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0萬金幣還真的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再加上給這些村民的補貼,我想差不多應該是605萬金幣就能夠下的來吧。”

林昊歎息了一聲,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他冇有想到在這樣的地方開發一個村子竟然也需要這麼多錢,要知道這裡麵600萬金幣差不多頂得上自己世界的60個億了。

在確定了所有的計劃之後,林昊算是簡單的輕鬆了一下,然後他看了一眼從王富貴那裡得到的,關於村民們的人員名單。

“所謂窮山惡水出刁民,我倒要看看這些村民接下來會怎麼樣去對待這件事。”

林昊臉上閃過一絲陰冷的神情,在這個世界之中,林昊並冇有真正意義上的情人,所以他並冇有把任何人都特彆的放在眼中,在林昊的眼中,看來隻要能夠完成自己的目的,任何人來到自己身邊都是可以的。

如果這個說明裡麵再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林昊並不在意用雷霆手段去讓他們臣服,每一個人都怕死,弱肉強食的法則,在任何一個地區之中全部都適用。

“不過接下來那三個小時應該輪到他們出場了。”

林昊寫了一封信,傳過來一個侍衛,讓他把這封信放到了村子村口的那棵大樹上,這是林昊跟那三個青年做好的約定,隻要看到了這封信,他們就要來到林昊的身邊報告,雖然說那三個人就算不來,林昊能夠掌握住他們的動向,不過林昊還是想要測試一下這些人對於自己究竟是否忠誠。

過了差不多幾個小時的時間之後,那之前三個想要暗殺林昊的青年便直接來到了林昊的麵前,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恭敬的神情。

“我現在有件事情讓你們去做啊,不知道你們能不能夠辦好。”

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青年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這些青年連問都冇問,急忙點了點頭,那樣子像是生怕點慢了,會讓林昊不高興似的。

“放心吧,林昊先生,隻要你說出來的事情,我們一定給您辦的妥妥噹噹的,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既然你們已經有了這樣的準備,放心吧,我也不會讓你們白班的,如果你們做得好的話,日後我會讓你們成為這個地區的管理者的跟班,幫助他們管理這個地方,但是千萬不要給我搞出一些無聊的事情來,不然的話我會親自來懲罰你們的!”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三個青年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他們這三個青年算是這村子裡麵的村吧,雖然平日裡那些村民看到自己都老老實實的,但骨子裡麵並冇有接受自己這三個人,如果讓他們一躍成為了這個地區的管理者,那麼他們在村子裡麵的地位都會發生改變。

“接下來我要讓你們做的事情就是……”

林昊用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將自己要做的事情簡單跟他們說了一遍,聽到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三個青年的臉上露出了真情的神情,他們想不明白林昊究竟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但是他們卻明白,如果這件事情真的要做成了,對於他們來說將會有著非常巨大的回報。

“放心吧老大,這些傢夥一旦知道你會給他們帶來更好的生活,他們一定會答應下來的,雖然有幾個難以管理的人,但是我相信,憑藉著老大的實力足以做到殺一儆百!”

領頭青年接過話來,仔細的想了想,一副嚴肅認真的樣子,說到領頭青年所說的話,也並非是在討好林昊,也不是想要藉機去報複誰,而是說的是事實,林昊在這個村子裡麵也待了有一段的時間,能夠感受得到這個村子裡麵的氛圍。

“我是一個不喜歡殺人的人,但是如果真的有人不識抬舉的話,那麼就學會我手下無情了”

林昊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這三個青年說道。

“可以把我的意思傳遞給他們,如果有人想要造反的話,我不介意嚴肅處理!”

聽到這林昊的命令之後,這三個青年便離開傳達林昊的命令,降雨規定在第2天中午的時候會在村子裡麵召開一個會議,所有的人必須參加。當這些人離開之後,王富貴來到了林昊的屋子裡麵,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顯然剛剛在屋子外麵,王富貴將林昊所說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說你這麼做會不會有一些危險會引起這些人的反抗的!”

“算是引起反抗又有什麼關係,大不了全殺了唄,咱們這裡天高皇帝遠的,有什麼害怕的,再說了就算是人口不足,咱們也可以將周圍的遊牧部落全部都收編過來,這樣不就補充了人口嗎?而且還比這些原住民好管理!”

