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真的冇有想到這魔獸山穀之中竟然是這樣的,跟對一個正確的老大果然是一件好事,我們竟然能夠進入到魔獸山穀之中,回去跟我的那些老兄弟們,我也有的炫耀了。”

張廣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在他的眼中看來能夠進入到魔獸山穀之中,並且還是有魔獸帶路是一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仔細想想張廣所說的也冇什麼問題。

一般人能夠進入到魔獸山穀就已經實屬不易,更何況這一次還是有著魔獸山穀之中中高級魔獸的族群的首領親自帶路。

“這位兄弟說的話還算是中聽,的確在進入我們魔獸山穀的人族之中,他們大多都是偷偷摸摸的而且選擇的地點也都是一些見不得光的地方,那裡麵的魔獸質量很差,有一些連初級魔獸都算不上,他們的實力僅僅比野獸強一點而已。”

奔雷說話的時候,話語之中充滿了不屑,站在一旁的林昊聽到奔雷所說的話,無奈的搖了搖頭。

在魔獸的世界之中,他們是非常講究血統的,魔獸之中也分為不同的等級,對於那些皇級血統的魔獸,他們甚至於可以隨意處死高級以下的魔獸。

因此有著高級血統的奔雷,看不起那些連初級魔獸都算不上的傢夥,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在魔獸山穀之中的魔獸種族,有著類似於人族古老的部落傳統,他們會形成以族群為單位的部落,然後出於自保或者是達到征戰的目的,對於那些實力弱的部落,為了生存則是會選擇依附於那些實力比較強的部落的手下。

“那麼在你們這獅子一族之中,又有多少的小型部落依附於你們呢?”

林昊臉上露出了饒有興趣的神情對著奔雷問道。

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居然獅子一族作為中高級魔獸最為強大的種族之一,那麼手下自然也應該有,許許多多的小型部落作為依附纔對。

“在我們獅子一族的手下之中,應該是有差不多二十幾個小型部落作為一副,至於有多少人,我也冇有仔細的算過。”

說話的時候他們便來到了獅子部落的領地之中,這是一片非常美麗的地方,雖然也有著雪花飄落,但是卻冇有外麵的狂風,可以說是類似於世外桃源的存在,不過就算是這樣的美景在奔雷的眼中看來,也僅僅是魔獸山穀之中最為普通的場景而已。他們所占據的地盤僅僅是比彆的普通的部落大一點,並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如果連這樣的場景都算是最為普通的話,那麼我真的很好奇魔獸山穀之中究竟有著怎樣美麗的景觀。”

比較內向的冷血接過話來臉上透露出一絲嚮往的神情,對於冷血這種內向的人能夠讓他真正起興趣的,恐怕也就隻有那些美景而已。

“在我們實施部落的族群之中,我是獅子部落的王者,我們整個獅子部落一共差不多有3000名成員,但是作為擁有王者血統的我們每一代最多隻有兩個子女,所以想要維持王族血統的傳承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我剛剛哪怕拚了自己的性命,也不能夠讓死亡這個小子出現任何問題的原因。”

“不過如果父親大人您要實習生了,我是一定不會放過蜥蜴族的那些混蛋的。”

死亡的年齡雖然不大,在人類的年齡之中也僅僅算作是10多歲的年齡,但實際上卻要比人族成熟的很多。這也許是因為在魔獸山穀之中,經常會麵對死亡的威脅的原因吧。

但林昊他們來到獅子一族的領地之中的時候,低沉的吼叫聲便傳入到了林昊等人的耳朵裡麵,聽到這個聲音被雷的臉上露出了憤恨的神情,他用靈魂傳音的方式告訴林昊,現在這裡等一等隨後被雷掉在了一旁的石頭上麵,發出了奔雷的吼叫之聲。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那些獅子便全部都跑了出來,雖然他們表麵上麵的皮毛根本冇他們冇有什麼太大的不同,都是雪白的顏色,但是如果仔細區分的話,在奔雷的額頭上將會出現一個類似於王冠形狀的黃色的毛髮。

這種黃色的毛髮代表了獅子一族之中王者的傳承擁有著相當大的地位。就在這時一雄性獅子來到了奔雷的身邊,雙膝跪在前麵算是下跪的意思。

“真的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竟然跟人族的人混在了一起,我還以為是那些人族利用您的氣味來對我們進行迷惑呢。”

聽到這名一隻雄性獅子所說的話,本來高傲的冷哼了一聲周圍獅子一族中的王者本來之所以麵對林昊會有比較好的態度,那是因為林昊是他們的救命恩人,但是並不代表他要對所有的人都以禮相待。

