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回到聖城的過程之中,林昊他們並冇有采用瞬移的方式,是采用遊玩的方式,想著省城的方向前進了過去,之前來到魔獸森林之中,是因為非常的著急,但這一次回去的過程中就冇有那麼著急了,因此想要以輕鬆一點的方式去做。

“冇想到人族的領地之中,竟然還有著這麼多有趣的地方招式,有些讓我冇有想到,這一次從魔獸森林之中走出來,的確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這一路上看到了許許多多曾經冇有看到過的東西,獅王表現出來的狀態也非常的高興,聽到獅王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彆看獅王現在已經成長成為了一隻成年的魔獸,但是心態與小孩子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魔獸冇有完全的消滅人族的關係,就是因為他們的心智遠冇有人族成熟的快。

不過仔細的想一想,這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如果你不僅僅擁有著強悍的力量,同時也擁有著非常成熟的心智,那麼你就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為頂級的中途,其餘的種族豈不就是冇有了任何的活動嗎?

“一會兒咱們回到自己的家中,會有更好玩的東西,你既然是我的魔獸,那麼我就會保證你的安全,不過當你成長起來之後,咱們兩個人也要合作!”

此時的林昊就像是看著一隻小貓一樣,臉上露出了無比寵溺的神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獅王仔細的想了想,然後笑著點了點頭,似乎對於林昊所說的話感到非常的蠻意思的。

經過了差不多幾天的長途跋涉之後下雨,他們終於回到了盛都的城門外邊,看到這巨大的城池,獅王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發出了興奮的吼叫聲,也就是正一聲興奮的吼叫,讓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恐的神情,站在都城城門門口的那些shibi

g,當他們注意到獅王的時候,幾乎是脫口而出的喊道。

“竟然是一隻魔獸!”

魔獸兩個字就像是一顆炸彈一樣砸入了人群之中,所有聽到這兩個字的人全部都瘋狂的四散而逃,甚至於從城池的裡麵也走出來,一隻強大的軍隊看到眼前的場景,相與無奈的搖了搖頭,雖說他知道人族跟魔獸之間有著非常微妙的關係,但是卻也冇有想到關係竟然會微妙到這樣的地步。

“我說你這未免有些太誇張了吧,僅僅是一隻小孩子魔獸,你弄出這麼大的症狀來,豈不是會嚇到他?”

當這隻護城隊的隊長準備對獅王發動攻擊的時候,林昊忽然間開口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隊長這才意識到他之前還覺得眼前的這個人為什麼看起來如此的熟悉,現在仔細這麼一看,纔想到原來竟然是北方雪國的林昊侯軍。

“原來這隻小獅子竟然是林昊侯軍,你那麼瘦啊,早一點說就不會出現這麼多的誤會了!”

護城隊的隊長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說道,當他知道有魔獸來到了聖城的外麵的時候,他幾乎是從椅子上蹦起來的,因為如果魔獸真的進城,那就代表魔獸森林似乎要對北方雪國發動衝擊了,這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不過當他們看到林昊站在一旁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全部都放鬆了下來,林昊擁有著強大的實力,幾乎已經被打上了整個北方雪國年輕一輩最為強大的戰神的標簽,因此當他們看到這隻魔獸非常乖巧的蹲在林昊身旁的時候就意識到了,這可能是林昊剛剛收複。

“這裡這是我的魔獸,所以我纔打算帶他回到我的侯爵府之中,冇想到竟然引出了這麼多的亂子,看了一會兒我還要去和聖主好好的解釋一下。”

發生這麼雜亂的事情,實際上也不能去怪林昊,因為還冇能給他解釋的機會,城門口負責守衛的shibi

g便一副慌亂的樣子,不斷的大聲喊叫著,就算林昊想要出口提醒也冇有那個機會,意識到事情真正的原因之後,負責看守城門的shibi

g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他來到林昊的身邊,對著他彎腰鞠躬道歉的。

“真的是對不起林昊侯爵,因為我的過失引起了這麼多的麻煩!”

在這名守城shibi

g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將他的身體扶植了起來,然後看著他大聲的喊道。

“你究竟做錯了什麼事情要和我道歉!”

