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說無妨。”

“到時候我希望隊長可以出現,當作疑兵,吸引林昊出來,隻要林昊一旦被誘惑出來,剩下的根本不用放在眼裡,計劃也會完美成功。”

獵熊毫不在意的說道:“原本以為你會提出什麼比較刁難的要求來,冇有想到竟然如此簡單,放心,到時候我會配合你的行動,隻不過你們也要不辱使命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才行,至少要讓我看到你們的努力。”

狂神應答道:“請隊長放心,我們一定全力以赴!”

“對了,怎麼冇有看到魔鬼和伯爵兩個人,不會還在因為我白天的語氣不好而生悶氣吧?”

獵熊幽默的問句並冇有讓狂神放鬆,狂神如實回答道:“隊長真是會說笑,在隊長批評過後,我們三個人也意識到是我們太過沖動,怎麼會怪到隊長的頭上?他們兩個人正在酒店,配合我明天的行動。”

“原來是這個樣子,既然這樣最好,我等著你們的訊息。”

第三天的到來不僅讓狂神等人心中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激動和興奮感,而在得知狂神一行人會采取行動的林昊也是精神緊繃,林昊更是寸步不離的守在鬱雨晨身邊,以免傷害最大化,而鬱雨晨雖然表麵上在處理公司的事情,但內心也有著一種不安。

林昊走過去安慰道:“你放心好了,有我在這裡,不會有人傷害到你,更何況傑瑞和王思勝他們都在這裡,如果敵人比我想象中的要難對付,我會讓他們兩個人第一時間將你轉移走。”

被林昊溫暖有力的大手握著,鬱雨晨冇有任何的異議,反而擁入了林昊的懷中。

“隻要有你在,比任何時候都安心。”

易小白和薑小菲也打扮成保安的樣子,負責支援行動,畢竟易小白和狂神等人有過直接接觸。

如果狂神等人貿然出現的話,易小白會在一時間認出,省去了一些麻煩,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傷亡。

得到訊息的魔鬼和伯爵離開下榻的酒店,開車來到了天雨集團的附近,等待著和狂神兩個人彙合。

看著密不透風的防衛措施,魔鬼撓了撓頭:“一定是昨天晚上悄悄潛入我們房間的人將我們的計劃告訴了林昊,否則天雨集團絕對不會防守的這麼嚴密,人足足多了一倍,要想進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伯爵也歎了一口氣道:“不要說進去了,就想安然無恙的過安檢都是問題,想辦法不讓林昊他們發現炸彈纔是最要緊的事情。”

談話期間,一輛出租車停在了道邊,魔鬼和伯爵兩個人急忙下車相迎,將狂神和雅典娜接了過來。

狂神一邊上車一邊看著天雨集圖問道:“情況怎麼樣?”

伯爵搖頭回答道:“並不怎麼樂觀,保安的人手增加了一倍之多,自從林昊到達天雨集團之後,就再也冇有離開過,似乎在等著我們上鉤一樣。”

狂神皺緊眉頭說道:“想必是易小白將昨天的事情告訴了林昊,所以纔會變成這個樣子,果然不出我所料,昨天回到軍事基地後,我仔細查閱了一下當年的資料,這個易小白就是鼎鼎大名的盜神。”

自從爆炸發生之後,盜神也了無音訊,從時間上可以推斷出來,易小白的妻子果然死於當年的爆炸案當中。

狂神故意冇有把獵熊的事情說出來,就是為了捕捉到所有人臉上的表情變化,當狂神注意到三個人的表情時,心中吃了一驚,怎麼也冇有想到出賣自己的人竟然是她,不過現在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完成獵熊交代給自己的任務,所以狂神也冇有繼續追問,而是選擇隱藏了下去。

魔鬼還是直接說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惑:“隊長,這林昊在天雨集團,保安又這麼多,我們怎麼混進去?”

狂神拿出電話,嘴角露出笑容:“這個我早已想到了,還好我早有準備。”

狂神按下一串電話號碼,等到電話接通之後,狂神恭敬的說道:“隊長,可以開始動手了。”

坐在車中的獵熊關掉手機,看了一眼猛虎,兩個人分彆走下車,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從天雨集團走過,投擲出兩把匕首,當即有人致命,另一邊,剩下的保安則將情況通知給了林昊。

林昊拍案而起:“冇有想到在這種關鍵時候,獵熊和猛虎竟然會出現,看來不應付他們是不行的了。”

鬱雨晨覺得獵熊的出現有些太過蹊蹺,便攔下準備行動的林昊說道:“林昊,難道你不覺得這件事情太過於巧合了嗎?我們昨天才知道有人要對我們不利,獵熊今天就出現了,有冇有可能這一切都是獵熊計劃好的。”

鬱雨晨的疑問引起了林昊的注意力,再思考一番之後,林昊也覺得事情頗有一些疑點。

“說的也是,就算是獵熊在愚蠢的話,也不至於光天化日之下就來到這裡,尋滋挑事,一定是有其他的事情迫使他不得不這樣做,那麼他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我猜測可能就是為了誘惑你出去,這也從側麵告訴我們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的目標是天雨集團,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他們要針對的最後目標應該是天雨集團!”

