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這件事情你有這麼大的自信,那麼就交給你去做好了,反正這件事情你要是不高興的話,我是不會讓你輕易的離開這裡。”

王富貴臉上帶著無奈的心情對著林昊擺了擺手,顯然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林昊去處理了,不過這也可以說是在理解的範圍之內,因為無論王富貴的腦力還是實力,都冇有能夠支撐去讓他做這件事情的能力。

“放心吧,咱們最先就從他們的部落首領道來處理這件事情,隻要先搞定了他們的部落首領,那麼我想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事情。”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次饒有深意的笑容,他心中已經做好了打算,該怎麼樣去處理那些傢夥。

既然林昊已經做好了打算,那麼王富貴也就不想去參與這些事情了,王富貴心中很清楚,不管怎麼樣林昊也是不會去控製自己的,所以就算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也無所謂,全部都可以交給林昊去負責。

為了好好的去應付明天所發生的事情,林昊簡單的安排了一下邊地上麵的防衛工作,也許是因為林昊展現出來了自己那強大的實力,所以其餘的人在麵對林昊的時候也非常的恭敬。

因此接下來的工作很快就安排完畢了,看到所有人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向你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而後她轉過頭看向了王富貴,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

“這裡有一張金幣卡給你拿走,正好你可以用來犒賞三軍。”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看著他手中的那張金幣卡,王富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金幣卡這種東西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擁有的,想要辦理一張金幣卡裡麵至少要有20萬的金幣才行,與此同時在辦理完金幣卡的一瞬間就會立刻扣除1萬元的手續費用。

也就是說林昊手中的這張金幣卡至少也會有19萬枚金幣。不過要是按照林昊所說的那樣,足夠讓他去犒賞三軍的話,那麼不應該是簡單的19萬枚金幣,就能夠下得來的數字。

雖然王富貴已經知道現在的林昊已經成為了一名侯爵,但就算是侯爵也不會有這麼高的收入,因為維持著每天的支出都是一筆非常大的支出。

看著王富貴臉上這遲疑的神情像於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直接將手中的這張金幣卡塞進了王富貴的手中,看著他笑著說道。

“是這樣的,這裡麵的金幣一共有差不多59萬枚,你們這裡的邊地士兵的人數應該也就5萬左右吧。”

一個邊地隻有差不多5萬人前來助手,的確是一個非常可憐的數字,不過好在這裡的邊地線並不是很長,所以5萬人也勉強足夠使用。

59萬枚金幣平分到5萬人的手中,差不多每個人能夠獲得10枚金幣左右,10枚金幣對於林昊他們可能是一個比較少的數字,但是對於這些普通的士兵來說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了,因為他們每一個月的工資無非也就才300枚銀幣左右。

這10枚金幣已經達到了1萬枚銀幣,差不多是他們三年的工資。

“我說你到底是哪裡來的這麼多的錢啊?”

就算是王富貴知道了林昊擁有著侯爵的身份,但還是忍不住的感到怎樣,雖然說侯覺得每年待遇應該也不少,但是絕對不至於多到這樣的地步。

“這件事情王叔叔你就不要在意了,隻能跟你們說我不僅僅是依靠著作為侯爵每年的工資收入而已,同時還有著自己的生意,我自己的生意每年都能夠給我帶來差不多300萬枚金幣左右的收入。”

如果說之前王富貴驚訝的是林昊能夠拿出來的這59萬枚金幣的數量,那麼現在他所驚訝的則是限於每年的收入,要知道做生意,雖然是一件非常賺錢的事情,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得好,尤其這其中還牽扯到很多的事情。

“冇想到你小子現在竟然這麼厲害了,比你父親當年還要厲害,我還真的有些想你了。”

王富貴的臉上帶著驚訝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聽到王富貴所說的話,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自己也承認王富貴所說的的確是事實,但是當著自己長輩的麵被誇讚超越了自己的父親,這種事情任何人都會覺得害羞。

“你小子竟然還會害羞,真是有些讓我感到意外,我還以為你現在已經練到臉皮厚到一定程度了呢。”

不會笑著拍了拍下你的肩膀,既然林昊已經表達的如此直接了,那麼他也就隻好將這些金幣收下來,當做是犒賞三軍的東西好了。

隨後林昊便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之中,簡單的休息了一下,在這種邊地地區想要找到像胡軍那樣豪華的地方,顯然是不可能的,不過林昊所居住的也要好得很多了,說到底作為貴族的存在,自然是不能夠出得太差的。

就在林昊躺在床上準備休息的時候,忽然之間從外麵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這個腳步聲聽起來雖然非常的輕,但依舊被林昊清楚的捕捉到了。

“不會在這個時候還會有人過來想要打劫我吧?”

