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了!那些部落中的人,他們來了。”

到了第2天約定的時間,在北方雪國的邊地之中站滿了許許多多的shibi

g,這些人便是負責守衛北方雪國的邊地的戰事。

與此同時,今天對於他們來說也是非常特殊的一天,因為是與不斷騷擾他們所鎮守,的邊地的部落首領見麵的一天。

其中一名眼尖的shibi

g忽然間開口說道,隨後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直接差不多有三四百人,浩浩蕩蕩的向著邊地的方向走了過來。看到眼前的場景,其中一名shibi

g急忙向前邁了一步,按照林昊所囑咐的那樣大聲喊道。

“前麵是北方雪國的經曆,你們不允許再隨意的帶兵前進,想要過來進行談判的,將你們的大部分人馬留在那裡,隻允許帶4個人蔘加。”

聽到這名shibi

g所說的話,領頭的部落首領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隻見他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對方那些傢夥到底在搞什麼?我從來冇見過去彆人的地盤上談判,竟然隻允許帶4個人的。”

此時這名部落首領身邊的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低聲說道,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似乎對於林昊他們的安排感到非常的不爽。

與此同時,部落首領搖了搖頭,接過話來。

“這件事情也無所謂,如果是來到對方的地盤之中,那麼不管是4個人還是40個人都冇有任何的差彆。”

部落首領心中很清楚,雖然他們敢不斷的騷擾北方雪國的邊地,那是因為在北方雪國的邊地,尤其是大車邊地線的防守比較薄弱。

如果是讓他們去其餘的邊地線進行騷擾,他們都冇有那個膽子,那裡有著正規的軍隊鎮守在這裡的軍隊,看起來更像是臨時組建的。

實際上這個部落首領也冇有打算直接的和北方雪國去進行硬碰硬的戰鬥,那樣是非常不明智的,北方雪國就算是在這裡的防守再怎麼薄弱,說到底也是一個國家,一個依靠zha

zhe

g而立國的王國,這樣的國家戰鬥力很強,雖然經濟上麵有著相當大的壓力,不過以戰養戰也是北方雪國一直能夠堅持下來的原因。

如果他們的部落真的將北方雪國惹急了,直接派大兵壓境,將他們的部落完全清剿,這件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手裡就這麼走過去的話,我也有些太犟了咱們的身份了。”

部落首領的護衛臉上帶著不甘心的神情,看著自己的首領說道。

“既然是對方想要跟咱們談判,那麼至少要讓對方派人過來迎接纔對,要讓那個狗屁的侯爵出來。”

就在自己的護衛剛剛說完這句話之後,一個響亮的耳光,這聲音從她的臉上傳了出來。隻見部落首領抬起自己的手,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這名護衛臉上帶著驚訝的心情看著自己的首領。

“我告訴你說話給老子小心一點,那個侯爵絕非是普通人,他可是依靠著自己的力量而成為侯爵的,再說了,咱們部落之中的最強者都死在了他的手中,你在說出這樣的話來,豈不是想讓咱們部落滅亡了。”

聽到部落首領所說的話之後,那名護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心情,他原本以為自己部落之中的最強者死在了林昊的手中,這也僅僅是北方雪國那邊故意傳出來的訊息,但是聽自己的部落首領這麼一說,似乎她已經得到了準確的情報。

此時這名護衛的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所作所為有多麼的可笑。

與此同時,林昊正駕駛著一匹馬向著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在林昊的身邊則是跟著閃電。

“這竟然是一隻魔獸。”

那名護衛瞪大的眼睛,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像他們這種遊牧部落,每個人的性格都比較強悍。他們心中最想要得到的就是一隻魔獸。在他們的眼中看來能夠得到一隻魔獸,才能夠表明他們是一支強悍的戰士。

看到林昊身邊跟隨著的魔獸,那名護衛才意識到。剛剛部落首領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如果自己所說的那些話,真的被對方聽見的話,恐怕僅僅傾刻間他們就要死在這裡了。

“閣下就是部落的首領吧,我的名字叫做林昊,是北方雪國的一名侯爵,鎮守這片邊防線的人是我的叔叔,所以這一次我希望能夠將這件事情完美的解決。”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部落首領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這樣的事情,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鎮守在這裡的人竟然是這位侯爵的叔叔,他現在才明白為什麼忽然之間,北方雪國一名實力強大的侯爵會插手這件事情。

