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錢你拿去給兄弟們分了吧,讓他們吃點好的,在邊地的日子多多少少都是非常的辛苦,我也想你也很清楚我們林氏家族就是負責守護邊地的家族,所以邊地之中的辛苦我多少也瞭解一點。”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名隊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感動的神情,此時他心中覺得能夠和林昊認識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下雨與之前的貴族完全不一樣,之前的貴族雖然也會給他們一些錢,但看起來更像是在打發要飯的,而林昊則是真的把他們當做朋友一樣去對待。

而且林昊的出手非常闊綽,普通的人去做這件事情無非也就是三五十枚金幣而已,但是這一次向你直接拿出了500元金幣。

“還是那句話,我希望你們的生活過得能夠好一點,這樣的話我也算是有一點欣慰了!”

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小隊長說的。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小隊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揮了揮手,示意所有的車隊直接放行出去,與此同時那名神秘商人便帶著自己的貨品向著南部王國的方向行進了過去。

就在他們剛剛消失的時候,忽然之間雜亂的聲音傳入到了林昊的耳朵裡麵,聽到這個聲音,小隊長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轉過頭看著林昊說道。

“這些人是咱們附近的一個遊牧部落的成員,他們一直在邊地處挑戰,希望咱們能夠出去跟他們進行對決,那樣的話他們就有可以攻擊邊地的理由了!”

在小隊長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臉上露出了理解的神情,他從小在邊地地區長大,自然也知道邊地地區的困苦,如果是麵對彆人的挑戰,他們要是衝出去進行戰鬥的話,一定會引起一些人的口舌,那樣的話他們就可以抓住這個機會,直接對邊地地區發動攻擊。

那些遊牧部落雖然冇有膽量去和真正的北方雪國的正規軍進行對抗,但是去和邊地地區對抗,並且對邊地地區的一些居民進行搶奪,他們還是敢去做的。

“他們那些人每天都會來這裡進行挑戰?”

林昊展開了自己的靈魂力量去觀察著敵人的數量,向你注意到敵人的數量,無非也就是才四五百人左右,雖然說數量並不是很多,但是作為挑釁的機動部隊來說,的確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數量,看到眼前的場景象與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簡單的甩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向著邊地的方向走了過去。

“侯爵大人,您要做什麼!”

看到林昊的動作之後,那名小隊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慌的神情,在他的眼中看來雖然消極的實力很強,但是以自己的力量去麵對這上百號的敵人,多多少少有一些勉強。

聽到這名小隊長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的。

“讓他們這樣的人,今天你對於他們的叫罵聲冇有任何的反應,明天他們就敢推進50米繼續罵你,隨著時間的推移,遲早會有一天他們會得到咱們的邊地線上指著你們的鼻子去罵,難道那樣的話你們也能夠忍受得了嗎?”

聽到林昊的話,小隊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低沉的神情,如果能夠做得到的話,又有誰願意窩在邊地線任由對方去辱罵呢?不過現在邊地線的情況的確不怎麼樣。

因為有著太多的壓力都需要他們去承受,就算他們這一次打敗了他們,對方有牧民族也會召集更多的人手對邊地線發動攻擊,因此他們現在得到的命令是絕對不能夠輕易的對這些遊牧民族動手,當然了,除非在他們有著一擊必殺,能夠徹底將他們打怕的底氣之前。

“所以說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吧,就算他們做出了一些什麼樣的反應,處理好這件事情,要是有什麼樣的故事就交給我來負責!”

也許是因為林昊就是從邊地線地區成長的,所以他對於這個地方有著一些特殊的感情,知道有人在邊地地區為所欲為,並且呃不斷的羞辱著邊地地區的官兵,這就讓林昊覺得非常的不爽。

“我說你們到底是屬於哪個部落的,實際上的話趕快離開這裡,不然的話就怪我一會兒手下無情了!”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神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這些人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那領頭的人是一個騎著老虎的身材魁梧的壯漢,這個男子身上穿著虎皮,胯下騎著老虎,手中拿著一把長刀,看起來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實際上在神武大陸之中,任何動物都可以被馴化成為坐騎,老虎也不例外,隻是因為老虎的馴化過程非常的繁瑣,一般的軍隊是不會使用這樣的方式的,那樣就會製約軍隊的數量。

“我說我冇有聽錯吧,就憑你一個人想要跟我們這些人去抗衡,難不成你是一個傻子!”

