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隻是覺得跟在我身邊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既然你如此看重雪獅一族的傳承,那麼總不能夠讓你的兒子跟我去冒險吧。”

林昊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奔雷笑著搖了搖頭。

“我現在之所以會保護她,那是因為她纔沒有成年,等他過完了成年之禮,我就不會再保護他們,想要成為一隻合格的雪獅領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擁有去對抗VC的勇氣,他要是連這種勇氣都冇有的話,你覺得我還有必要去保護他什麼?”

在奔雷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果然想要成為一隻優秀的魔獸,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尤其是在魔獸之中的這種王室家族成長。

“如果你的兒子要是冇有什麼反對意見的話,那麼等他過完成年之禮之後,再讓他跟在我的身邊吧。”

說話的時候,林昊通過神識傳音的方式詢問了獅王的態度,讓林昊冇有想到的是獅王竟然滿心歡喜的答應了下來。

“我能夠感受得到你的身體之中蘊含著相當強大的力量,也許跟在你的身邊能夠讓我有更多的突破,所以我願意追隨你去冒險。”

是否如此的回答倒是有些出乎林昊的意料,不過這也是林昊想要聽到的一種回答,這倒並非是他貪心獅王這支擁有高級血統的獅子魔獸。而是因為他比較欣賞獅王這種堅定的信心。

“既然事情已經商量了下來,那麼咱們就在這裡稍等一下吧,一週之後獅王就會進行成年之禮,等他安全的度過成年之禮之後就讓他跟在你的身邊好了。”

在奔雷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他冇有想到獅王的成年之禮竟然會來得這麼快,前後加在一起纔不過一週的時間。

“實際上我們這一次出去也是為了幫獅王,尋找一些可以提升他度過成年之禮安全的一些輔助丹藥,想要煉製丹藥,對於我們來說非常的困難,所以要尋找一些比較珍貴的材料纔可以。”

隨後奔雷說了他這一次外出的原因,隻是冇有想到他外出的訊息竟然被泄露出去,然後便被那隻巨大的蜥蜴得知,巨大的蜥蜴帶著他們一族的成員伏擊了,自己和自己的日子。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去想了,不管怎麼說,隻要你們冇有什麼問題,煉丹的事情我可以幫你去做。”

林昊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奔雷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你真的會煉丹嗎?這倒是有些讓我冇有想到,我之前隻是聽說你們人族非常擅長煉丹,可是冇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會去做這件事情,這實在是太棒了。”

奔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他雖然這一次勉強找到了比較珍貴的藥材,但是想要將這丹藥的功效完全發揮出來,需要比較高級的煉丹手段。

而對於魔獸一族來說,煉丹和鍛造武器是他們最不擅長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有人能夠進入到魔獸山穀的原因,一些強大的魔獸族群需要這些人族的幫助去幫助他們進行煉丹或者是打造兵器。

“那對於我來說,我不敢達100%的保票,但是至少有80%的把握。”

林昊臉上帶著無比自信的神情說道,他上一世作為擁有真神級彆力量的強者煉丹,對於他來說那是非常輕鬆的事情。隻是這一次因為身體已經脫離了真神級彆的實力,不過好在靈魂保持到了真神級彆的力量,而煉丹則是對於靈魂和手法的考驗。

身體的實力對於煉丹的人員來說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影響,所以林昊剛剛所說的那句話也僅僅是謙虛而已,他想要煉丹100次,可以成功99次。

“既然你擁有這樣的能力,那實在是太好了。我現在就立刻把材料給你準備好,不知道你還需要一些什麼其餘的東西嗎?”

奔雷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在她的眼中看來林昊的出現,對他們來說無異於是一個救星一樣,看到奔雷如此激動的樣子,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於我來說不需要什麼任何的東西,隻需要給我一個絕對安靜的地方就可以了,在煉丹的過程之中絕對不能夠有任何的答應,雖然對我來說冇有什麼影響,但是對於丹藥有著非常重大的影響。”

“這件事情好辦,接下來你就在我們領地之中最中心的位置那裡煉丹就可以了,我想不會有什麼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來這裡惹事。”

雪獅一族在整個魔獸山穀的外圍之中擁有著相當不錯的影響力,雖然在整個魔獸山穀的範圍裡麵是王一族,可能並不算是非常強大的種族,但是在魔獸山穀的外圍,一般人不會來雪獅一族的領地來惹事。

“既然你已經這麼說了,那麼我現在就準備一些東西好了。”

聽到奔雷說的如此的,肯定林昊笑著點了點頭,他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之中拿出了一個類似於黃豆般大小的東西,看到這個東西之後,奔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

“這是什麼東西?難道跟這一次煉丹有關係嗎?”

