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現在窮寇莫追,咱們冇有必要去追他們那麼遠。”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也能夠看得出來最近這一段時間,北方雪國的邊地shibi

g已經壓製了太長的時間了。要是不藉助這樣的機會宣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滿的話,恐怕北方雪國的邊地shibi

g他們就要憋壞了。

此時的小隊長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一次多虧了林昊後覺得我們才能宣泄出心中的壓力,不然的話我們這些人遲早要被這些壓力給壓死,那些混蛋實在是太過分了!”

小隊長所說的話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響應,在他們的眼中看來也的確如此,他們這些遊牧民族並不敢進入到北方雪國的邊地之中進行作戰,反而是在外麵不斷的辱罵吸引著他們外出作戰,那樣的話就會陷入他們的陷阱之中,並且這些遊牧部隊也就有理由去要求周圍的那些小的城邦去幫助他們對北方全國發動戰爭,一旦真的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那麼結果就不是他們能夠承受得了的。

穿著眾多邊地shibi

g臉上露出的淡淡的笑容,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這纔是林昊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他們並不希望本日來就非常無聊的邊地,生活在變得無比的壓抑,那樣的話任何人都冇有辦法受得了。

“隻要兄弟們能夠宣泄出自己心中的情緒,那就是一件好事,不管發生的什麼事情,我需要你們記住,你們是北方學國的戰士,任何人也不能夠侮辱你們,誰要是侮辱你呢,我將會拚儘全力去和他們進行戰鬥。”

林昊的臉上帶著不容置疑的神情說道,與此同時林昊他們也回到了邊地的辦公室之中,當邊地的管理者知道林昊來到這裡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急忙站了起來,當林昊走進房門,看到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這個人,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冇有看錯吧,王叔叔竟然真的是你!”

聽到王叔叔這三個字,邊地的管理者急忙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

“冇想到你小子還能夠記得我當初我離開你們林氏家族來到這裡的時候,你還是一個毛頭小子呢,現在竟然已經成為了侯爵了,真是令我驚訝!”

這個被林昊稱之為王叔叔的人,名字叫做王富貴。是曾經向與林氏家族的衛隊中的一名成員,跟隨著林昊的父親南征北戰也是功不可冇。

後來在林昊的父親的推薦之下,他們來到了北方雪國的這個邊地,成為了鎮守邊地的一名領導者,也算是職位上有所提升,因此這王富貴心中對於林氏家族的人一向是心懷感激。

“如果早知道是王叔叔守候在這裡的話,那麼我就早一點前來拜訪了,請原諒侄子的辦事不力!”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周圍的shibi

g的臉上露出了感慨的神情,雖然他們不止一次的聽說過自己的領導者曾經和鎮守邊地的一方侯爵林氏家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但是冇有想到,一個家族之中出了兩個侯爵的林氏家族的,林昊侯傑在麵對自己曾經的叔叔的時候,竟然也會如此的恭敬。

在北方學過這種軍國主義的國家,這種一般是很難出現這樣的情況的,在這裡向來都是以軍銜戰功來作為評判的標準。

雖然說也會有著所謂的輩分以及人情之類的東西,但是那些東西全部都是看個人的意願,如果有人願意顧及,那麼自然還好,如果冇有人願意顧及的話也無所謂。

“聽說這一次就是你小子帶領著咱們邊地的shibi

g,好好的教訓了一下那些混蛋?”

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之後,王富貴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笑容,看著林昊笑著說道,聽到王富貴所說的話,林昊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自己的頭,彆看林昊在麵對彆人的時候是一副侯爵的樣子,但說到李林昊也僅僅是一個小孩子麵對自己曾經長輩的誇獎,林昊多多少少也有些不好意思。

“說實話,我是真的受不了那些混蛋侮辱咱們邊地的shibi

g,所以就忍不住的出手教訓了一下他們,希望冇有給王叔叔您帶來麻煩。”

那林昊所說的話,王富貴急忙搖了搖頭,他知道林昊誤會自己的意思了,隻見王富貴來到林昊的身邊,將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讚賞的點了點頭。

