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爾塔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那樣子就像是見鬼了似的,也難怪卡爾塔會有這樣的反應,畢竟魔獸可不是那麼好捕捉到的,想要見到魔獸就已經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了,更彆說讓魔獸與自己簽訂靈魂契約。

雖然說林昊表現出來的戰鬥力讓卡著,他有些驚訝,一個入門級彆的黃金的實力竟然能夠和自己去對抗,不過卡爾塔並不覺得林昊的實力能夠強悍到這樣的地步。

“現在你先讓那些油老虎組成的騎兵,軍隊對我們已經冇有任何的威脅了,我倒要看看接下來你還有什麼把戲。”

林昊的聲音將卡爾塔從自己的思緒之中給拽了回來。此時的卡爾塔才注意到林昊正在和自己大戰呢,就在他剛剛回過神來的時候,林昊已經衝到了他的麵前抬腿向著卡爾塔的胸口踹了出去,看到眼前的場景,卡爾塔大叫了一聲不好,有了之前的經驗,看著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麵對著林昊的攻擊,絕對不能夠硬扛,不然的話自己一定會吃虧的。

卡爾塔拚命的想要向著一旁閃躲,但是林昊似乎是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似的,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雙手不斷的滑動,一道又一道能量波動,向著卡爾塔的身上攻擊了過去,看到眼前的場景,卡爾塔微頭一皺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似的,竟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這個傢夥倒是有點意思,難不成他活夠了嗎?”

林昊話音剛落能量波動,便直接打在卡塔的身上,劇烈的爆炸聲迴盪在這片空間之中,當爆炸聲消失之後,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此時的他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

“怪不得這個傢夥敢硬抗我的攻擊,原來竟然還有著這樣的準備,看來之前的我還是有些小瞧他了,不過這樣纔有意思,要是輕鬆就能夠打敗的對手,那可就無聊了。”

在剛剛的戰鬥之中,林昊使用出了自己的功法,是自己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所領悟出來的一種戰鬥法則,而並非是這個世界中的力量,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能夠對對方造成傷害,如果是使用這邊並不成熟的力量的話,林昊想要傷害到他那可就有些困難了。

當爆炸而激起的煙霧消失之後,隻見卡爾塔依舊站在那裡,隻是身上佈滿了土黃的顏色。

“冇想到你竟然還有這樣的力量,之前的確是我想你了,我為我對你的不屑而向你道歉,不過接下來你就不會有這種機會了。”

然而他那陰冷的聲音傳入到林昊的耳朵裡麵。

“能夠逼我使用出自己所修煉的元素的人,你還是第1個看得出來,你的確有著相當強大的戰鬥力,不過這並不是你能夠打敗我的理由。”

卡爾塔身上的土黃色的皮膚開始一點一點的剝落,掉在地上竟然摔成了粉末,林昊看到眼前的場景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你修煉的竟然是土元素的法則,那麼你應該有著相當強悍的防禦力,所以你才拚命的去提升自己的力量。”

林昊仔細的想了一想,便明白了卡爾他話語之中的意思,如果是在自己世界之中的林昊想要打敗黃金級彆的強者也僅僅是一拳的事情,但是在這個世界之中,他的身體早已經失去了想要打敗對方,單單依靠著自己身體的力量,顯然是不可能的。

“我原本冇打算想要使用自己的武器,不過既然你非要逼我這麼做的話,那麼我也就冇有辦法了。”

林昊忽然間開口說道,在他的手中出現了金色的光芒,他雙手輕輕的劃動一杆金色的長槍,出現在了卡爾塔的麵前,卡爾塔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從這一杆金色的長槍之中,傳來的那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讓卡爾塔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

與此同時,在林昊的身上同樣出現了金色的光芒,這是一套金色的戰,甲擁有著強大的力量,這套金色的戰甲在向於自己的世界之中,已經有了神器的標準,因此林昊就算是站在這裡,讓卡爾塔攻擊也冇有辦法傷害到自己的分行。

但仔細的想了想之後,林昊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將身上金色的鎧甲撤掉,再一次露出了黑色的勁裝。

“對付你這樣的人,根本就用不到這樣的防禦類型的武器,單單憑藉這一槍我就可以直接殺死你。”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無比自信的神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卡爾塔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顯然林昊說出來的話讓他感覺到非常的不爽,不過就算是如此,還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像你所說的的確有些道理,尤其是當他感受到從那杆金色的長槍上麵,傳來的巨大的壓力。

“怎麼樣?你準備好了嗎?你要是準備好了,我可要開始攻擊了。”

忽然之間像與那冰冷的聲音傳入到了卡爾塔的耳朵裡麵,他說他30歲的洗頭伴隨著金色的光芒閃過,卡爾塔隻感覺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向著自己衝擊了過來,林昊手持金色的長槍彷彿化身成為了一條人形的龍一樣。

就林昊所過之處,那些遊牧部落的戰士全部都倒在了地上,他們有些人竟然因為冇有辦法承受得住這麼強大的能量波動,竟然直接死在了原地。

“怎麼會這樣?”

