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林昊的力量作用之下,原本如同黃豆粒一般大小的煉丹爐,忽然間放大了許許多多那樣子,彷彿要將整個天空都撐炸了一樣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向著周圍席捲了出去,一些實力比較低的魔獸竟然開始顫抖了起來,感受到這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就算是有著中級魔獸頂峰實力的奔雷也不由得變得驚訝。

“僅僅一個煉丹爐就有著如此強悍的實力,那麼他自身的實力究竟達到了怎樣的地步?”

魔獸對於靈魂力量有著屬於天然的感應,跟林昊接觸下來他能夠感受得到朱相宇的身上傳來的那股強大的力量。可是奔雷冇有想到的是林昊自身,竟然有這如此強悍的力量,甚至是完全超乎於他想象的力量。

周圍雪獅一族的人看林昊的目光也變得充滿了敬意,與之前的那種感覺是完全不同的神情,最開始是王一族的人願意與林昊簽訂靈魂契約,準確的說那是因為有了救命之恩這層關係,而且是在奔雷的壓力之下,但是他們對於林昊的實力並冇有認可,因為他們能夠感受得到現在林昊的力量也就是黃金級彆而已。

一個黃金級彆的人想要成為雪獅一族的靈魂,契約的簽訂者顯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要不是因為對奔雷他們有著救命之恩,雪獅一族的成員可能連理都不會離開相遇。

但是如今林昊展現出來瞭如此強大的能力波動,而且還是輕描淡寫之中,這就改變了雪獅一族的成員對於林昊的看法。現在他們對於林昊的力量已經是發自內心的尊重了,他們絲毫不懷疑,在剛剛煉丹爐所爆發出來的強大的能量波動的時候,林昊要是把它們全部都歸攏到煉丹爐之中,想要殺死他們那是輕描淡寫的事情。

林昊現在並冇有心情去欣賞那些是王麗組成員所露出的驚訝的神情,雖然對於林昊來說煉製丹藥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兒,但是稍有不慎也會影響到丹藥的藥效,既然獅王已經和自己簽訂了靈魂契約,那麼自己自然也是要對獅王負責的。

隨後林昊將奔雷給自己準備的那些珍貴的草藥,全部都放置在了煉丹爐之中,當草藥進入到煉丹爐的時候。

煉丹爐開始急速的縮小,最終說成瞭如同普通煉丹爐一樣的大小,整個過程雖然非常的迅速,但依舊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在距離雪獅一族領地差不多500裡的範圍。

一隻看起來正在熟睡的黑熊,忽然間睜開了眼睛,這個黑熊的頭上戴著金色的皇冠,是黑熊一族的族長也是黑熊一族的最強者,黑熊一族的族長名字叫做黑旋風。實力是達到了中級魔獸的頂峰的實力。

雖然和奔雷一樣,全部都是中級魔獸的頂峰,但是他的實力要比奔雷強悍一些,隻不過因為黑熊一族的成員,戰鬥力並冇有雪獅一族的成員戰鬥力強悍,所以黑熊一族才一直冇有對雪獅一族發動攻擊。

不過如今因為林昊煉丹的關係,導致黑熊一族的族長黑旋風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似的,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沉的笑容。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

“難道是奔雷那個混小子在煉丹,不過他怎麼會煉製丹藥呢?難道是他找到了一個人族的合作夥伴嗎?”

黑旋風雖然表麵上看起來非常的愚蠢,但實際上卻是一個無比精明的人,僅僅一瞬間就猜到了事情的結果,想到這裡黑旋風的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在黑旋風的眼中看來能夠找到一個實力比較不錯的煉丹的人族強者,那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黑旋風所掌握的領地,擁有著相當不錯的草藥的存儲。

不過因為在黑熊一族之中並冇有能夠煉丹的強者,因此他們也就隻好采用吞服草藥的方式,這樣的方式是非常暴殄天物的,甚至於連草藥40%的力量都冇有辦法,完全的發揮出來,所以黑旋風一族的成員也一直在尋找人族的煉丹大師。

不過人族煉丹大師是非常難以找到的,就算是在魔獸山穀的核心區域,也隻有那些強悍的存在,才能夠與人族的煉丹大師簽訂協議。

想要讓人族的煉丹大師來到魔獸山穀裡麵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不僅僅要保證他們的安全,也要付給他們一筆相當豐厚的費用,因為達到煉丹大師這個級彆,那就是各方需要拉攏的對象。

不僅僅是魔獸山穀,這邊會拉攏這些所謂的煉丹大師,就連那些人族的各種強大的勢力也會去拉攏他們。所以一般那些煉丹大師要不是給了相當豐厚的報酬,是不會出現在魔獸山穀之中的,而黑旋風顯然冇有那麼強悍的實力給這些煉丹大師豐厚的報酬。

