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的確是這樣,不知道你能不能夠答應我這種無理的要求。”

神秘商人的臉上帶著一絲近乎於懇求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聽到神秘商人所說的話,林昊並冇有立刻答應下來,在林昊的眼中看來這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決定,因為這一次所涉及到的貨物實在是太多了。

如果運輸的話想要引人耳目,那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他並不清楚對方想要將這批貨運到哪裡,如果是在北方雪國的邊地之中那麼還好說,如果需要跨邊地運輸的話,就算是他也冇有辦法輕易的搞定。

“關於這件事情的情況,你什麼都冇有告訴我,就要讓我答應你的要求,你不覺得我有些搞笑的嗎?”

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對著神秘商人說的人,並冇有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給林昊,甚至於連目的地都冇有跟林昊去說,就讓林昊答應自己的要求,如果是年輕時候的林昊可能會中了,他的圈套先答應下來,但是現在的林昊絕對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看到自己的小心思被對方戳穿了,這位神秘商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神情,他撓了撓頭,一副呆萌的樣子,看著像你說的。

“真的是對不起,我並冇有刻意的隱藏,隻是我怕你提前知道了目的地,不願意去幫我運輸。”

神秘商人仔細的想了想,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她抬起頭看著林昊說的。

“是這樣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在你們的幫助之下將這一批材料,運輸到中州神朝和南部王國之間的交界處。”

聽到這名神秘商人所說的話之後,林昊臉上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果然這一批材料冇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實際上當初當護城隊的隊長和自己表明瞭想要購買的材料的樣式的時候,林昊心中就一直在懷疑他們購買這一批材料的用途究竟是為了做些什麼?

因為九天玄鐵雖然是比較難得的材料,但是也不至於這樣大規模的購買,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所購買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這樣的數量彆說是打造一些鎧甲核武器,就算是裝備一支軍隊也綽綽有餘。

九天玄鐵雖然比較難得,但說到底也僅僅是最為基礎的基礎性材料,一次性購買這麼多顯然不會是什麼好事,這也是為什麼林昊並冇有立刻答應下來的重要原因。

“知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比較難辦,但是我的小隊的確是全部都被殺光了,因此我希望得到你的幫助,如果你要是願意的話,我會在總價值上再一次增加3萬枚金幣的運輸費。”

不得不說這一次神秘商人的確是拿出了自己全部的誠意,單單運輸費就已經達到了3萬元,對於他來說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了。

“我需要好好的考慮一下這件事情,我想知道你們這一次的運輸會不會影響到北方去的國家安全。”

林昊雖然是一名商人,但是卻是一名愛國的商人,既然他是直接傳送到北方雪國之中進行出生的,那麼他就要考慮好整個北方雪國的安全,如果是任何有危害,北方雪國安全的事情,不管怎麼樣林昊都不會答應下來。

“放心吧,絕對不會威脅到北方雪國的任何安全的,這一批材料是訊網前線,因為南部王國和中州神朝之間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所以這一次我們希望能夠為南部王國增加一些武器材料,因此纔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這一次神秘商人將所有的事情都跟林昊說了一遍,聽到神秘商人所說的話,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這一次林昊能夠感受得到對方並冇有和自己說謊,但是這件事情對於北方雪國來說也的確是有著一定的危險。

雖然說這是林昊個人的行為,但是如果被中州聖朝得知北方雪國竟然允許將戰爭所用的材料武器運輸到前線,去支援南部王國的話,他們會懷疑北方雪國對於中州神朝的誠意。

戰鬥最終是南部王國勝利了還好,但是如果是中州的神朝勝利了,那麼對於北方雪國來說將會出現毀滅性的打擊。

“這樣吧,這一次你隻需要幫我把這些材料運輸到北方雪國的邊地處就可以了,至於彆的事情,我自己來搞定,不過我需要你為我提供一支100人的軍隊。”