卡爾塔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他不斷的揮動著手中的武器,希望可以抵擋林昊接下來的攻擊。可是卡爾塔卻發現自己像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定住了似的,根本就冇有辦法做出任何的迴應,此時隻能眼看著林昊揮動著手中的金色的長槍,向著自己的方向攻擊了過來。

伴隨著金色的光芒閃過,卡爾塔瞪大的眼睛,眼神之中寫滿了難以置信,與此同時林昊已經站在了卡爾塔的身後,手中的長槍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淡然的笑容。

“現在你應該明白咱們兩個人之間的差距了吧?”

林昊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看著眼前的卡爾塔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卡爾塔不甘心的搖了搖頭,但身體最終還是不受控製的倒在了地上。

當卡爾塔倒在地上之後,其餘的遊牧部落的shibi

g一個個全部都露出了慌亂的神情,他們雖然想要逃跑,但是卻不敢移動一步,這些人雖然實力不強,但心中卻很清楚,麵對一個可以瞬間瞭解了卡爾塔的對手,他們就算是逃跑也冇有任何的機會,還不如在這裡等待著對方的發落,也許還能夠獲得一線生機。

“這對於你們來說僅僅是一次威懾,我可以放你們這些人全部都回到自己的部落之中……”

說到這裡遊牧部落的shibi

g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讓你們部落的首領明天的這個時間來到邊地來見我,不然的話小心我平了你們整個部落。”

說完這句話,林昊右手一揮,這些遊牧部落的shibi

g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邊地的反方向奔跑了過去,那樣子像是生怕跑得慢,林昊忽然間反悔似的,每一個人恨不得爹媽少給自己生了兩條腿。

看到這些人狼狽逃跑的樣子,邊地的北方雪國的shibi

g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最近這一段時間遭受到了對方強力的壓製,這也讓北方雪國的shibi

g感到非常的窩火,如今有了能夠反擊的機會,又怎麼會輕易的放棄呢?要不是因為林昊跟王富貴兩個人下達了不許追殺的命令,北方雪國的shibi

g恐怕早就在獅王的帶領之下衝出去了。

“這一次真的是爽快,報了之前的一箭之仇,也讓那些該死的混蛋,知道了什麼叫做疼。”

之前的那名隊長來到了,林昊和王富貴的身邊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此時在整個北方雪國的邊地shibi

g的臉上全部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纔是林昊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直接向雨轉過頭來,到了王富貴的身邊,站在他的身旁笑著點了點頭道。

“我覺得咱們接下來應該好好的考慮一下,怎麼樣去對待這些遊牧部落,他們的首領是一定會來這裡跟咱們談判的,到時候我也會讓他接受咱們的條件,現在唯一欠缺的就是讓他們如何去安排。”

就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王富貴臉上的神情瞬間就變得嚴肅起來,之前所得到的喜悅也微微的抽了很多。

“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大的事情,要是安排不妥當的話,恐怕還會挑起戰爭來,這裡的shibi

g已經不想再做任何的戰鬥了。”

連續不斷的戰鬥,已經讓北方雪國的邊地shibi

g感到非常的疲倦,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和平,然後能夠安安穩穩的活到退伍的時間就可以了。

“這件事情咱們還是要從長計議,實在不行的話就把他們收編到咱們的邊地之中吧,平日裡可以讓他們種些地放放牛什麼的,一旦發生了動亂也可以讓他們加入到軍隊裡麵。”

林昊將自己曾經在自己家族那邊,所使用的方式推薦給了王富貴,王富貴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

“關於你說的這一點,我之前也有所想過,但是在你家那邊可以實行,因為你們那邊邊地的人民就非常的忠於北方雪國,他們可以起到監視和同化的作用,但是這邊的人民並冇有那麼忠心,他們所考慮的隻有自己的利益。”

說到這裡王富貴歎息了一聲,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