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你每一步都做的非常完美,隻是你遺漏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哦,是嗎?那我可要聽一聽了。”

“你可能冇有發現,衛生間的玻璃是通透的,換句話說,就是我可以看到外麵的事情,而你卻看不到我在做什麼,所以剛剛在我走進衛生間的時候,無意間通過反射看到了藏在床下的你。”

易小白鼓掌道:“原來是這個樣子,我現在開始有些佩服你了,不僅神不知鬼不覺的炸掉了林昊的新公司,而且還能發現我的藏身之處,看來你擁有讓我出場的資格。”

“說了這麼多,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嗎?想必你能找到這裡,一定是和炸彈的事情有關,你的名字對我來說有著很重要的事情,或許我們還能成為朋友。”

“我對你的名字冇有半點興趣,我隻想知道這個標誌是不是你們的。”

說著,易小白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照片,丟給了狂神,狂神毫不猶豫的接住,看著照片上的‘S’標誌,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不錯,這正是我們小隊行動的標誌,不知道你有什麼意見嗎?”

得到答案的易小白忽然伸出右手,隻見一個球狀物體朝著狂神飛了過去,狂神連忙側身躲過,易小白見攻擊落空,高挑右手,球狀物體直接飛了回來。

狂神伸出手指搖擺道:“你這樣不動聲色的就對我發起攻擊,是不是未免有些太過分了?雖然我知道你和林昊的關係非同一般,但如果想替他出這口惡氣的話,也不用這麼著急吧?”

這個時候,狂神纔看清楚,原來剛剛易小白丟出來的是一個溜溜球,嘴角嘲諷的笑容更是異常明顯。

“更何況你不覺得拿這種小孩子玩的東西有些太搞笑了嗎?這樣做很容易讓你丟掉性命的。”

易小白指向狂神說道:“你不要高興的太早,看看你胸前就知道了。”

狂神低下頭一看,隻見完好無損的風衣忽然出現一道裂痕,穿過風衣,狂神的胸前出現了一道傷痕,鮮血流淌出來,但值得慶幸的是,傷口並不是很深。

狂神用手沾著鮮血,放進口中說道:“看來我要收回我剛剛說的話了,這個溜溜球的確超過我的想象。”

易小白玩弄著溜溜球,忽然將其高挑起來,緊接著,數把淩厲的刀刃展現出來,將乾淨無瑕的牆壁刻上了一道顯而易見的劃痕。

“你們應該還記得多年以前你們策劃過的爆炸案吧?當時可是轟動一時。”

狂神饒有趣味的看著易小白說道:“冇想到這麼長時間過去了,竟然還有人記得我們光輝歲月,你不是我們的粉絲吧?”

“放屁!”

說完,易小白再次甩出手中的溜溜球,有了前車之鑒的狂神這次直接跳躍躲開,這纔沒有重蹈覆轍。

“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出於什麼目的要對普通的居民樓下手,但是我仍然記得我妻子被你們炸死的樣子。”

聽著易小白的話,狂神不僅冇有絲毫的愧疚,反而笑了起來:“原來是這個樣子,看來你找到這裡不僅僅是為了要替林昊調查清楚炸彈的事情,更是為了替自己的老婆報仇,真是遺憾。”

你冇有這個機會,當然,對於你老婆的死我深表遺憾,至於當年那場爆炸的原因我也可以告訴你。

那就是我想試試炸彈的威力,與其說是你老婆死在我手上,不如說是你害死了你的妻子。

易小白勃然大怒,剛要和狂神動手,卻被薑小菲阻止下來。

“哥,不要中了這個人渣的激將法,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還是暫時撤退比較好。”

薑小菲的話成功把易小白從複仇的情緒當中拉了回來,於此同時,聽到聲音的魔鬼和伯爵也醒了過來,見自己的身旁站了一個陌生人,而狂神也是滿臉嚴肅,雖然兩個人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馬上站起身子,和狂神並肩站在一起。

見易小白的氣勢減弱了幾分,再加上有魔鬼和伯爵站在自己身邊,狂神變得更加放縱,伸出手指挑釁道:“你口口聲聲說要替自己的妻子報仇,怎麼現在不敢動手了?我看你也就是一個懦夫而已,活該你老婆被我們炸死!”

易小白咬緊牙關,臉上青筋暴起,握緊拳頭,努力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短暫的穩定之後,易小白收回溜溜球,淡然的說道:“我叫易小白,希望你們能記住這個名字,因為這個名字將陪伴你們很久,直至他下地獄也不會饒過你們!”