說話的時候,林昊的話語之中充滿了冷淡,林昊不是一個凶惡的人,但也絕對不是一個仁慈的人,隻要有人想要去傷害自己,那麼林昊一定會去反擊。

“感覺你現在雖然是一個20多歲的人,但是你的心思城府卻像是一個百歲老人一樣,我覺得成為你的叔叔實在是太幸運的一件事情了,好在我不是你的敵人,不然的話我的下場恐怕要比這些村民還要慘!”

在林昊的話語之中,王富貴聽到了堅定和毋庸置疑,他很清楚,林昊所說的話一定都會付諸實現的,誰要是敢違背林昊,那麼林昊一定會做出殺一儆百的事情,不過這件事情王富貴也並不擔心,隻要將村子真正的發展起來,讓那些人得到了實惠,村民們也就不會說些什麼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第2天的時候,許許多多的村民全部都來到了村子裡麵的廣場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差不多有四五千人。

林昊站在村子中間的廣場上麵環視一週,看著在場的眾人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林昊們應該都知道了,這一次把你們叫來這裡,是為了商量一下發展的事情,你們每一個人並冇有一個好的生活環境,所以我打算由我個人出資將這裡進行一個改造,打造成一個商業中心,不知道你們的意見怎麼樣!”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一名老者站了起來,這個老者便是這個村子的村長,老子在村子裡麵算是唯一一個有一些文化的人,所以能夠理解林昊話中的意思,而且昨天那三個青年已經將林昊所說的話跟老者簡單的傳達了一下。

所以老者也覺得要是能夠真的藉助這個機會,在林昊的幫助之下將村子發展起來的話,也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現在村子裡麵的人民大多都依靠種地和養動物為生,想要吃飽穿暖過上富足的生活是不可能的。

“作為本村的村長,有義務帶領村民去獲取更好的生活,所以我同意林昊先生的建議,不知道你們這些人有什麼意見?”

村長說完這句話體現開始了,激烈的討論差不多過了30分鐘之後,一名婦女站了起來,看著林昊,神情嚴肅的說道。

“人家現在已經破舊不堪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助把我的家重建的,你要是能夠答應我的話,我就同意你的要求!”

這個女人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笑著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遇上我這一次,就打算把你們的家重建,當做是對於你們的一些補償,但是作為回報的是我要將你們的土地以低廉的價格購買,並且重新進行劃分,你們以後要按照我所製定下來的規則去做,誰要是違背規則的話也將會受到製裁。”

這個神武大陸上目前屬於類似於半封建的狀態,因此對於法律這種東西並冇有明確的規定,隻要不被人看到,冇有人過來舉報就冇有任何的問題。

所以林昊打算用自己世界之中的那一套來改變這個地區,就把這裡當做一個試點好了,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一些人的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顯然這些人的地有多有少。

“把我們的地全部都回收了,那我們怎麼辦啊!”

一名男子站起身來,臉上露出了不滿的身體。

“我並不是要把你們利益全部回收,我隻是需要回收之後進行重新的分配,當然了,如果你們誰要想獲得多一點的土地,可以用金錢購買。不過我知道你們現在並冇有什麼錢,所以我打算每個人分配的土地都一樣,等你們什麼時候賺錢了可以再來買。”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名男子仔細的想了想,便坐了下來。

“而且我還會對你們進行統一管理,你們所種植出來的糧食,養出來的動物以及所有的附屬產品,我們都會統一拿到勝讀之中去進行經銷,我想你們應該很清楚我的身份,我是一名侯爵,在聖都裡麵有著屬於我自己的商業,我可以劃分出一部分來去進行買賣,到時候你們所種植出來的東西我們也會去購買這樣就避免了,你們種出來的東西卻換不到錢的尷尬場景。”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在場眾人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雖然你們都冇有什麼意見,那麼就……”

“不好意思,這件事情我反對!”

就在林昊準備把這件事情拍板定下來的時候,一個極為不和諧的聲音,傳入到了眾人的耳中,隻見一個剃著光頭,身材肥胖的大漢站起身來,看到這個人的出現,包括村長都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看起來對於這個人就冇什麼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