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易小白的報告,林昊習慣性的捏著下巴:“看來今天白天發生的爆炸,隻是他們在提醒而已,真正的目的並不是這個。”

易小白點頭道:“說的不錯,雖然他們精通爆破,但實力也不容小覷,你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這是當然,否則我也不能活到現在,相比之下,我更擔心的是你。”

易小白一臉疑惑的看向林昊問道:“擔心我,什麼意思?”

林昊的話不僅僅代表著自己的觀點,連薑小菲和鬱雨晨的目光中也帶著幾分心意。

“就算你和我十年不聯絡的話,你的性格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我知道這些人是你的仇人,可是我希望你不要莽撞,這件事情我會認真處理,到時候一定不會讓他們逍遙法外。”

易小白冷笑一聲:“林昊,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很多事情都要通過自己親自解決,我想這次在遇到他們一定是天意,更是小白在冥冥之中所註定的,當時就是因為我們太相信那些警察。”

所以纔會讓這些人活到現在,我絕對不會再讓當年的悲劇重演,我要親自將他們解決掉,即便我知道一個人不是他們的對手。

林昊無奈的看了一眼鬱雨晨和薑小菲,三個人都清楚易小白的心思,雖然林昊很想讓狂神這些人得到應有的製裁,但心中還是希望可以讓易小白解開這些年隱藏在心中的心結,替小白報仇。

最後,人情還是戰勝了法律,林昊堅定的說道:“我答應你,在最後的關頭我會親自讓你解決掉這些人,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林昊的話讓易小白心中重新燃起了鬥誌,毫不猶豫的說道:“你說吧。”

“在冇有我的命令之前,我希望你不要輕舉妄動,你已經和他們交過手了,他們的實力你是清楚的,我不希望你作出無畏的犧牲,因為以後我不想心懷愧疚的看著小白的遺像。”

易小白肅然起敬,拍著林昊的肩膀說道:“謝謝你,老朋友。”

林昊和易小白的真情談話,讓鬱雨晨和薑小菲心中百感交集,薑小菲更是留下了眼淚,彷彿看到了多年以前,三個人並肩作戰的場景。

薑小菲舉起果汁說道:“多年以後我們又重新聚首,真是一件好事,希望這次的重逢能讓多年之前的恩怨化解。”

林昊和易小白笑著拿起果汁,繼而舉起來,異口同聲道:“我相信會的。”

“你們要不要這樣,怎麼不管我了?”

鬱雨晨也拿起果汁說道:“雖然我們才接觸半天,但是我相信你們的友誼一定可以將抵擋在我們前麵的所有人都剷除掉,來,讓我們即將到來的勝利乾杯!”

“乾杯!”

在無法追蹤易小白之後,狂神便把魔鬼和伯爵安置在酒店,隨時待命,一個人返回到軍事基地,而知道訊息的雅典娜則在入口等待多時。

雅典娜依舊疑惑的把胳膊放在狂神的肩上說道:“你不要總這麼緊張嗎,冇什麼大不了的。”

狂神現在的所有心思都放在易小白的身上,根本冇有心思和雅典娜說其他的事情,有些厭煩的將雅典娜的胳膊拿了下來說道。

“這個易小白絕對不會這麼簡單,更何況他所使用的東西動刻著盜神的標誌。”

自討冇趣的雅典娜隻能把胳膊收了回來,抱臂說道:“據我所知,盜神根本不叫易小白,會不會他是故意在嚇唬你?”

“不見得,從他的身法上來看,的確和盜神相差無幾,更何況在他調查我們之前應該知道我們的身份,固然不會把一個盜神放在眼中,就算這個易小白不是盜神,也是盜神認識的人,否則盜神絕對不會把自己的東西隨意借給他人使用。”

狂神的話讓雅典娜漸漸相信了狂神的話,跟著狂神一起走進軍事基地當中。

“對了,神諸葛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炸彈已經製造好了嗎?”

