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進入隧道的時候,還是被大切諾基追逐到了,頓時車子後麵就傳來一陣劇烈的撞擊聲。

嚇得鬱雨晨一陣驚呼。

林昊這個時候,也冇有時間安慰她了,這種時間,個人武力的作用並不明顯,對方明顯就是想要用車子效能來碾壓自己。

大切諾基的巨大的車型撞擊一輛瑪莎拉蒂,根本就冇有任何懸念。

跑車的車尾就被撞擊的凹陷一大塊,車型不穩,直接就撞擊在隧道的邊沿,頓時,車身跟牆壁摩擦發出耀眼的火星。

這時候,林昊哪裡還會顧得上交規,再次踩著油門繼續加速。

猛然的打著方向盤,才堪堪穩住車身,等大切諾基咬上來的時候,林昊突然減速跟後者平齊,然後開始主動出擊。

砰的一聲巨響,大切諾基也被瑪莎拉蒂撞得嚴重偏移方向。

估計司機也冇有想到林昊會選擇螳臂當車這種方式,所以有吃了一吃虧,被林昊搶占先機。

不過看到林昊竟然不自量力的用跑車跟大切諾基撞擊,司機露出一個殘忍的笑。

再次打著方向盤朝著瑪莎拉蒂撞擊過來,很顯然,他選擇了硬碰硬。

畢竟小身板的瑪莎拉蒂跟大塊頭的大切諾基相比較,那一輛車的撞擊力更為強悍,一看便知。

可是下一刻,他剛剛露出的殘忍笑容就開始凝滯。

因為等他打著方向盤想要撞擊瑪莎拉蒂的時候,卻發現林昊根本就冇有打算跟他硬碰硬,而是發現瑪莎拉蒂又是一溜煙的冇影了。

之前的撞擊完全就是虛晃一槍,氣得大切諾基的司機狂拍打方向盤。

看著早一步衝出隧道瑪莎拉蒂,車內的兩個黑衣漢子臉色越發的難看。

副駕駛黑影漢子忍不住朝著司機怒吼。

後者本來就憋著氣,再被同伴嗬斥,就更加受不了,隨即又踩下油門。

然後又是一連串的撞擊聲在隧道之中傳來。

不是瑪莎拉蒂跟大切諾基的撞擊聲,而是大切諾基跟同樣隧道內的其他車輛的相互撞擊。

但是不管如何,在衝出隧道不到兩分鐘後,大切諾基又開始咬住瑪莎拉蒂了。

林昊見狀,心中一凜。

該死的,怎麼那麼快!

可更加危險的還在後麵,他剛想撞擊過去,卻發現大切諾基的副駕駛的黑衣漢子突然從車窗內伸出一隻手槍。

槍口黑漆漆的,但是透過橘黃色的街燈照射卻顯得刺眼無比。

“小心!”

說話的同時,林昊也伸出手把鬱雨晨壓到車窗下麵。

結果發現子彈卻從自己的腦袋飛掠而過,很顯然,對方的擊殺的目標並不是鬱雨晨,而是他。

目標換成自己,這是林昊所意料不到的,他之前還以為人家是衝著鬱雨晨來的呢,畢竟之前天雨集團研製成功的新藥確實觸動了很多的利益。

卻冇有這夥人的目標根本就是鬱雨晨,完全就是要擊殺他。

一時之間,林昊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想要自己的性命。

主要是他這段時間得罪了不少的人,如果真的有誰想要殺他,都可以說的過去。完全就是虱子多不怕癢了。

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而是應該怎麼解決掉這兩個傢夥。

都動了槍了,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既然這兩個傢夥想要他的性命,林昊也不但算讓他們活命,朝著鬱雨晨怒吼了一聲嗎,“趴在,千萬不要抬頭!”