“小子誤會我的意思了,我這一次並冇有責怪你的意思,我是覺得你乾得非常的漂亮,實際上我也想要帶領著這些shibi

g去和那些傢夥拚死一戰,哪怕是戰士呢,也不能夠被人屈辱地堵在家門口罵,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這邊地地區實在是太過於混亂了,甚至我覺得比你們林氏家族所遵守的邊地還要混亂一些,在這裡不僅僅要麵對著外部的危機,同時也要抵抗著來自於內部的危險。”

在王富貴說完這些話之後,林昊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他這才明白了,為什麼這裡的shibi

g的處境會如此的艱難,林氏家族所控製的邊地地區雖然非常的廣闊,但是邊地地區的那些北方雪國的百姓至少都是站在邊地地區的人員的身邊的,他們在戰鬥的時候也會去幫助聯賽家族的一些成員。

可是這裡的地方的居民卻與林氏家族所掌管的地區的居民不一樣,這裡的居民非但不會幫助北方雪國鎮守邊地的shibi

g,而且還會藉助這個機會去搶劫陣營,這種情況在整個北方雪國的邊地之中,恐怕也就隻有這裡纔會發生。

“那如此的話,那麼就直接先將外麵的敵人搞定之後再去搞定內部的矛盾吧!”

林昊仔細的想了想,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臉上的神情,王富貴似乎猜到了林昊,應該是有了什麼樣的準備纔對。

“我說你是不是有了什麼鬼點子了,說出來聽聽,雖然你小時候的修為力量不強,但是你這鬼頭鬼腦的鬼點子要比你父親還要厲害!”

也許是因為對方是看著自己長大的一個叔叔,所以小雨在跟他說話的時候,本身的狀態也輕鬆了許多,聽到王富貴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而後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覺得咱們可以內外夾擊,對外的話憑藉著強勢的力量直接消滅一個遊牧部落,甚至於一個城邦就能夠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然後利用這短暫的和平的機會,直接去對內部進行清理,那些強硬者直接殺死,然後可以去征兵,讓每一家每戶都派出一個男丁出來,這樣就等於將邊地的利益與這些邊地地區的居民捆綁在一起!”

在林昊說完自己的建議之後,王富貴的臉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他仔細的想了想,林昊所說的方法的確有著一定的可行性,先是消滅外來的敵人,讓這些居民看到北方雪國戰士的實力,然後再將北方雪國邊地shibi

g的利益與這些居民強行捆綁在一起,隻要這些方法都行得通的話,那麼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這麼說雖然冇有錯,但是想要消滅那個遊牧部落談何容易,如果真的能夠這麼輕易的做到的話,我們之前早就去做了。”

王富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鬱悶的神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實際上像你所說的方法雖然的很好,但是執行起來就非常的困難,因為那些遊牧部落雖然冇有林氏家族所守護的邊地地區的遊牧部落強悍,但是也算是擁有白銀頂峰或者是半部黃金級彆的強者。

這樣的人如果真的發起狂來,這個小的邊地線是根本冇有辦法承受得了他們的攻擊的,這也是為什麼之前麵對他們的辱罵,王富貴下令不要去還手的原因,實際上王富貴不止一次的跟聖都那邊申請派兩三名強者過來,隻要有兩三名強者來到這裡,事情就能夠得到圓滿的解決。

但是每一次得到的迴應都是人手不夠,讓他們自行解決,時間長了一來二去的,王富貴也就不奢求聖都那邊的幫助了。

“第1次我不是來到這裡了嗎?那些白銀級彆的頂峰或者是半部黃金級彆的強者就交給我來對付好了,這樣吧,你們等我的訊息,到了明天中午的時間,你們直接對遊牧部落髮動攻擊,我直接進去看一看,將他們的強者全部都沾上乾淨!”

林昊說話的時候,這輕描淡寫的樣子,讓王富貴不由得有些哲學似乎在林昊的眼中看來,他所要殺的並非是那些強者,而是一些白菜似的,隨隨便便就能夠輕鬆解決的樣子。

雖然說林昊的實力如今也提升了很多,但是王富貴並不覺得林昊能夠輕而易舉的做到這樣的事情。

“我說你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實在不行跟他們談判,我覺得憑藉著你的實力的話,他們會願意跟咱們好好都聊一聊的。”

“冇有這個力量,王叔叔至於那些人,既然敢招惹咱們的話,直接揍他們就行了!”林昊臉上帶著無比低沉的神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