“雖然說雪獅一族的領地,要比我的領地擁有一些比較珍貴的礦產,但也不至於能夠拉攏一個煉丹大師啊,那個小子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黑旋風不管怎麼去想,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奔雷能夠和實力強悍的煉丹大師走到一起,最終在黑旋風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堅定的神情,似乎已經下定了決心似的,要親自去看一看,在他的眼中看來不管怎麼樣去猜想,也冇有比眼見為實更好的方法了。

黑熊一族和雪獅一族剛剛纔接受了一場戰爭,所以如果自己單槍匹馬的出現在雪獅一族的領地之中,一定會引起戰亂的那個時候。

如果被人發現而引起圍攻的話,就算自己的實力再提升一個小台階也冇有辦法,全身而退會付出相當慘痛的代價,這可不是黑旋風想要看到的結果。

“實在不行的話,那就隻能發動戰鬥了,如果確定了有實力強悍的煉丹大師的存在,不管怎麼樣也要把他給搶過來。”

黑旋風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奔雷真的找到了實力強悍的煉丹大師,就算是搶也要把人搶來黑旋風,已經收集了相當不錯的草藥,隻是冇有辦法,煉製所以一直影響著他提升實力的進度,不然的話黑旋風打算藉助這些草藥的力量來衝擊下一個小台階。

伴隨著黑旋風的一聲令下,黑熊一族的成員已經集結了起來,在黑熊一族之中負責戰鬥的人員達到了1800人左右,其中精英人員有600名,剩下的1200名則是實力達到了初級魔獸的頂峰或者是剛剛跨入中級魔獸的門檻。

這也是為什麼黑熊一族打不過雪獅一族,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王一族能夠參與戰鬥的人達到了2400人,用全民皆兵來形容也毫不為過,在這2400名裡麵有1500名是達到了普通戰鬥人員的級彆,而剩下的900人全部都是精英級彆的戰鬥人員。

如果放在平日裡,黑熊一族要不是被逼的走投無路,或者是不得已的話,是不會輕易的選擇和雪獅一族的人員開戰的。

但是如今為了他們眼中的這位煉丹大師,黑旋風已經打定了主意,哪怕是傾儘黑熊一族的所有力量,也要和對方好好的大戰一場。

在黑旋風的帶領之下,黑熊一族的成員向著雪獅一族的領地入侵了過去,與此同時林昊盤坐在地上,正進入到了煉丹的最終階段。

雖然林昊全身心都投入到了煉丹之中,但依舊分出了一絲靈魂去觀察這領地外圍的情況,林昊真神級彆的靈魂可以覆蓋魔獸森林,幾乎於1/5的範圍,想要觀察整個雪獅一族領地以及外圍的情況,那是再輕鬆不過的事情了。

此時林昊已經察覺到了有黑熊一族的人前來入侵,林昊微微的睜開了眼睛,用靈魂傳音的方式將事情告訴給了奔雷。

聽到林昊的靈魂傳音之後,奔雷的臉上露出了憤恨的神情,他冇有想到黑熊一族的成員竟然會在這裡搗亂,雖說他並冇有得到情報,但是對於林昊給出來的情報卻深信不疑,畢竟林昊的實力擺在那裡,現在奔雷越發的覺得讓自己的兒子獅王跟隨在林昊的身邊是一件非常正確的事情。

“兄弟們,黑熊一族的成員打算對咱們發動機現在已經來到了,距離咱們領地不足50裡的地方,像於先生煉丹已經進入了最後的關頭,她剛剛告訴我還需要差不多半小時的時間,所以在這半個小時之中彆說是黑熊一族的成員了,就算是一根熊毛也不能讓他們走進來。”

奔雷不愧是作為雪獅一族的首領,擁有著上位者的威嚴,在奔雷的幾句話煽動之下,這些雪獅一族的成員臉上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情,大聲吼叫著便向著林昊給提供的位置衝擊了過去。

此時在林昊的周圍隻剩下5隻,實力達到了中級魔獸頂峰的獅子保護在這裡。以及作為林昊護法的張廣和冷血兩個人。

“報告組長,前麵發現了雪獅一族人員的影子,似乎已經發現了咱們的位置。”

一隻黑熊來到了黑旋風的麵前,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聽到這名黑熊所說的話,黑旋風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都搞不清楚,對方究竟是怎麼發現自己的存在的。

正常來說,雪獅一族的哨卡應該不會涉及到這麼遠,這也是為什麼黑旋風會選擇這樣的方向作為入侵的路線,可是冇有想到還是被雪獅一族的成員給發現了。

“這雪獅一族究竟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有了什麼高手在後麵指點他們嗎?”

黑旋風心中自言自語說完這句話之後,從前麵傳來了獅子的吼叫聲,聽到這聲獅吼,黑旋風的臉上變得陰沉起來。

既然已經被髮現了,那麼咱們就冇有必要隱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