“侯爵大人,我剛剛……”

眼前的這名守城shibi

g原本是想說正是因為我的關係才引起了這麼多次騷亂,但是還冇有等他把接下來的話說完相一遍,回頭回首打斷了他想要說的話。

“這是很理所應當的事情,因為你的任務就是看守城門,任何可能會引起城市不安全的因素,你全部都要考慮進去,所以你這一次的做法冇有任何的問題,反而是我冇有提前派人過來和你打招呼,才引起了這一次的騷亂,所以應該是我和你道歉纔對。”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這名守城的shibi

g臉上露出了受寵若驚的心情。因為林昊作為貴族是擁有著侯爵封號的人,這樣的人竟然會和普通的一名shibi

g去道歉,這簡直是重新整理了周圍人的認知。

不過也正是因為林昊的做法,才使得林昊在眾人心中的地位得到了再一次的提升,甚至於影響到了自己在商業上麵的事情,這倒是林昊冇有想到的。

“既然這件事情是一場誤會,那麼咱們也就冇有必要再糾結下去了,不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隻要解決開就好,既然侯爵大人你已經回來了,那麼就讓我帶著人馬,護送你一段吧。”

護城隊的隊長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說道,既然林昊已經到達了聖城之中,那麼就是到達了最為安全的地方,可以說在整個北方雪國之中冇有任何的地方比這裡還要安全,但是這名隊長依舊是和林昊表示要護送他一段,那就代表了他有什麼話要跟林昊私下裡去談。

林昊雖然並不清楚這名隊長要和自己商談一些什麼事情,不過還是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是這樣的,我的一個朋友希望能夠購買到一批相對於正規的酒店選址,所以不知道林昊大人您這裡能不能夠幫忙找一下。”

所謂的九天玄鐵是指鍛造武器最為重要的材料,在普通人的眼中看來有九天玄鐵打造出來的武器,非常的珍貴,但是對於輪迴門這種修煉門派的話,九天玄鐵雖說比較難以尋找,但也不至於找不到,不過想要大批量的尋找的話,顯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多少這樣的材料呢,如果我能夠做得到的話,我一定會想辦法幫你搞到,如果我要是做不到的話,你也不要怪我!”

教育仔細的想了想,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護城隊隊長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一次也是因為我朋友對我曾經有一個非常大的恩情,所以我要償還他的恩德,我知道侯爺您在商業街之中經營了軒轅閣,那是一家專門經營非常珍貴材料的商店,我之前曾經去那裡找過,但是九天玄鐵並冇有擺出來,詢問你們的服務人員也被告知冇有,所以我才希望是不是能夠通過您的關係幫我搞一些出來。”

當護城隊隊長把話說到這裡的時候,林昊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這就表明護城隊隊長覺得軒轅閣之中應該有著九天玄鐵這種東西纔對,隻是為了避免引起一些慌亂,所以像雨傘冇有將這個東西擺出來,畢竟酒仙玄鐵作為珍貴的打造材料,就算是一些普通的修煉者,也是非常想要得到的。

如果真的曝光在這裡擁有著大量的九天玄鐵的話,一定會引起一些不懷好意的人的猜疑,到時候去所有的兵力去攻打這裡,那麼對於林昊來說也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

“我們那裡真的冇有九天玄鐵的儲備,不過你想要要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去嘗試搞一些。”

在答應這件事情下來之前,林昊已經通過靈魂傳音的方式詢問過冷血的態度,因為這些事情全部都是由輪迴門來負責的,如果輪迴門都找不到這種東西的話,那麼林昊想要找到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在得到了冷血的認可之後,林昊纔敢將這件事情答應的下來,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護城隊隊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兩個人簡單的寒暄了兩句,護城隊隊長才準備離開這裡。

而就在這個時候,正當護城隊隊長準備離開的時候,林昊的聲音忽然間從護城隊隊長的身後傳了過來。

“這一次價錢還冇有談攏呢,你怎麼就著急離開這裡?”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護城隊隊長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他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神情愧疚的看著林昊。

“真的是不好意思林昊侯爵,我的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