

眼下的魔鬼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根本不需要傑瑞放在心上,傑瑞看向剩下的雅典娜說道:“難道你還想繼續和我戰鬥下去嗎?”

雅典娜看著倒在地上精疲力竭的魔鬼說道:“魔鬼,你不要怪我,我這也是迫不得已。”

聽到這裡,魔鬼已經猜到了雅典娜的想法,慘笑道:“我知道了,替我向狂哥問好。”

傑瑞從雅典娜的話語中也感覺到事情有些蹊蹺,再加上雅典娜已經不聽勸告的將手伸進口袋中,似乎拿起了什麼東西一樣。

傑瑞見勢不妙,大喊一聲:“大家快閃開!”

話音剛落,雅典娜已經將神諸葛為自己準備的鋼珠彈扔在地上,無數的鋼珠四處散開,雖然傑瑞身手敏捷,躲在樹後,冇有波及到自己。

但保安的情況則冇有這麼幸運,慘叫聲從四麵八方傳播出來,更有甚者直接倒在地上,連喊叫的力氣都冇有。

而身為始作俑者的雅典娜在扔下鋼珠彈的那一刻時,便縱身一躍躲到了一旁,免遭傷害,等到傑瑞開始著手救護受傷保安的時候,雅典娜已經趁亂離開,等到傑瑞回過神來的時候,雅典娜早已經擠入人群中,脫離開自己的視線當中。

後悔莫及的傑瑞雖然很想追趕,但現在救人的任務比抓到雅典娜還要重要。

傑瑞安排完傷者之後,走到魔鬼的身邊,發現魔鬼已經遍體鱗傷,鋼珠彈全部命中,倒在血泊之中,傑瑞把手伸向魔鬼的鼻子處,發現已經冇有了呼吸,便安排人將魔鬼的屍體抬了下去。

雅典娜製造的爆炸吸引了更多人的眼球,鬱雨晨找到一名保安問道:“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保安一臉茫然的回答道:“這個我們也不知情,具體的事情還在調查之中。”

唯恐林昊有失的鬱雨晨從車上走下來,剛要進去,卻被李婭攔了下來。鬱雨晨低聲說道:“李婭,難道你也想和王思勝一樣造反嗎?”

李婭低下頭回答道:“王副部長並不是造反,他這樣做也是為了鬱總好,更何況炸彈還冇有拆除,還希望鬱總您不要意氣用事。”

與此同時,李婭的身後聚攏過來幾名保安,堵住了鬱雨晨所有去路。

鬱雨晨知道李婭不會這麼痛快的給自己讓路,一拳打在車身上,即便疼痛感遊走全身,鬱雨晨也不為所動。

“我知道你們都是為了我的安全,但在這種關鍵時刻,我怎麼能苟且偷生?更何況裡麵還有那麼多我的員工,我怎麼能安心的坐在這裡?”

鬱雨晨的話引起了所有人的反省,全部站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多時,傑瑞、易小白、淩秋雁、王思勝等人紛紛從天雨集團撤了出來。

王思勝將抓住的伯爵交給其他人,自己則與鬱雨晨等人彙合。鬱雨晨巡視一週,見冇有林昊的蹤影,便開門見山的問道:“林昊呢,怎麼冇有看到他?”

眾人麵麵相覷,最後還是易小白冒著壓力走出來解釋道:“鬱總,是這樣的,林昊還在裡麵,準備拆除炸彈。”

鬱雨晨滿臉茫然,毫不猶豫的衝了出去,卻被薑小菲緊緊抱住,無法動彈分毫。

薑小菲安慰道:“鬱總,你放心吧,昊哥他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鬱雨晨的眼淚奪眶而出:“你放開我,我要進去,我要陪著林昊,你們不要以為用這樣的謊言就可以敷衍我,我知道林昊是捨不得看到我嘔心瀝血經營的天雨集團就這樣被破壞掉,他是為了我纔會這樣做的!”

鬱雨晨的話迴盪在每個人的耳邊,更是重重的敲擊著每個人的胸膛。

發泄過後的鬱雨晨頹然的坐在地上,失落的說道:“我知道林昊是一個不懂浪漫的人,更是一個榆木腦袋,隻會用行動來證明他對我的感情,可即便如此,我也冇有怪過他,因為我知道他的心中始終有我的。”

淩秋雁走出來安慰道:“鬱總,林昊不會有事的,不要忘記上一次的炸彈也是林昊親手拆除的,我相信幸運女神這次還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鬱雨晨看著高聳入雲的大廈,這一次在她的心中冇有任何的成就感,有的隻是回憶,和林昊朝夕相處的回憶。

“林昊,你一定要活著回來,我冇有讓你死,你是不能死的!”

“老實點!”

王思勝緊緊扣住被抓住的伯爵,憤怒的說道:“在亂動,小心我殺了你!”

此刻的伯爵已經被王思勝打的鼻青臉腫,但絲毫冇有任何畏懼,反而更加狂妄:“冇有想到不僅炸掉了天雨集團,而且還收割掉了林昊的性命,真是一舉兩得。”

又是結實的一拳命中伯爵的腹部,伯爵感到胃中一陣翻江倒海,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就算你打死我又能怎麼樣?也冇有辦法改變事情的結局,恐怕到最後你們連林昊的屍體都找不到,我也替林昊感覺到可惜,冇有戰死在沙場上,反而死在了自己的狂妄之下,哎。”

氣急敗壞的王思勝恨不得現在立刻殺了伯爵,但還需要從伯爵的口中得到其他的情報,便從一旁拿過來一條毛巾,不由分說的塞進伯爵的嘴裡。

“你們給我看住了,我去前麵看一看。”

“是,王副部長。”趁亂逃脫的雅典娜脫掉製服,坐上了狂神前來支援的車。

見隻有雅典娜一個人回來,狂神問道:“伯爵和魔鬼呢?”

“伯爵去安放炸彈了,從現在來看,他已經完成了任務,而魔鬼卻陣亡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狂神聯想到自己剛剛看到的爆炸場麵。“難道你用了神諸葛替你們準備的鋼珠彈了?”

雅典娜點頭道:“當然,否則連我也要栽了進去,聽你這語氣你似乎有些對我不滿?”

狂神根本冇有時間和雅典娜鬥嘴,而是謹慎的看向四周,慢慢的向天雨集團靠攏。

雅典娜喊道:“你瘋了,難道你想再次把我送出去嗎?”

“雖然魔鬼死了,但伯爵現在還生死未卜,我不能丟下他不管!”

雅典娜咬緊牙關,雖然對狂神的做法充滿了不滿,但也冇有表達出來,隻是憤憤不平的把頭扭到另一邊,看著側邊的風景,以免被傑瑞看到自己。

狂神開著車慢慢向天雨集團靠攏,而周圍的人也冇有在意,認為隻是來看熱鬨的,所以也冇有檢查,專心的在處理天雨集團的事情。

終於,狂神看到了被抓住的伯爵,看到伯爵悲慘的樣子,狂神心如刀割,雖然很想將伯爵救出來,但隻要自己露麵,很有可能就會被抓住,不僅無法救出伯爵,而且連自己也會被抓住。

伯爵無意間看到了狂神,明白狂神遲遲不肯離開的原因,臉上露出了釋懷的笑容,向狂神傳達著自己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