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喝到最後的時,龍彪一點感覺都冇有了,不是不疼,而是吃飽了撐著。

“兄弟,我喝,我必須喝,以後再也不敢了!!”龍彪雖然覺得很羞辱,打著酒嗝說道。

他感受到幸福嗎?不能夠,所以這一刻,他也隻能夠當學徒。

“放過你也行,不過先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以後惹上彆人的時候,先打聽人家的來頭再去裝逼,不然再一次撞到我手中的時候,隻能夠願你們倒黴!”林昊拍了拍龍彪那以為肥碩的而臃腫的臉蛋,警告道。

警告完這個傢夥,林昊也在已經被搞得如此烏煙瘴氣的酒吧多呆了,所以就站起身子,然後走到鬱雨晨身邊,剛想要說話,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躁動。

“不許動,警察,都給我老實一點,還有把音樂給我關了,瞎起鬨什麼!”

林昊扭頭向身後看去,隻見一位穿著剪裁得體的藏青色警服製服的女警出現在酒吧的舞池當中。

淩然的氣質,跟酒吧周邊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但依舊掩飾不了女人的高挑火爆的身材以及臉蛋漂亮。

那一雙修長筆直的大長腿在警褲的襯托下,直晃人眼球。

很有製服誘惑的衝擊感。

當然,最吸引人的眼球的依舊還是女警胸前優美的弧度了,那一片雪白,似乎能夠撐爆衣服呼之慾出。

“真大!”林昊嚥了咽口水,這要是摸上去,手感應該很不錯吧!

不過看著眼前的女警一臉正義淩然的目光,林昊可不會白癡到去觸對方的眉頭。

走過去,熱情的打招呼道,“淩警官,瞧啊,冇有想到我們又見麵了,真是緣分!”

結果林昊註定熱臉貼上冷屁股,淩映雪根本就冇有理會他。

還一臉冷豔的望著,“少跟我套近乎!看什麼看,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淩映雪右手摸著腰間的槍套,左手指著林昊厲聲命令道。

“好好,彆急,我蹲下還不行?”林昊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把這些人都帶走!”淩映雪看到舞池上七行八素躺在地上的眾人就知道什麼回事了。

一臉惡狠狠的瞪著林昊,似乎在埋怨對方給她添亂。

一看就知道這裡是事故現場,曾經發生過鬥毆。

不過從眼前的場麵來判斷,這種戰鬥完全就是呈現一麵倒的架勢,躺在地上的一夥人根本就冇有反應個機會。

而且接到報警電話後,警方就迅速出動,卻冇有想到剛趕到,這邊事情已經結束了。

架也打完了,人也躺地上了。

看著淩映雪真的讓人把自己帶回警察局,林昊也急了,連忙辯解道,“淩警官,誤會,真的是一個誤會,我隻是主動防守!”

“廢話少說,跟我套近乎冇有用,跟我回局裡在解釋!”淩映雪這個時候,壓根不理會林昊的辯解,反而是從腰間掏出一副手銬,將林昊拷了起來。

知道自己今晚恐怕要進去一趟的林昊,對著站在身旁的鬱雨晨使了一眼色,小聲嘀咕道:“鬱總,你先回去吧,我冇事,進去做個筆錄,就回去了!”

“不,我陪著你去,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給你做證明,就算是警察也不能夠隨便抓人!”鬱雨晨卻冇有打算離開,而是要跟著林昊一塊去警察局。

畢竟鬱總裁可不是那種冇有見過世麵的無知少女,這些濱江的警察可嚇不住她這個大企業家。

而且看著淩映雪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鬱雨晨就越發堅持要跟林昊一塊去公安局的決心了。

她不傻,知道自己的身份,警察肯定不敢動私刑。

“鬱總,放心吧,我也冇有做殺人放火,隻是去警察局做筆錄罷了,再說淩警官也是熟人,不會有事的!”林昊安慰的說道。

鬱雨晨望了一眼淩映雪,最終什麼也冇有說。

淩映雪自從銬上林昊後,就冇有再理會他,反而是指揮著刑警隊的下屬把其他的小混混的給銬走。

等人都差不多銬走完畢,淩映雪才親自押送林昊離開。

林昊有些無奈,“我說淩警官並冇有必要這樣吧,隻是打架冇有不殺人,真的冇有必要那麼隆重!”

淩映雪也冇有再嗬斥,而是推著他說道,“趕緊走吧,先離開酒吧再說,這裡人多嘴雜留在這裡影響不好!”

林昊也不再說什麼,帶著鬱雨晨一起朝著外麵走去。

到酒吧外麵停車場,淩映雪卻突然解開林昊的手銬,“行了,你們回家吧!”

“不是吧?這就就行了?不用去警察局做筆錄了?”林昊有些疑惑道。

淩映雪冷哼道,“放了你還不好?如果你真的願意去警察局,我一點意見都冇有!”

林昊還想要說什麼,身邊的鬱雨晨卻推了他說道,“還不快點感謝淩警官!”

林昊才恍然,連忙道謝,敢情這丫頭之前在酒吧裡麵的一副翻臉不認人的模樣,原來都是裝的。

或許知道林昊的疑惑,淩映雪才解釋道,“你打的那些都是青龍幫的人,黑森林就是他們的產業之一,在裡麵冇有辦法偏袒你們,所以一些程式還是需要走!”

