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菲將頭盔摘下,跨在手邊說道:“記不清楚了,但時間一定不會短。”

“或許吧,看來也該輪到我們大展身手了,自從林昊脫離傭兵生活之後,便一直名聲大噪,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自己也能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上,而不是活在終日不見光明的地下室當中。”

薑小菲說道:“哥,你之所以選擇這樣的生活我知道,是因為你一直冇有辦法麵對以前的生活,相信在這件事情之後,會得到我們想要的一切。”

易小白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時間:“走吧,是時候展示一下真正的技術了。”

看著盛氣昂揚的易小白,薑小菲的心中猶如一團火焰在燃燒,抱著易小白的腰部,揚長而去。

易小白按照之前林昊給的地址,來到了發現可疑人物的酒店,就在薑小菲準備按下數字的時候,易小白卻出乎意料的按下了最頂層。

“哥,你這是做什麼?”

“難道你想光明正大的進去調查清楚嗎?那些人也不是傻子,不會給你機會的。”

“跟了你這麼長時間,這樣愚蠢的問題我還是不會犯得,我隻不過是想化裝成服務員的身份,趁機看一下裡麵的情況,並不像你所說的那樣,直接進去。”

易小白笑道:“那好,到時候我們裡應外合,一起動手。”

說著,易小白按下22樓電梯,薑小菲毫不猶豫的走下去,按照自己的想法準備去了,而易小白也隨後到達了頂層。

易小白俯視腳下,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從胸口間噴發出來,異常感慨。

易小白將繩索套在身上,確認牢不可破之後,便嘗試著往下降落,在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之後,易小白坐在一邊,等待著薑小菲的信號。

一名服務生端著果盤從電梯口走了出來,嘴邊埋怨著:“外麵天氣這麼好,自己不出去買些水果,非要在酒店裡花這冤枉錢,真是夠了。”

服務生的自言自語被躲在一旁的薑小菲成功聽到,嘴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邁著優雅的步伐從一角中走了出來,薑小菲本來長得就傾國傾城。

如今化的濃妝豔抹,更是迷倒眾生,一名普通的服務生怎麼會抵抗住薑小菲的魅力,隨著小拇指的誘惑,服務生整個人都被勾走,順著薑小菲的方向走去,而果盤則放在了一邊。

在一聲慘叫聲中,打扮成服務生的薑小菲從衛生間走了出來,而服務生則倒在了地上,昏厥過去。

“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進去了。”

在得到薑小菲的信號之後,易小白先行將飛行器放在半空中,針對二十二樓開始掃描,由於是夜晚。

所有入住的客人都拉上窗簾,即便冇有這樣做的人,也不會對一個飛行器懷有任何的疑慮,更重要的是易小白的飛行器小巧,再加上夜色的掩蓋,要想發現它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易小白看著從飛行器中反饋回來的錄像說道:“按照林昊所說的,住在酒店的人最起碼有兩個人以上,排除掉單人房間,剩下的是無間雙人床,看來這兩個人就應該在這五個房間中。”

等待中的薑小菲有一些不滿的說道:“我說,你要掃描到什麼時候?我可不想穿這身衣服了,真的好難受,最主要的是每一個人從22樓經過的客人都在用著疑惑的眼光看著我,你知道我有多尷尬嗎?”

易小白一邊操控著飛行器一邊回答道:“你在忍一忍,這都是為了你的昊哥,這樣說你總滿意了吧?”

聽到易小白這樣說,薑小菲心中的埋怨頓時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笑容:“那可不是,如果不是看在昊哥的麵子上,說什麼我都不會來幫助你的,更重要的是穿著這身難看要命的衣服。”

易小白無奈的搖了搖頭:“冇有想到你和我這麼多年的兄妹情竟然比不上你和林昊的感情,你哥哥我真的是非常難受。”

“彆說那麼多廢話了,找到房間冇有。”

經過掃描和刪選隻有,隻有一個房間附和易小白的要求,隻不過這個房間中有三個人讓易小白有些不敢肯定。

“真是奇怪,林昊明明說發現可疑的人隻有兩個人,這五間房中,隻有這一間有人,卻有三個人,真是奇怪。”

薑小菲不耐煩的說道:“你管那麼多乾什麼,你告訴我是哪個房間,我現在就過去。”

“2206房間。”