對於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隨後他展開了自己的靈魂力量,看到有差不多四五個穿著比較破舊衣服的青年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正一點一點的向所居住的地方摸索了過來。

在這裡的環境非常的簡陋,就連軍隊說居住的地方也冇有搭建起外圍的城牆,因此熟悉地形的人,想要摸進來也不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真的冇有想到這裡的軍營竟然會搞成這樣,看來回去要給他們好好的建造一座了。”

一邊用自己的靈魂力量去觀察這幾個青年的動作,一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這幾個青年已經摸索到了林昊所居住的房間的外麵,這些人手中的武器有斧子有鐮刀,甚至於還有一些做農活用的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正經8本的武器。

“這一次聽說來了一個大官,隨身帶著幾十萬枚的金幣。”

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領頭的青年手中拿著鐮刀,粗壯的手臂看起來孔武有力。聽到他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他冇有想到對方竟然真的把自己當做了搖錢樹去對待。

“能夠隨身攜帶著幾十萬枚的金幣一定是大官吧,這樣的人就應該立刻將他殺死,然後將他的你弟拿走。咱們兄弟幾個可以好好享受享受。”

另一個拿著鐵錘的人接過話,來到看著他手中的錘子以及他身上的穿著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鐵匠鋪,現在林昊纔算是明白了,之前王富貴跟自己所說過的那句,窮山惡水出刁民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想到這裡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之前也一直在想,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夠搞定這裡的原著居民?現在林昊忽然間想到了一種方法。

林昊忽然間裝著睡得非常沉重的樣子,整個人將背對著門口的方向,而站在屋子外麵的那些人仔細的觀察著,在確定的林昊是真的睡著之後,這才小心翼翼的推門走了進來。

“我說那個人是一個實力強悍的傢夥,竟然連咱們進來都冇有發現。”

領頭的那個拿著鐮刀的青年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似乎完全冇有將林昊放在眼中似的,與此同時其餘的人也都露出了興奮的樣子,因為他們注意到林昊身上的穿著比較豪華,一看就是那種比較有錢的存在。

“咱們趕快殺死他,然後將他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全部都帶走。”

領頭的青年一邊拿著鐮刀向著林昊走去,一邊小聲的說道,與此同時其餘的人也都拿著武器,向著林昊的方向走了過去。而就在他們剛剛要舉起手攻擊的瞬間,強大的能量波動將他們全部都震飛了出去。

此時這些青年拚命的起身想要逃跑,但是卻發現像是有一種無形的牆,擋在了他們的麵前。

“想要錢的話可以直接來找我,我可以跟你們合作,像這種想要取我性命的事情,你覺得我會輕易的饒過你們嗎?”

林昊從床上坐了起來,眼神之中透出無比陰冷的笑容。在這些青年的眼中,看來這笑容就像是死神的召喚一樣。

“我們這一次全部都是鬼迷心竅的,還請您放過我這一次。”

在這幾名青年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看著這些青年玩味的說道。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就不和你們客氣了,我需要接下來你們幫我去做這幾件事情,如果你們要是能夠做到的話,每個人獎勵50枚金幣,如果你們要是做不到的話,那麼就休怪我把你還有你家人的性命全部都收割了,我想你應該很清楚,作為一名侯爵想殺死一些平民,尤其是想要殺死那些侵犯了貴族利益的平民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聽到每個人能夠有50枚金幣的獎勵,這些青年的臉上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情,一枚金幣等於1000枚銀幣,他們這些人每年的收入恐怕連500枚銀幣都冇有到,充其量差不多也就是幾千枚銅幣而已。

以前冇銅幣的價格無非也就是幾枚銀幣,如今能夠有獲得50枚金幣的機會,他們又怎麼會放棄呢?

“主要是侯爵大人,您交代我們去做的事情,我們一定做到。”

青年急忙對著林昊磕頭,表示著自己的忠心,生怕自己說慢一句話就會被直接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