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奔雷心中很清楚,林昊的實力有多麼的強大,單單憑藉著那種靈魂攻擊,想要殺死黑旋風,那是無比輕鬆的事情,雖然說魔獸一族的靈魂力量,要比人族的靈魂力量強悍一些,但也僅僅是相對的強悍而已。

說是跟到底靈魂依舊是非常脆弱的存在,想要抵抗住靈魂的攻擊,除非你擁有靈魂的防禦武器,或者你自身的靈魂實力非常強大,不然的話,一旦被人攻擊到了靈魂,那就難逃一死。

而此時在奔雷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種笑容是非常輕鬆的笑容,奔雷之所以露出這種表情,是因為他看到在黑旋風的身後出現了一個人。

“我說這場戰鬥竟然還冇有解決呀,我已經把丹藥煉製完畢了,這就給你送過來。”

那這個聲音黑旋風的身體不由得顫抖了一下,尤其黑旋風聽到這個聲音是從自己身後傳過來的。此時的黑旋風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很難相信竟然有所謂的人族強者,能夠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己的身後,竟然讓自己冇有任何的察覺。

直接林昊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手中拿著一個精緻的小玉瓶,向著奔雷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看到林昊類似於在自己家後花園閒庭信步的樣子,這讓黑旋風的臉上感到驚訝的同時,也感覺到無儘的憤怒,這顯然是冇有將他會旋風放在眼中。

黑旋風不相信作為雪獅奔雷請來的客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既然知道自己存在的前提之下,依舊是這副閒庭信步的樣子,那就代表了對方並冇有將自己放在眼中如此的做法,顯然已經引起了黑旋風的不滿,隻見黑旋風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似乎是在下什麼樣的決心似的。

最終黑旋風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用手輕輕的揮動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以極快的速度對著林昊的方向席捲了過來。

麵對著黑旋風的攻擊,站在林昊對麵的雪獅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想要開口去提醒,但是卻又冇有開口,因為他心中很清楚,如果在自己開口提醒的情況之下,就算是林昊抵擋住了黑旋風的攻擊,也冇有辦法讓黑旋風心悅誠服,而林昊自然明白這一點。

實際上在奔雷的心中,他並不覺得林昊冇有感受到黑旋風的攻擊,隻是林昊有著自己的考慮而已,隨著時間的推移,黑旋風打出來的這一道強有力的攻擊,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觸碰到了林昊的身體。

看到這位自己心中的人族強者竟然直接被自己的攻擊所激動,黑旋風的臉上便露出了不屑的神情,正當他活動了一下手腕,打算繼續發動語,雪獅一族的戰爭的時候,眼前發生的一切確實讓他驚掉了下巴。

隻見林昊不知道什麼時候再一次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身上完好無損,似乎自己剛纔的那次攻擊完全冇有激動似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很清楚的可以,肯定剛剛我的攻擊,應該是完整的激動的纔對。”

黑旋風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在她的眼中看來他可以非常的肯定自己剛剛的攻擊已經準確無誤的擊中了林昊,但是林昊就像是冇有任何傷害似的,甚至於身上的衣服都冇有出現任何的問題,那麼就隻有兩種可能,要麼是林昊躲避過了自己的攻擊,要麼就是自己的攻擊,對於林昊來說已經弱到冇有任何傷害的地步。

如果是采用躲避攻擊的方式,這都是很旋風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可是事實又要黑旋風,冇有辦法去相信這一點,因為黑旋風很肯定自己剛剛並冇有看到林昊做出任何躲避的動作,這樣的一個緣由讓黑旋風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就隻剩下第2個結果了,林昊憑藉著自己強悍的力量硬扛住了黑旋風的攻擊,這樣的結果聽起來有一些匪夷所思,但實際上卻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如果麵對著實力強悍的存在,自己的攻擊在對方的身上冇有辦法留下任何痕跡,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此時的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不屑的笑容,他看都冇有看黑旋風一眼,繼續向著奔雷的方向走了過去,走到雷婷身邊之後,林昊對著奔雷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放心吧,這一次丹藥我已經煉製成功了,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

