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我為什麼會邀請你們來到這裡?我想你們應該也很清楚。你們的部落不斷的騷擾著我們北方雪國的邊地安全。這件事情要是得不到一個完美的解決的話,我就打算稟告我們北方雪國的聖都,讓他們拍一隻金龍軍隊過來處理這件事情。”

簡單的吃了幾口菜之後,王富貴忽然間開口說道,聽到王富貴所說的話,其餘人的臉上也露出了凝重的神情,他們知道接下來正式的談話又開始了。

“這件事情對於我們遊牧部落來說也是一件冇有辦法的事兒,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也不願意去發動戰鬥,每一次戰鬥我們都會死傷許許多多的兄弟,這一點你們也很清楚,要不是真的逼不得已需要你們的物資來生存的話,你覺得我們會無緣無故的發動戰鬥嗎?說到底也是為了活下去而已。”

部落首領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似乎發動zha

zhe

g,這件事情是他多麼委屈似的,聽到這名部落首領所說的話,王富貴身邊的一名士兵皺了皺眉頭,而不是因為有了王富貴的命令,在他冇有發信號之前誰也不許動手的話,就算是打不過這名部落首領這名士兵你要衝上去和他打一場。

這名士兵原本是有個親哥哥跟自己在同樣的軍隊之中,他之所以可以不在意北方雪國邊地的艱苦生活,就是因為有自己親哥哥的陪伴,可是他的親哥哥卻在林昊來到這裡之前的一場zha

zhe

g之中死去了。

雖然後來因為林昊的關係幫助這名士兵報了仇,但是人死不能複生,就算是已經報仇了,可自己的哥哥依舊離開了自己。

“所以我希望咱們今天能夠有一個合理的解決方式,既解決了你們的麻煩,也解決了我們這邊的問題。”

王富貴笑著搖了搖頭,並冇有將這名首領所說的話放在心中,他知道這也僅僅是對方的推脫之詞而已。

“不知道這一次你們這種做法是你們自己的意思,還是林昊侯爵的意思,或者說是你們整個聖都的意思。”

王富貴話音剛落,部落首領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仔細的想了想之後,忽然間開口說道。

聽到這名部落首領所說的話,林昊和王富貴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哈哈大笑的簡單,部落首領並不知道林昊跟王富貴兩個人笑著什麼。

隨後王富貴將杯中之酒一飲而儘,將酒杯放在桌子上麵,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部落首領說道。

“說一句不太好聽的話,你們未免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雖然你們對於這條邊地線可能有一些威脅,但是跟整個北方雪國相比,你們真是一支不足為慮的螞蟻,我們北方雪國之所以一直冇有派大規模的視頻過來清除你們,就是因為我們有著其餘的事情要去做,也正是因為這樣,我纔將我的侄子也就是你們口中的林昊侯爵喊來了這裡,所以你覺得這件事情是我們誰的意思?”

王富貴的話讓部落這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雖然他們也承認王富貴所說的的確是事實,但是被人當著麵這麼直接的說出來,也讓他們心中感覺到有些不爽。與此同時,壓抑了很久的部落首領的護衛,猛的站起身來用手指著王富貴厲聲說道。

“我說你這個傢夥說話不要太過分了,不然的話我們會懷疑你談判的誠意了。”

“是誰給你的勇氣這麼和我的叔叔說話呢?”

陰冷無比陰冷的聲音傳入到了在場眾人的耳朵裡麵,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這名護衛的臉上露出了驚慌的神情,他此時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一件多麼白癡的事情,他剛剛之所以那麼說的原因就在於,王富貴所說的話讓他覺得自己並冇有受到重視。

就在自己發怒之後,他才反應過來,眼前的這個人並非是普通的邊地管理者,與此同時也是向與侯爵的叔叔。

林昊雙手不斷的滑動,右手一揮,再一次放射出金色的光芒,進入到了這名護衛的身體之中。

坐在一旁的部落首領想要出手阻止,但是這一切都已經晚了,隻見自己的護衛不斷的發出痛苦的聲音,而後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樣的坐在地上看到眼前的場景,部落首領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他原本以為林昊竟會直接殺死自己的護衛,可是林昊並冇有那麼做。

“這一次看在你們手裡的麵子上,我僅僅是將你身上的修為全部都廢了。如果你要再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話,就休怪我手下無情。”

林昊臉上帶著無比陰沉的神情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這名護衛默不吭聲,坐在一旁點了點頭,既然自己的修為已經被廢掉了。這樣的事情雖然並冇有殺死他,可是比殺死他更讓他覺得難受,有虛偽的時候都不是對方的對手,更何況現在自己已經冇有了修為,恐怕就算回到了部落之中,也冇有辦法再繼續跟隨在首領的身邊了。

此時部落的首領安慰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後轉過頭看著林昊。

“我知道我的手下剛剛所做的事情有些過分,但是林昊侯爵您這麼去做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覺得可以憑藉著強大的實力去壓製我們嗎?”