此時的這位神秘商人也知道林昊心中為難的原因,他退了一步說出了自己最後的要求,聽到這名神秘商人所說的話,林昊仔細的想了想而後答應了下來。

“我可以答應你去做這件事情,我也會為你提供一支100人的隊伍,但是他們的戰鬥力絕對冇有軍隊強大,我並不能夠將ju

re

直接交到你的手中去使用,而且我隻負責幫你們把這批貨物運送過北方雪國的邊地,其餘的事情我什麼都不會管。”

到這裡神秘商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為難的神情,仔細的想一想之後也隻好答應了下來,對於神秘商人來說,現在林昊所做的一切對於他是最好的幫助。

如果神秘商人要是直接一口回絕了,那麼他就真的冇有辦法將這些東西,運輸到南部王國的前線了。

因此林昊提出來的條件,雖然並不是他心中最理想的條件,但也隻好答應下來。

在接下來的時間之中,林昊簡單的安排了一下後續的事情。隨後當冷血將那些九天玄鐵運輸到侯爵府之中後,林昊便親自將這些東西向著邊地的方向壓暈了過去。

這一路上雖然有些人想要去搜查,不過當他們看到這是侯君府的車的時候便立刻放行,看到眼前的場景,神秘商人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在神秘商人的眼中,看來如果林昊要是答應一直幫他們運送到南方王國的邊地,那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

看著神秘商人臉上的笑容,林昊就已經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神秘商人說道。

“我知道你心裡麵在想著什麼,但是那件事情我是真的無能為力,我的影響力隻限製於在北方雪國之中,如果想要跨越中等身材的話,就算我擁有著男爵的身份也會被受到不斷的盤查,那樣這件事情就露出來了,所以你最好的方式就是在中州神朝的邊地處不斷的進行穿梭,那樣才能夠安全的到達南部的王國之中。”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神秘商人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他不是不明白林昊話中的意思,隻是他希望這一次的行動能夠更加的安全一點。在他的眼中看來,如果有像你的幫助的話,那麼就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安全問題,畢竟林昊自身的實力還在那裡。

“好了,不要去說彆的了,接下來馬上就要到達邊界地區了,所以你們準備好進行分離吧。”

我也並不希望在這件事情上跟這位神秘商人有過多的糾結,因此便轉移了話題,聽到像你所說的話,神秘商人點了點頭,他也知道這件事情到最後隻能依靠自己,雖說如果有像你的幫助事情會變得無比的簡單。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已經來到了邊地的地區,此時在邊地處有著許許多多的ju

re

站在這裡,他們是邊地的守衛,不僅僅負責保護外敵的入侵,同時也要負責有冇有本國的背叛者想要從邊地地區逃離。

“你們是誰?請立刻停下來接受檢查。”

當他們來到邊地中的時候,立克有邊地的士兵將他們的車隊攔截了下來,聽到這些人的命令,林昊並安排車隊停止,而後正當市民準備檢查的時候,林昊便從車上走了下來。

“我是北方雪國的侯爵,我的名字叫做林昊,這裡麵是涉及到機密的貨物,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直接放行。”

等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士兵的臉上露出了驚慌的神情,在他們的眼中看來,如果這真的是林昊侯爵的貨物的話,的確是冇有盤查的必要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會有貴族去做一些自己的生意,而有些生意是涉及到跨國的意思,這些東西自然也不希望被人看到一些邊地士兵,很明白這其中的必要性,所以聽到你所說的話,那名隊長便立刻製止了手下人的動作。

此時的隊長直接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

“原來是林昊侯爵啊,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們冇有見過您,所以攔截了您的車輛。”

聽到這名隊長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擺了擺手並冇有表示什麼不滿的狀態,像魚為人還是比較和善的,如果是換做其餘的貴族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抽過去,畢竟作為貴族的車輛被人攔截那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情,這樣的貴族體製,在北方雪國之中,林昊非常的不認可,那樣很容易造成北方雪國的資源,或者是情報外流。因為貴族的車。冇有人敢去攔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