“早在今天下午的時候就已經製造完畢,為了保險起見,他正在連夜趕工製造其他的東西,以備不時之需。”

“嗯,就現在的情況看來,我們很有可能已經暴露了目標和身份,還是小心一點為好,你先去神諸葛那邊等我,我去資料室查一查盜神的資料,一定要查出這個易小白的身份。”

雅典娜冇有任何反抗的和狂神分開,走向研究室。

由於到了晚上的原因,資料室除了負責值班的士兵,根本冇有其他人,雖然狂神等人不受待見,但想進入資料室也不是困難的事情,在證明身份之後,便順利走了進去,開始調查起來自己感興趣的資料。

狂神按照自己所想的將幾年前自己策劃的爆炸案有關資料全部找出來,並且將所有盜神的資料全部翻閱出來,一一閱讀起來。

在整理完所有資料之後,狂神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什麼易小白,明明是因為妻子的死才改名,即便你改了名字,也無法改變其他的事情,就像你是盜神。”

“你在乾什麼?”

由於狂神的心思全部放在調查易小白的身上,所以根本冇有注意到有人闖進來,聽到聲音,心中頓時一驚,本能的揮出一拳,卻被說話人接住,當看到接住自己拳頭的人時,狂神心中的驚慌頓時全無。

“隊長,原來是你啊。”

獵熊笑著鬆開狂神的拳頭說道:“如果不是我的話,還能是其他人嗎?倘若換成其他人的話,早已經被你的拳頭打死了。”

狂神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這也不能怪我,我也冇有想到是隊長您進來,否則借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對隊長您拳腳相向啊。”

獵熊笑了笑,顯然冇有把狂神的舉動放在心上,反而目光放到了顯示器上。“回來之後你就來到了資料室,什麼事情讓你如此著急?”

為了避免讓獵熊發現當年的事情,狂神下意識的向後一站,擋住了顯示器,將右手放到身後,熟練的操作起來,將剛剛自己搜尋的內容全部刪除。

“也冇有什麼,隻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想起了當年的瑣事,所以纔來到這裡查一下。”

狂神不尋常的舉動顯然不會逃過獵熊的眼睛,獵熊不由分說的將狂神推開。

“是嗎?”等到獵熊再次看到顯示器的時候,已經切換成林昊的資料。

“原來你是在找林昊的資料啊,如果你擔心林昊對你不利的話,我覺得完全冇有這個必要,你們的任務隻是負責炸燬天雨集團,就算林昊找到你們的話,我也會出麵,和你們冇有關係。”

“謝謝隊長。”

獵熊把手放在狂神的肩膀上,不自覺的加重力道:“狂神啊,我知道你非常厭煩其他人在你背後說三道四,不過我既然給你了翻身的機會,希望你要珍惜,不要搞一些冇有用的事情。”

雖然獵熊的話聽起來是好意,不過狂神卻能感覺到其中對自己的明顯不滿,更重要的是獵熊的手勁更讓狂神有些不安。

不敢挪走獵熊手的狂神隻能擠出一抹微笑說道:“謝謝隊長給予我這次機會,我一定會全力以赴,不讓隊長蒙羞。”

見狂神冇有對自己說出實話,再加上自己現在還需要狂神的幫助,所以獵熊也冇有逼問,而是笑著把手收了回來說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完成我交代給你的任務,走吧,和我一起去看一看神諸葛的傑作好了,這小子果然是炸彈界的人才,看來一直是我忽視他了,以後我一定要好好培養他。”

狂神應答一聲,將顯示器關掉,但心中同時出現了一個疑問:“是誰把自己的回來的訊息告訴獵熊?雖然軍事基地的內外都有監控器。”

但獵熊絕對不會無聊到一晚上都盯著自己的監控器等自己回來,更何況自己前腳剛到資料室不到十分鐘的時間,獵熊也來到了資料室,透風報信的到底是誰?

就這樣,懷揣著各種問題的狂神和獵熊來到了研究室,果然,狂人神諸葛依舊一身的邋遢,開始研究起自己的炸彈來,等意識到獵熊等人到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十分鐘。

神諸葛毫不避諱的用衣袖擦掉眼睛上的灰塵說道:“隊長、狂哥,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也冇來多久,也就十分鐘而已,你不用擔心,我們這次來隻不過是想看看你的研究成果而已,冇有其他的意思。”

神諸葛胸有成竹的說道:“隊長交代的事情我怎麼會有懈怠?我早已經把明天需要用到的東西準備好了,而且預備上十顆鋼珠彈。”

神諸葛將說到的東西全部擺在檯麵上,以供獵熊和狂神檢視。

獵熊笑道:“果然厲害,等這件事情成功之後,我一定會好好提拔你的。”

“謝謝隊長,謝謝隊長。”

狂神建議道:“隊長,明天我就會帶著魔鬼他們執行行動,隻不過有件事情需要隊長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