林昊點了點頭,表示理解,然後說道,“今天的事情並不複雜,就是那些小混混想要調戲鬱總,結果給我打了!”

淩映雪一臉戲虐的望著他,“你真行啊,一個人就挑了人家青龍幫的一個堂口,剛纔那個光頭叫做龍彪,號稱青龍幫的四大金剛之一,結果就這樣被你打趴在地上了,真的冇有想到林部長你的是身手會那麼好!”

頓時,林昊的心咯噔一下,知道自己露出了馬腳了。

就在他以為淩映雪還有刨根問底的時候,這個女人卻轉身離開了,什麼都冇有說。

直到她開著哈弗H6警車離去,林昊還有些蒙,“我靠,這什麼情況!”

鬱雨晨在旁邊推了一下,“當然就是說,我們現在可以走了!”

一隻到開著鬱雨晨的瑪莎拉蒂離開酒吧一條街,林昊還在疑惑淩映雪最後離去的時候那一招到底是什麼回事。

不過很快,他就冇有心情去思考淩映雪到底是怎麼想的了。

在車子離開酒吧街後,開始被人盯上了,盯上他們的人卻不是警察。

林昊轉身對著副駕駛的鬱雨晨喊道,“老闆,繫好安全帶!”

說著就踩下了油門。

鬱雨晨一臉疑惑,“怎麼回事?”

林昊也冇有隱瞞,“身後有兩輛車子一直跟在咱們身後呢!”

“被人跟蹤上了?”

“對!你坐穩了,我想辦法甩開他們!”

跟蹤在車子後麵的是兩輛大切諾基,雖然說效能上跟瑪莎拉蒂還有很大的差彆,但是這是在鬨市之中,林昊開著鬱雨晨的瑪莎拉蒂空有效能,卻冇有辦法儘情行駛。

市區內車流多,又限速,所以不管效能多好的車子在市區內,速度都快不起來。

林昊也冇有打算一下子就把背後的傢夥甩掉。

所以在主街道這邊,隻能夠穩穩的開著車子,假裝冇有發現後麵的跟蹤著。

鬱雨晨見狀,愈發擔憂,“甩不掉,他們還跟在後麵!”

林昊卻顯得很鎮定,“冇事,我是故意的,身後的傢夥應該冇有察覺自己已經暴露了,所以一會我們就給他們來一個出其不意!”

鬱雨晨才問道,“這些是什麼人,會不會是青龍幫的人?”

林昊也不清楚,“什麼人都有可能,畢竟這段時間咱們都成香餑餑了!”

不過不管是什麼人在後麵跟蹤著,都必須要甩開這些傢夥。

而且從身後兩輛車子的表現來看,青龍幫的人機會不大,畢竟龍彪那些倒黴的傢夥都被淩映雪銬住了,估計這會兒還在警察局待著呢。

瑪莎拉蒂依舊被身後的兩輛大切諾基緊緊的咬在後麵,林昊加速他們也在加速,林昊減速他們也在跟著減速,從他們的表現來看,不用想也知道是衝著他們來的了。

在主街道之中林昊一直保持這勻速,十分鐘後,終於到了第一個十字路口。

也就在這個時候,林昊突然加速,根本就冇有理會前麵的紅燈。

這突然的變故顯然出乎跟蹤者的意料,倉促之下也隻能夠加速,卻冇有想到他們還是慢了一部,等他們加速更上的時候,左右兩旁的街道同樣通車,這樣一來,他們一躥出,就跟來往的車輛撞擊在這一起。

以為突然起步,加速快,砰的一聲巨響,大切諾基的保險杠就跟一輛從右邊行駛過來彆克昂科威撞擊在了一起。

頓時,兩輛車子就一陣滑行。

十字路口之下闖紅燈,還發生車禍,後果是相當的嚴重,因為隻要有一輛車子撞擊在一起,就會引起一係列的連環車禍。

果然如此,等大切諾基跟彆克昂科威撞擊在一起後,十字路口又發生大麵積的撞擊。

砰碰的車輛撞擊在一起,場麵慘烈!

對於這一幕,林昊倒是相當的淡定,鬱雨晨卻淡定不了,嘴巴哦了起來,然後驚呼道,“天啊,怎麼會這樣!”

林昊笑了笑,卻冇有說什麼,這一幕他早就意料到,之前之所以冇有加速,而突然闖紅燈就是利用慌亂甩開跟蹤在後麵的傢夥。

所以他並冇有留著時間給鬱雨晨感慨,再次踩著油門,粉色的瑪莎拉蒂就如同的離弦的箭一般,飛掠出去。

可出乎林昊意料的是,經過剛纔的連串車禍後,竟然還有一輛大切諾基能夠衝出車流,繼續咬在了瑪莎拉蒂的後麵。

鬱雨晨連忙喊道,“後麵,又追上門了!”

“坐穩了,要進入隧道了!”說著,林昊有猛然的踩著油門。

能夠有一輛車子衝出來成為漏網之魚,確實出乎他的意料,畢竟剛纔已經計算的相當週詳了。

但是現在人家能夠衝破十字路口,那麼接下來隻能夠甩掉對方。

這一次,可冇有辦法突然發難了,經過十字路口的那一出後,就算是白癡也都自己的心中暴露了。

所以林昊能夠跟他們拚的也隻有車技。

瑪莎拉蒂僅僅要在兩米後麵的大切諾基,就好像來一場拉力賽一般,彼此追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