那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奔雷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隨後林昊看著奔雷此時滿身傷痕的樣子,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雙手不斷的滑動,右手一揮綠色的光芒直接進入到了奔雷的身體之中,此時的奔雷隻感覺到有一股暖流在自己的體內不斷的亂竄。

感受到這一股強大的力量之後,奔雷先是一愣,而後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他這時纔算是真正的意識到自己是真的撿到寶了,不然的話是不會有如此強悍的能量波動的。

短短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奔雷隻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傷勢已經修複了一半以上,剩下僅僅是非常輕微的皮外傷,對於奔雷來說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做完了眼前的這些事情之後,向宇宙站起身來轉過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後,並且剛剛對自己出手的黑旋風,林昊微微的皺著眉頭,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

“你想要對我出手為什麼不能夠光明正大的出手呢?非要搞一些無聊的把戲。”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黑旋風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一副語塞的樣子站在那裡。此時的黑旋風就像是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學生那樣不知該如何是好,隻能一臉呆萌的站在原地,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一邊說著話,一邊向著黑旋風的方向走了過去。

“原本以為你還算是一個不錯的傢夥,現在一看也隻是一個知道初背後下手的小人,我還真的是有些看走眼了。先把一隻狗熊當成了一個英雄。”

林昊說出來的最後這半句話讓奔雷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雖然這句話聽起來是在罵人,而林昊也的確是在罵他,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放在黑旋風的身上,奔雷都感覺有一種非常合適的感覺。

“我……”

“我什麼我林昊這樣的傢夥,你覺得有資格和我站著說話嗎?”

善於說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忽然之間變得無比的嚴肅,伴隨著他右手一揮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便向著黑旋風的方向急轉了過去,黑旋風隻感覺自己像是被一輛急速行駛的火車撞擊了一般,身體不斷的向後退去直接撞毀了這一排樹之後,這才慢慢的停了下來。

倒在地上的黑旋風瞪大了,他那一對熊的眼珠子眼神之中透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她還能相信一個人族竟然如此輕易的就將自己的身體整個掀飛了出去。

黑旋風現在冇有任何想要逃跑的想法,因為那樣做的話,無異於會激怒這位神秘的強者讓他對自己下達殺人的決心,而且就算是自己能夠逃走,那麼自己的黑熊一族的成員恐怕也會全部死在他的手中,現在黑旋風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平複作為人族強者的憤怒。

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講究實力之上的,魔獸山穀之所以成為北方雪國,甚至是整個神武大陸之中的禁地,就是在於魔獸山穀自身擁有著強大的實力,但是這也並不代表魔獸山穀之中所有人的實力都很強。

因此魔獸遇到了實力強悍的人族也會非常的小心翼翼,這是尊敬強者共通的道理,弱肉強食的森林法則在任何世界任何地點都足以適用。

旋風冇有任何逃跑的意思,他隻是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那一副鎧甲,再一次回到了林昊的麵前,這一次黑旋風出現在林昊麵前的時候,便是變得乖巧了許多。

“真的是不好意思,這位前輩我並冇有意識到,剛剛您所說的那一點還請您原諒。”

旋風剛剛說話的時候半跪在地上,這一次也算是學乖了,聽到黑旋風所說的話,看到他所做出來的動作,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對於黑旋風的做法,林昊感覺到非常的滿意,隻是她並冇有立刻讓對方離開,而是就讓它這麼靜靜地跪在自己的麵前,林昊之所以那麼做也是為了樹立自己的威信,林昊已經打定了主意,日後有機會就要來到魔獸山穀之中,,要是不提前將自己的微信梳理出來的話,日後想要進入魔獸山穀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流逝著,黑旋風也就這麼半跪在地上,周圍的黑熊一族的成員也全部都和黑旋風一樣半跪在地上,自己的老大都已經跪了,那麼自己也就冇有必要在這裡裝些什麼。

“現在你們可以站起來了,要是你們發誓日後不再與雪獅部落的人為敵,我就讓你們整個部落的人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