部落首領就算是脾氣再怎麼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也會讓他覺得不爽,自己非常信任的手下竟然就這樣當著自己的麵基被廢了修為,這種情況換做任何一個有點血性的老大都難以接受。

“不好意思,我的實力比你們強,的確是可以為所欲為,就算我把你們這些人全部都廢了,又能夠教我怎麼樣,實在逼的,我生氣了,我就調動我自己的兵馬將你們整個遊牧部落全部滅掉。”

林昊的話語之中充滿著毋庸置疑,部落首領雖然心中非常的不滿,但是也冇有說些什麼,就像林昊所說的那樣,在這個世界之中的確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隻要你擁有強大的實力,你才能夠去震懾對方,如果林昊真的憑藉自己強大的力量想要將他整個遊牧部落全部殺死,他們也會覺得無可奈何。

“我原本以為這一次你們是有著相當充足的誠意纔會過來的,原來你們僅僅是想要憑藉著自己的實力來壓製我們,要真是這樣的話也冇什麼關係,你可以直接將我們全部殺死。”

部落首領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將杯中之酒一飲而儘之後說道。

“這件事情實際上是一個誤會,如果你們要是表現的充滿誠意一點,我的侄子也不會隨意的去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麼和你說吧,我們希望你們能夠融入到北方雪國的邊地之中,戰時為兵平時為名我們也會給你充足的土地,以及建造房屋的材料。怎麼樣也比你們有木要舒服的多。”

在王富貴說完這句話之後,部落首領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纔是他們想要的一個答案,實際上部落首領他們之所以會去不斷的攻擊北方雪國的邊地,也是希望能夠在邊地之地占領一席滋味。

“我們怎麼才能夠相信你們所說的話呢?而且看起來你們這裡也是很窮的吧。”

部落首領並冇有被王富貴所說的話,帶來的喜悅衝昏了頭,他仔細的想了想說出了自己心中擔憂的事情。

“你所說的冇錯,這裡的邊地的確很窮,但是我已經以侯爵府的名義給邊地地區,撥了100萬枚金幣讓他們用來改善邊地的環境。我想有了這100萬枚金幣,足以在這裡建立出一整套的農業體係,甚至於可以建立一個小的金融城市,不僅僅能夠讓周圍的遊牧部落通商,甚至於連這個地區的經濟都能夠帶動起來。”

說到這裡,林昊的臉上露出了饒有深意的笑容。

“我想你們應該很清楚,周圍不僅僅隻有你們一個遊牧部落,我們完全可以選擇其餘的遊牧部落來跟我們合作,因為我們需要一個聽話的部落去做溝通這件事情。第一這裡麵的人非常的少,所以冇有辦法做好充足的招待以及安保工作,我們原本是打算找一兩個遊牧部落和我們去進行合作,我們為他們提供房屋和土地,甚至給他們工作時候的工資,他們為我們去負責接待和安保的工作。”

說到這裡林昊微微的頓了頓,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繼續說道。

“我們最開始之所以選擇你們的原因,也是在於你們的部落,應該是周圍這些遊牧部落之中實力最強悍的一個,雖然你們這裡實力最強的兩個人已經被我殺死了。但我相信你們剩餘的總體實力應該還會強於其餘的遊牧部落。”

“如果這就是你們提出來的條件的話,那麼我們需要仔細的考慮一下,如果你們要是不介意,今天我們是不是可以住在這裡?”

部落首領忽然間開口說道,聽到自己手裡所說的話,身旁的護衛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本來來到北方雪國的邊地裡去吃飯就已經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的,更何況在這裡居住稍有不慎,可能就會有著死亡的危險,看著自己護衛臉上擔憂的神情,部落首領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們這些傢夥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如果他們真的想要殺死咱們,你覺得憑藉著林昊侯爵的實力,你們這些人有誰能夠阻擋得了嗎?”

部落首領所說的話,讓自己護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笑容,但是這也代表了他所說的的確是事實。憑藉著林昊的實力,想要殺死他們的確是無人能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