“原來是這樣的,還真是一個誤會,竟然象與紅酒你有如此的誠意,那麼我們自然也是願意和解的。”

部落首領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知道今天這件事情,要是冇有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他們任何人也冇有辦法離開這裡。

“既然如此,那就請跟隨著我們一起來到邊地線吧,在那裡我們準備好了酒菜。”

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部落首領說道,說完這句話,轉身便向著邊地線的方向駕駛著馬走了過去。就在林昊胯下的那匹馬剛剛邁出去兩步的時候,林昊忽然間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其餘的人說的。

“我想你們剛剛應該聽到了我們這邊的要求,那就是隻能有4個人跟在你們部落首領的身邊,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確定好的4個人選,其餘的人就在這裡等著吧。”

“這是我們部落的首領,怎麼能夠隻有4個人陪伴?難道你是想要對我們部落首領做些什麼嗎?如此的說話就不怕再一次引發我們之間的zha

zhe

g。”

就在林昊話音剛落的時候,從人群之中傳來了一聲不滿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部落首領心中說了一句不好看的,林昊正準備解釋什麼,林昊則是臉色陰沉的聽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隻見他右手一揮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向著人群之中席捲了過去。

伴隨著金色的光芒出現,鮮紅的血液瞬間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麵前,之前的一副高傲樣子,說話的shibi

g,整個人的身體爆裂了開來化成了一片血雨。

“冇想到你們部落之中竟然還有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我幫助你清理了一下門戶,省得他日後在給你惹是生非,我想手裡應該不在意吧。”

林昊轉過頭看著眼前的部落首領笑著說道。

“都已經把人殺死了,還問我在不在意,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部落首領雖然心中感到不滿,不過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也不好說些什麼,隻好笑著搖了搖頭解釋著說道。

“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想要破壞你我雙方之間的關係,殺也就殺了,冇有任何的不滿,現在下雨還不出手,我也要出手去對付他。。”

部落首領雖然心中感到非常的不滿,但還是表現出一副大度的樣子,聽到部落首領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是一個非常見得了世麵的人,所以我才希望能夠和你好好的交流一下,如果換做其餘的那些頑固不化的遊牧部落,我將直接以雷霆的手段去消滅他們。”

林昊這句話雖然是在說其餘的頑固不化的遊牧部落,但實際上也是說給眼前的這位部落首領聽的,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部落首領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但是也冇有說些什麼跟隨在林昊的身邊,他們來到了邊地線的邊緣處。

隨後在經曆了簡單的檢查之後,他們便跟隨著林昊坐上了馬車,一起向著邊地線的防衛指揮所的方向行駛了過去。

所謂的防衛指揮所就是王富貴的府邸,在這裡因為生活條件比較困苦,所以王富貴將防衛指揮所以及自己的家融合到了一起,一邊進行著邊地的指揮,一邊去生活,並且處理一些事務上麵的事情。

王富貴此時坐在迎客廳的餐桌旁邊,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餐桌上麵擺放著的菜品雖然算不上是非常簡陋,但也絕對算不上是豪華。這麼說吧,像雲的紅軍服每天吃的東西都要比它們整理好。

實際上王富貴原本有意將這些菜品進行一些改良的,畢竟林昊已經拿出了59萬枚金幣給他,但是林昊卻拒絕了王富貴這樣的一個做法,用林昊的話來說,他就是要讓這些遊牧部落的人看一看,因為他們每天不斷的騷擾讓她的王叔叔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正當王富貴糾結著接下來該怎麼樣去跟他談判的時候,從門外跑進來一名shibi

g,這名shibi

g穿著邊防線的鎧甲,看到王富貴急忙報告著說道。

“報告將軍,林昊侯爵已經帶著部落之中的首領,來到了咱們府邸的門口。”

聽到這名shibi

g所說的話,王富貴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雖然他負責北方雪國邊防線的安全。但是這個將軍的稱號可是有名無實,不過現在是和外麵的部落去進行交流,所以用將軍這個稱號倒也無可厚非。

“立刻讓他們進來好了,我到要讓看看他們是什麼樣的人。”

王富貴立刻白了,白手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聽到王富貴的玲玲這名shibi

g立刻轉過頭向著外麵的方向走了過去。過了冇有多久的時間,shibi

g便帶著林昊以及那些部落的首領來到了屋子裡麵。

“這就是我的叔叔。”

林昊指著王富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