鬱雨晨的精彩分析贏得了林昊的讚同,林昊點了點頭,似乎想到了其他更好的點子,看向鬱雨晨說道:“這樣這樣的話,我們就將計就計,看看他們能耍出什麼鬼把戲!”

林昊隨即找到了傑瑞,將自己的想法和猜測告訴了傑瑞,傑瑞立刻和林昊采取行動,分彆帶著幾個人向著獵熊和猛虎逃脫的方向追趕過去,留下王思勝和易小白等人。

坐在車上的狂神拿著望遠鏡,看著林昊和傑瑞分彆從公司追了出來,暗中叫好:“看來林昊和傑瑞已經上鉤,你們準備一下,可以開始我們的計劃了。”

魔鬼和伯爵點了點頭,換上一身天雨集團的工作服,和雅典娜一起走了進去,他們的手中赫然提著一個手提箱,而狂神則留在了車子上,隨時觀察情況,並且負責支援。

看著追趕出來的林昊和傑瑞,獵熊心中暗喜,加快速度和猛虎來到了之前約定好的地點,直接上了車,麵帶壞笑的看著高聳入雲的天雨集團說道。

“我真的很好奇這棟大廈坍塌下來會是什麼樣子,鬱雨晨會不會心疼?”

在即將踏入天雨集團的領域時雅典娜忽然倒在地上,這個時候,早已經等候的魔鬼和伯爵忽然出現,攙扶起雅典娜來,而保安幾乎同一時間也走了出來。

魔鬼問道:“這位女士,你怎麼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

雅典娜捂著胸膛,口中說不出話來,表情異常痛苦。

保安見狀說道:“我先把情況通知給王副部長,讓他做打算。”

伯爵凜然大義的站起來訓斥道:“等王副部長回覆的時候,恐怕這位女士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我們天雨集團一向以救人為己任,怎麼能坐視不管?”

在伯爵的言辭鑿鑿下,保安開始猶豫起來,魔鬼趁機將雅典娜背了進去,巧妙的避開了安全檢查,保安本想製止。

但人命關天,也冇有多疑,伯爵見一切順利,嘴角浮出一抹得意的微笑,和魔鬼一起混進了天雨集團。

就在魔鬼等人認為一切事情都在自己掌控之內的時候,卻冇有想到當他們走進來的那一刻時就已經被喬裝打扮的易小白和薑小菲盯上了,兩個人對視一眼,將事情告訴了王思勝,吩咐他預備人手,而自己則裝成保安,跟在後麵,一起進入了天雨集團。

失去蹤跡的林昊和傑瑞追個一圈發現還在原地,不僅冇有發火,反而笑了起來。

“看來鬱總猜測的果然冇錯,獵熊和猛虎這個時候出現真的有詐,相信易小白那邊也得到了訊息,我們回去吧。”

傑瑞點點頭,跟著林昊一起順著原路返回到了天雨集團。

進去天雨集團的魔鬼陪同雅典娜來到了醫務室,進行簡單的治療,而伯爵則趁機拿著手提箱來到了一處隱蔽的房間,趁人不備,直接鑽了進去,並且將門反鎖上,進行著自己的事情。

由於這個房間是完全封閉,所以在進來之後,伯爵找到開關,將燈打開,冇有想到眼前的景象讓自己大吃一驚。

王思勝、易小白、薑小菲三個人以及幾名保安站在自己對麵

驚慌之下的伯爵問道:“你、你們不去救人,站在這裡乾什麼?”

易小白摘下帽子說道:“怎麼,這纔不到一天的時間你就把我忘記了?”

伯爵順著聲音看去,才發現說話的正是易小白。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易小白冷笑一聲:“你真的以為你可以巧妙的躲避開安檢嗎?如果不是我提前吩咐人故意放你們兩個人進來的,你認為會這樣順利?”

伯爵慢慢抬起手指:“難道這一切都是你們故意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