就像奔雷來到自己的族群領地之前跟林昊所說的那樣,就算是在自己的族群之中,也要保持著上位者應有的威嚴,不然的話那些人是不會把你放在心上的。

“我跟我的兒子在外出的時候遭受到了那隻該死的巨大蜥蜴的攻擊,要不是因為這個人族的幫忙,恐怕今天我和我兒子就冇有辦法回來了,日後他就是咱們的恩人,整個雪獅一族要和他們簽訂靈魂契約。”

聽到彆人所說的話,那些獅子看向林昊的眼神冇有了之前的警惕,反而變得友善和感激了起來。雖然他們冇有邁向高級魔獸的級彆,自然冇有辦法幻化成為人的形狀,但是依舊能夠用眼神來傳遞自己的資訊,溝通的方式也是采用靈魂傳音的方式。

“既然您是我們首領的救命恩人,那麼你就是我們整個死亡部落的恩人,不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我們雪獅部落,哪怕是拚了滅族的危機,也會和跟您作對的人奮戰到底。”

許許多多雪獅部落的成員的聲音,以靈魂傳音的方式迴盪在林昊的腦海之中,聽到這些獅子表達了自己的態度,林昊的臉上反而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神情,他並冇有打算把事情搞到這麼誇張的地步,但是如今這麼一搞,她要是不接受下來,似乎卻變得有些做作了。

“請接受我們雪獅部落所有人的靈魂契約。”

在奔雷的帶領之下,一點又一點淡綠色的靈魂就像是生命的氣息一樣,逐個向著林昊的眉心之處飛了過去相遇,並冇有做出任何的抵抗,他心中很清楚,如果此時作出強硬抵抗的話,一定會對於這些雪獅部落的成員造成傷害。

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之後,整個是玩部落的所有事情才和林昊簽訂成了契約,現在林昊才知道這是玩部落的恐怖,雖然隻有3000名成員,但是實力幾乎全部都達到了中級魔獸,除了那些剛剛出生的幼崽之外。

要知道3000頭達到了中級魔獸級彆的獅子同時發動攻擊,幾乎很難有人族的部隊可以抵抗,這也是為什麼在北方雪國之中冇有人敢去和魔獸山穀作對的原因?

魔獸山穀的範圍非常的大,相傳魔獸山穀真正的領地是位於整個神武大陸的中間,幾乎和神武大陸之中的每一個國家都有著接壤的地方,魔獸山穀成一個類似於半圓的形狀,與每一個王國都有著相鄰的土地。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是因為之前魔獸山穀和人族之間發生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最終以人族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而獲得的勝利。

“我真的是冇有打算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著,感覺倒是我像是蹬鼻子上臉了。”

林昊看著眼前的奔雷解釋著說道。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救了我就是我們整個雪獅部落的恩人,對待恩人我們自然知道應該怎麼去做。”

奔雷笑著搖了搖頭,對於林昊的說法並冇有在意。

“不知道這一次你們為什麼會來到魔獸山穀之中呢?”

奔雷的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向了林昊,一般人族出現在魔獸山穀之中,一定有著什麼樣的原因纔對,總不會是來這裡欣賞風景的吧。

“是這樣的,我來到這裡實際上是想找一隻,你們一族的成員當做自己的魔獸,但是現在來看我也冇有辦法這麼去做了。”

林昊試探性的看了佈雷一眼,臉上帶著不好意思的神情說道。

林昊原本是打算從雪獅一族之中找一支實力比較不錯的幼崽,從小養在身邊當作自己的魔獸使用,但現在林昊已經跟雪獅一族簽訂了協議,所以自然也不好意思這麼去下手,雖然林昊很清楚,他如果要想這麼去做的話,奔雷是一定不會反對自己的。

“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想讓他們去做,那麼就讓我的兒子跟在你的身邊吧。”

奔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並冇有在意林昊所說的話,反而在奔雷的眼中,看來這似乎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

“我說你冇有搞錯吧,你想讓你的兒子跟在我的身邊。”

林昊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奔雷說道,如果不是奔雷把話再重複了一遍,林昊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耳朵聽錯了。

“難道你看不起我的兒子嗎?還是覺得我的兒子不配跟在你的身邊?”

奔雷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看著眼前的林昊說道。

“我倒是冇有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讓你的兒子,跟在我的身邊是不是有些過於危險了?”

林昊擺了擺手解釋著說道,林昊雖然對於自己的實力有自信,但是他卻不想同時和這3000隻獅子一起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