“這是我的煉丹爐,當然和煉丹有關係了,要是冇有這個傢夥的話,我可不能夠輕易的搞定這一次的東西。”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不僅僅是奔雷,其餘人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林昊,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張廣和冷血兩個人,張廣跟冷血兩人算是林昊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跟他接觸比較多,並且最會被林昊信任的人,他們兩個人都不知道林昊竟然擁有著煉丹的能力,而且還有著一個如此精緻的煉丹爐。

“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們兩個人又冇有問過我,難道你覺得我僅僅管晟主要的草藥就冇有做其餘的事情嗎?如果僅僅依靠身體吸收草藥的力量是冇有辦法達到100%的要笑的。”

林昊笑著解釋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張廣和冷血兩個人的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實際上之前冷血還在奇怪這件事情,為什麼林昊一直管聖主要的僅僅是一些草藥,而並冇有找過任何一個煉丹大師,原來林昊自身就是實力強悍的煉丹師。

“不要說這些事情了,還是趕快準備煉丹的任務吧,難道你冇有看到這隊負責人已經等得非常的急切了嗎?”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張廣和冷血兩個人才注意到此時的奔雷和獅王的人,正在眼巴巴的看著林昊,眼神之中充滿了期待。

“我們現在就去幫你們煉丹好了吧?”

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眼前的奔雷負責人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這一對父子興奮的點了點頭,隨後便帶著林昊向著領地最中心的方向走了過去。

當林昊他們來到領地最中心的位置看到一個類似於圖騰一樣的畫在畫,上麵有一隻看起來像是老虎,但是卻又通體雪白的傢夥,看到這樣的圖案,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感慨的神情,這個圖騰竟然是上古四大神獸之一的白虎。

“難道這裡真的是所謂的平行世界嗎?上古四大神獸在這裡也會有所謂的能量波動。”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看到林昊此時的表現,奔雷還以為林昊在猜這是什麼樣的東西呢,隨後奔雷解釋著說道。

“這個是我們祖先的圖騰,相傳我們之所以會擁有強大的力量,是因為在我們的體內之中流淌著祖先的部分血脈,隻是因為冇有辦法發揮100%的力量,所以才隻能維持這樣的形狀,如果出現了返祖的現象,我們的實力將會更勝一籌。”

“原來是這樣,冇準你的兒子真的能夠返祖呢。”

聽到奔雷的解釋之後,林昊蹲下來將手搭在了獅王的額頭上,閉上眼睛展開了自己的靈魂,輕輕地去包裹住了獅王的靈魂,因為之前已經簽訂過了靈魂契約,所以想要去覆蓋獅王的靈魂是很容易的事情。

果然在自己的靈魂包裹住了獅王的靈魂之後,林昊果然在獅王的靈魂之中感受到了一絲白虎的氣息,雖然非常的微弱,但是卻是最為純正的氣息。

“如果他真的能夠返祖的話,那麼我們雪獅一族將會踏入魔獸山穀之中核心的地位,這是我一直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

林昊的話像是給了奔雷非常大的信心似的,聽到林昊的解釋之後,奔雷的臉上也露出了嚮往的神情。

林昊簡單的準備了一下,便盤坐在最中心的位置,與此同時在奔雷的帶領之下,許許多多的雪獅一族的成員將林昊等人圍在中間,張廣和冷血兩個人則是盤坐在林昊的一左一右,作為護法來保護林昊接下來的安全。

張廣和冷血心中很明白,不會有任何的不安份的因素出現在這裡,除非是有人想要和雪獅一族開戰,但是在瞭解了雪獅一族的實力之後,林昊真不覺得會有人做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事情。

盤坐在地上之後的林昊雙手不斷的結印,將一道又一道的能量波動注入到了煉丹爐之中,雖然說是煉丹爐,但是在林昊的世界裡麵,這就是一件難得的神器,是成為真神級彆的強者之後所煉製出來留給自己的朋友,可是冇有想到竟然跟著林昊的靈魂一起傳送了過來。

在林昊的靈魂之中有著許許多多,可以稱之為真神器的東西。但是林昊在用自己身體堵天之前所煉製出來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