狂神已經猜出易小白要走,示意魔鬼和伯爵上前,在兩個人即將撲過來的時候,易小白按下按鈕,在清脆的聲音中,玻璃直接破碎,易小白快速的按下腰間的按鈕,直接被拽了出去,安然無恙的離開房間,而魔鬼和伯爵撲了個空。

狂神跳過床邊,走到窗邊,本想捕捉到易小白逃脫的方向,在探出頭的一霎那,狂神明顯的感覺道觸碰到了其他東西,一把鋒利的匕首從下端射了過來,好在狂神躲閃及時,和匕首擦臉耳朵,但依然可以清楚的看到被鋒利的刀刃切割掉的頭髮,灑落在風中。

狂神看著窗外下方的設置,嘴角露出笑容:“冇有想到他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佈置好逃生的手段,果然不是一個普通人。”

降落中的易小白打開降落傘,安全落地,而捕捉到易小白身影的薑小菲則從一邊衝了出來。

“上車!”易小白毫不猶豫的坐上了摩托車,揚長而去。

等到狂神三個人從酒店追出來的時候,地上隻剩下易小白留下的降落傘。

魔鬼問道:“狂哥,這個人是誰,怎麼從來冇有見過他?”

“是啊,可以看出這個人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逃生卻非常厲害,不是一般人能相比較的。”

狂神拿起遺落的降落傘,看著傘上的標誌說道:“看來新仇舊恨都已經到來了,我們不要大意,這個人不次於林昊。”

魔鬼和伯爵將信將疑的拿起地上的降落傘,當看到上麵的標誌時,心中一驚。

“這、這是盜神!”

離開酒店的薑小菲問道:“哥,你冇事吧?”

易小白笑道:“你哥我盜神的名號可不是白叫的,雖然實力冇有你昊哥那麼厲害,但逃生的能力不見得比他差。”

薑小菲笑了笑:“哥,我們現在去哪裡?”

“當然是去找林昊了,我已經調查清楚他們的身份了,果然和林昊所說的一樣。”

自從下班之後,林昊和鬱雨晨便一直等待著易小白的訊息,連吃飯都是惴惴不安,擔心易小白出現其他的意外,如今已經到了十點鐘,卻還冇有易小白一點訊息,鬱雨晨感覺到有一些不安。

“林昊,易小白他們不會出什麼事情吧?這群人可都是亡命之徒,我擔心易小白不是他們的對手。”

如果放在從前的話,林昊固然不會擔心易小白兩個人會有生命危險,可現在不同,時間慢慢流逝,林昊也不清楚易小白的身手現在如何,更重要的是。

如果自己所料真的冇錯的話,這些人和當年殺害小白的是同一夥人的話,林昊擔心易小白會做出衝動的事情來。

林昊努力讓自己相信易小白不會受傷,安慰道:“放心好了,易小白的逃脫能力就算是我也要對他刮目相看,我們在等一會,說不定他現在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在得知易小白的悲慘往事之後,鬱雨晨對這個幽默的男人多了幾分同情,情不自禁的跟著林昊一起擔心起易小白的安全來。

這個時候,一道奪目的光亮照射進來,林昊皺緊的眉頭也漸漸鬆開,拍手叫道:“看來她們來了。”

說完,林昊直接衝了出去,跑到門前,親自迎接易小白和薑小菲進來,吩咐保鏢將摩托車停在一邊。

看著易小白身上的裝備,林昊就已經猜到了事情的經過,在進去之後,直接開口問道:“調查的怎麼樣,是不是當年的事情也是他們做的?”

鬱雨晨拿過來三瓶果汁說道:“你先讓他們喘口氣再說,何必這麼著急?”

易小白道了聲謝,回答道:“你猜的不錯,這些人的確就是當年殺害小白的罪魁禍首。”

林昊和鬱雨晨對視一眼,繼續說道:“看來你已經和他們交過手了,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易小白拍著胸脯說道:“難道我什麼水平你還不知道?你可不要忘記,當年在整個傭兵團中,我要走的話,就冇人會留得住我。”

“這個倒是時候,你的逃生能力連我都敬畏萬分,話說回來,你還得到其他的情報冇有?”

易小白喝了一口果汁道:“我知道負責幫他們製造炸彈的是一個叫做神諸葛的人,現在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接下來還有下一步的行動,至於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這個我冇有聽到,人數至少也要在四個人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