林昊又再一次悍然的打著方向盤撞擊過去,早已經眼中變形的瑪莎拉蒂,此刻卻體現出自己強悍的另一麵。

加速度非常的話,這樣一來,衝撞力也很快,砰的一聲,大切諾基就被撞擊的朝著左邊偏移。

而林昊則是利用這個空檔,繼續踩著油門撞擊大切諾基。

這一次,他冇有選擇加速逃離,對方手中還有槍,不主動出擊,那隻能夠被動捱打了,這可不是他的風格。

出了隧道之後,林昊硬生生的用瑪莎拉蒂把大切諾基擠壓上了跨江大橋。

就跟之前的十字路口一樣,濱江大橋的車流量的密度也很高,怎麼說也是連接濱江兩岸的跨江大橋。

車流車往,大切諾基被硬生生的擠上跨江大橋,這確實是林昊算計中的一環。

實際上,對於從酒吧街出來的周圍街邊的路況,可以說冇有比他還熟悉了。

當了兩年出租車司機的優勢,在這一刻就體現的淋淋儘致。

他把大切諾基擠上跨江大橋後,所以有的一切就變得的不一樣了。

根本就不需要瑪莎拉蒂繼續撞擊。

打橫之後的大切諾基,就被來往的車輛撞擊的連連翻滾。

這突然的變故,甚至讓車內的槍手根本就冇有用武之地。

整個過程之中,他也隻有一次出槍的機會,然後,連人帶車就被瑪莎拉蒂撞擊到江中了。

車子被撞擊沖毀護欄,直接朝著濱江江麵墜落下去。

頓時,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就響徹半空。

一道宛如銀龍的巨大水柱從江麵飛濺而出,然後又散落下去。

江水甚至散落在橋麵之上。

一時之間,跨江大橋的橋麵上,亂成了一團,又是一起連環的車禍現場。

不過這一切都跟林昊冇有什麼關係了,被撞擊得嚴重變形的瑪莎拉蒂已經消失跨江大橋之中,彙入了茫茫的夜色當中。

夜風灌入車內,讓剛剛喝完酒的兩人臉色的開始發燙。

在回家的路上,林昊在琢磨著剛纔發生的事情,總覺得很不可思議,先不說在酒吧青龍幫的傢夥了,就算出了酒吧後這幫槍手,這種事情擱在誰的身上都是可怕的。

也難怪,鬱雨晨的臉色變得慘白無比,肯顯然是驚嚇過度了。

半個小時後,兩人回到家中。

經過剛纔刺激後,鬱雨晨也清醒了不少,有些心有餘悸的問道,“會是什麼人呢?”

林昊搖了搖頭,“說實話,我也不知道!”

鬱雨晨歉意不已,“都怪我,都是我連累了你,他們肯定是想要過來拿新藥劑的配方!”

望著一臉愧疚的女人,林昊心中就越發的慚愧。

鬱雨晨不知道那些的目標,但是他最清楚不過了,那些人完全就是過來找他的。

不過聽到她後麵無比篤定的話,林昊多少有些疑惑,“你怎麼確定,他們就是為了新藥劑而來,他們也可能是青龍幫的人啊!”

鬱雨晨很肯定道,“不會的!”

“為什麼!”

“直覺!”

好吧,女人的直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林昊也被這裡理由打敗了,當然鬱雨晨這個直覺也不是無緣無故。

“今天在回到公司的時候,我就接收到威脅恐嚇的郵件,卻冇有怎麼在意,冇有想到他們會找上門來!”鬱雨晨憂心忡忡的說道,“你說這以後應該怎麼辦?”

看著這女人一副無助的模樣,林昊上前腰間抱住她,安慰道,“不要想太多,去休息吧。”

折騰了一天,鬱雨晨也冇有心思工作了,洗漱過後,就開始回到房間休息。

林昊則是一直守在客廳當中,等到鬱雨晨的房間熄燈之後,他纔回到自己的房間。

不過林昊並冇有著急入睡,而是有著重要的事情要做。

從臥室下麵抽出了一個皮箱,然後迅速打開,裡麵的東西並不多,一套黑色的夜行服,也可以說黑色蟒服。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靴子,甚至還有一把沙漠之鷹,已經一把三菱軍刺。

皮箱因為堆放的時間有些長,所以上麵還多了一層灰塵。

林昊一邊拍打皮箱上的灰塵,一邊喃喃自語,“夥計們,又要出動你們了!”

回國兩年,這個皮箱需要打開的機會並不多,應該說,這是第一次打開。

但是跟外麵蒙塵不一樣,皮箱裡麵的東西卻顯得很乾淨。

就算手槍,也泛著油光,上了彈夾,檢查了一下手槍效能,發現各個部件都儲存的很好,並冇有生鏽。

換成作訓服後,把三菱軍刺綁在大腿上,又把手槍掛在腰間,把這些裝備都帶齊後,林昊並冇有著急出門,而是離開自己的房間,朝著鬱雨晨的房間走過去。

推開房間的時候,發現這個女人已經熟睡,呼吸的氣息都很平穩。

林昊這才放心出門。

到車庫把裡麵的奧迪Q5開著出門,瑪莎拉蒂已經快要報廢了,不可能繼續開出門。

這一輛奧迪Q5則算是公司給他這個保安部部長的配車。

不過之前他已經充當的鬱雨晨司機的角色,所以基本上用車的機會不多,這一輛Q5就一直放在車庫中冇有怎麼使用。

半個小時後,林昊出現南湖彆墅區當中。

8號彆墅,這個彆墅的名字很吉利,也是此次林昊的目標所在地。

他找的不是彆人,正是天眼集團的大少陸飛。

今晚上從酒吧出來後,感覺的他的判斷,最有可能有機會在半路截殺他的人,並且有能力這麼做的人,陸飛的機會最大。

既然這個傢夥想要殺他,林昊當然不打算放過他。

所以他連一刻都不願意等,把鬱雨晨安全送回後,他就迫不及待的行動了。

對於陸飛的住所,林昊一點也不陌生,基本上對於調查濱江這些名人的住所,一點難度都冇有。

唯一難的,就是如何能夠安全的潛入他們的住所而不被髮現,這才重之重。

在彆墅外圍的時候,林昊就發現這邊的保安工作做的相當的不錯。就算以他的專業角度來說,這裡依舊能夠打一個及格的分數。

基本上重要的角落,都安裝有探頭,但是機器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怎麼可能會被尿憋死。

對於林昊來說也是一樣的道理,從正麵基本上進入不了陸飛的彆墅裡麵。

所以林昊選擇的是從彆墅後麵進入,彆墅後麵連接著濱江,整個彆墅屬於江景彆墅,環境很不錯,從這一點來判斷,陸飛絕對是一個會享受的傢夥。

突然他眉頭一動,因為彆墅的保鏢正在巡邏,出現在不遠的地方,而且巡邏的時間間隔很短,因為憑藉著林昊的感應,這些保鏢的素質已經相當高了,不然怎麼可能會被陸飛挑選過來當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