薑小菲拿起放在一旁的果盤,看到果盤上放著的備忘錄說道:“真是巧了,這果盤也是2206房間要的,看來這是註定要我們去看一看了。”

“你不要輕舉妄動,一切都要按照我的意思來,在還冇有確定是不是他們之前,小心一點還是好的。”

薑小菲敷衍的說道:“行,行,我都知道了,麻煩你下次不要在這麼嘮叨了,簡直就和一箇中年婦女一個樣子,我準備進去了。”

易小白咧了一下嘴角,將飛行器小心翼翼的放在一邊,開始放開繩索,向著2203房間前進。

魔鬼和伯爵已經進入夢鄉,隻有狂神清醒一些,當聽到敲門聲的時候,狂神站起來問道。

“誰?”

“先生,您好,您要的果盤已經到了。”

狂神毫不起疑的走了過去,通過貓眼確認身份之後,才把門打開,看著精緻的果盤說道:“擺放的倒是不錯,但就是有一點,時間有些太過於漫長,這都快二十分鐘才送上來,如果客人著急怎麼辦?”

薑小菲雖然不想和麪前的這個男人搭話,但易小白這個時候才落到窗外,為了拖延時間,薑小菲隻能笑著說道。

“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酒店所追求的一直都是精益求精,所以纔會把更多的時間花費在美觀上,但請先生放心,雖然時間長了一些,但絕對不會耽誤水果的新鮮,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嘗一嘗。”

本來狂神因為時間長久有些惱火,當看到果盤如此精緻,再加上送來的又是一位美女,狂神心中的憤怒多少消失了一些。

“還是美女說話中聽,我喜歡,不過我記得在入住之前酒店的經理告訴我說,這裡的服務員大部分都是男性,怎麼會平白無故的冒出一個女人來?”

急中生智的薑小菲故作羞澀的回答道:“先生,其實我並不是服務員,隻不過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選擇夜裡來到這裡上班。”

短暫的思考過後,狂神似乎猜出來薑小菲話中的含義,笑著說道:“冇有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那可真的是我孤陋寡聞了,不過你長得這麼漂亮,這樣是不是有些太吃虧了?”

易小白熟練的將窗戶打開,躡手躡腳的鑽了進去,成功潛伏到床下,尋找起線索來。

見易小白那邊已經得手,薑小菲也冇有繼續和狂神聊天,而是說道:“對不起先生,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管。”

薑小菲的突然變化不但冇有讓狂神憤怒,反而加大了對薑小菲的興趣,因為薑小菲有這樣的情緒激動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畢竟自己觸碰到了薑小菲的傷處,不能怪她。

狂神奸笑著說道:“我多給你一倍的錢,你陪陪我如何?”

薑小菲冷笑一聲:“你等著吧,蠢貨。”

說完,直接替狂神關上了房門。

狂神一愣,捏著下巴說道:“冇有想到這個小妞竟然如此烈性,不過這也符合我的意向。”

狂神拿起一旁的果盤,端在手中,回想起薑小菲傾世的麵容,開始津津有味的品嚐起果盤來。

潛入進來的易小白匍匐在床下,開始搜查起房間來,希望可以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但一番搜尋下來,任何的訊息都冇有,這讓易小白有了一種錯覺,或許是自己的判斷失誤,根本就不是這個房間。

就在易小白準備找機會逃走的時候,狂神卻從床上走了下來,迫使易小白不得不暫時放棄心中的想法,繼續躲在床下,但接下來易小白所聽到的話讓自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也不知道神諸葛的炸彈研究的怎麼樣了,明天就是第三天了,希望可以完成獵熊所交代的任務。”

聽到這裡,易小白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既然已經目的達到,易小白也冇有繼續待下去的理由,便徐徐後退,準備順著原路返回,更加讓易小白興奮的是,狂神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便來到了衛生間。

事不宜遲,易小白果斷站起身子,剛把手伸出去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股殺氣,易小白連忙躲開,隻見一把木梳筆直的朝自己飛了過來,硬生生的插到牆壁上。

狂神笑道:“我早就知道有人進來,隻不過以為是一個普通的小毛賊而已,不過隨後我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普通的小偷怎麼會愚蠢到來22樓偷東西。”

易小白見自己暴露,也冇有急於撤退,而是悠閒的說道:“看來你也不賴,能發現我的蹤跡,也是蠻厲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