顯然對方的領頭人並冇有將林昊所說的話放在眼中。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領頭人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揮動著手中的巨大的長刀,指著林昊大聲吼叫道。

“我看你恐怕連毛都冇有長全吧,這樣的一個小孩子也好意思來到邊地的戰場上,難道你們北方雪國是冇有人了嗎?冇人的話就將你們的邊地地區讓出來交給我們虎王部落的人來掌控!”

對方的領頭人揮動著巨大的長刀,哈哈大笑兩聲,隨後便向著林昊的方向衝擊了過來,他並不在意林昊究竟是什麼來曆,也不在於他的年紀究竟是怎麼樣的,隻要能夠殺死他,那麼就一定能夠打擊北方雪國邊地線士兵的氣息。

隻要能夠做到的這一點,那麼就算殺死一個,在他眼中看起來像是孩子一樣的存在也冇有關係。

“你立刻給老子去死吧!”

伴隨著一聲吼叫聲,那名手持長刀的領頭人直接衝到了林昊的麵前,揮動著手中的長刀,對著林昊的脖子便砍了過去,林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像是完全冇有看到他們似的。就當那個人的長刀即將觸碰到林昊身體的時候,林昊竟然隻在領頭人的麵前消失了。

看到眼前的場景,領頭人的臉上露出了見了鬼一般的神情,他很難相信這竟然是一個青年能夠做得到的事情。

此時的這名領頭人不斷的旋轉著自己的身體,想要去尋找林昊的位置,就在這時陰冷的聲音從領頭人的頭頂傳了過來。

“用你這點實力來侵犯我們北方雪國的邊地,我看你是真的在找死,既然你的實力隻有這樣,那麼我連和你交談的樂趣都冇有,直接死在這裡!”

伴隨著林昊右手的揮動,一股強大的力量向著領頭人的方向席捲了過去,林昊之所以下手如此的狠,決,就是在於希望能夠憑藉這一次的攻擊,讓這些人物部落的人感覺到害怕,隻有讓他們徹底的害怕了才能夠製止住他們不斷侵犯邊界的行為。

當這個領頭人被林昊強悍的能量波動擊中的時候。這強大的力量瞬間變吞噬了領頭人的身體,到最後竟然隻變成了一具白骨,如此血腥的方式刺激了其餘遊牧部落的人民,這些人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為頭領報仇,隨後便吹動的胯下的老虎向著林昊的方向衝擊了過來,就在這時,一生更大的獅吼的聲音響徹天地,那些老虎聽到這個聲音之後,便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在林昊的身邊出現了一隻通體雪白的獅子。

這隻獅子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壓力,就連那些遊牧部落的人民都覺得有些難以承受,一個算是見得過世麵的人,忽然之間瞪大了眼睛,臉上的神情如同見了鬼似的,他指著林昊身邊的那隻獅子大聲的吼叫道。

“這竟然是傳說之中的魔獸,這個人的實力太強了,竟然有魔獸跟隨在身邊!”

當這個人說完這句話之後,不僅僅是遊牧部落之中的人民,就連林昊這邊的邊地地區的官兵也是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在林昊侯爵的身邊,竟然有著一隻實力強悍的魔獸跟隨,要知道當一個人的實力到達一定程度上的時候,就會有魔獸跟隨在他的身邊。

“不愧是咱們北方雪國之中年輕一輩的最強者,竟然有魔獸的跟隨兄弟們,咱們這一次報仇的時間到了!”

之前的那名小隊長看到眼前的場景立刻下達的命令,對著部落之中的人發動了攻擊,這名小隊長並冇有指望這一次的攻擊能夠給他們帶來多麼顯赫的戰功,真正的原因是在於最近自己手下的這些兄弟們實在是太窩火了,所以這名小隊長希望能夠藉助這個機會,讓兄弟們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小隊長的帶領之下,所有的人發出了雷霆般的吼叫之聲在林昊以及那隻獅子的保護之下,對著遊牧部落的人發出了閃電般的進攻。

“絕對不能夠放好任何一個混蛋,咱們這一次一定要報當初他們辱罵咱們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