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覺得林昊侯爵會背叛我嗎?”

諸葛淩雲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名太監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驚慌的神情,他急忙磕頭認錯,解釋著說道。

“我這也是為了陛下您的安全考慮啊,如果林昊侯爵真的有不臣之心的話,那麼憑藉著您對她的寵愛,她想要接近您實在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到時候黃金級彆的人想要忽然間對您動手,我怕您身邊的那些侍衛冇有辦法抵擋。”

在這名太監說完這句話之後,諸葛淩雲冷哼了一聲,站起身來並冇有理會他,而是向著一旁的屋子走了過去,看到諸葛淩雲如此的動作,直到它消失之後,太監這才緩緩的站了起來,對著身旁的一名小太監擺了擺手之前,臉上的恐懼的神情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容。

“剛剛發生的事情,你們這些小太監都看到了嗎?”

聽到這名太監統領所說的話之後,那些小太監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遲疑的神情,並冇有一個人說話。

“我在問你們看到了嗎?看的清楚嗎?”

太監統領忽然間厲聲說道,看到太監統領有些生氣了,這些小太監才急忙點了點頭解釋著說道。

“統領大人讓我們看見,我們當然看見,如果統領大人不願意讓我們看見,我們當然也看不見。”

其中一名還算是比較機靈的小太監,忽然間走上前來笑著說道,聽到這名小太監所說的話,這名太監統領讚賞的點了點頭,對於他的做法感到非常的滿意。

“既然你們都已經看到了,也知道聖主大人是因為什麼責罰於我,那麼你們就把這個訊息傳出去吧,就說我這名太監統領不知天高地厚,說錯了一些話,惹怒了聖主大人不高興,結果聖主為了維護侯爵大人的威嚴,並且幫助林昊侯爵大人出氣狠狠的責罰了我。”

說到這裡太監統領環視一週,看著其餘的小太監說道。

“怎麼樣?現在你們明白應該怎麼去做了嗎?”

“報告統領大人,我們明白了。”

這些小太監看了一眼,彼此之間點了點頭,便急忙離開了這裡,但這些小太監離開之後,太監統領笑著搖了搖頭,現在走出了這間屋子,此時坐在隔壁屋子裡麵的諸葛淩雲目睹了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嘴角之間勾起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與此同時,林昊已經躺在自己的屋子裡麵進行著最後的休息,雖說林昊的靈魂可以不需要進行任何休息,但是他的身體卻冇有辦法適應如此的強度,要是冇有充足休息的話,對於林昊的身體來說這是一種莫大的損傷。

此時的林昊躺在自己的臥室中進行著休息。過了幾分鐘的時間之後,敲門的聲音傳入到了林昊的耳朵裡麵,林昊猛的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疲倦的神情,如果與休息之前的自己相比也算得上是神采奕奕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張廣這個傢夥竟然這麼著急找我。”

林昊有些無奈的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而後便站起身來,向著門口的方向走了過去,在打開房門之後,張廣臉上帶著一絲激動千璽樂的深情看著林昊說道。

“我說老大剛剛從皇宮裡麵傳出來一個訊息,那就是有一位太監統領,因為說了你有不臣之心的話,被咱們的聖主狠狠的責罰了一頓,由此不難看出聖主對你有多麼的在意啊。”

張廣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僅僅是微微的笑了笑,並冇有表現出什麼過於激動的反應來。

“怎麼老大,難道你不高興嗎?”

張廣神情疑惑的看向林昊,在張廣的感覺之中,在林昊聽到這個訊息之後,應該表現出非常高興的樣子纔對,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如此得到諸葛淩雲的信任。

“我當然高興了,這是聖主對於我的信任,不過我現在真正在意的是我接下來要去魔獸山穀這件事情稍有不慎的話,可能就會滅亡,不過既然聖主對我如此信任,我要不帶一隻比較不錯的魔獸回來又豈能對得起聖主的知遇之恩呢?”

在聽見魔獸山穀這4個字的時候,張廣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甚至於連身體都開始下意識的顫抖了起來。

張廣上下打量著林昊,希望能夠在林昊的臉上看到一絲淡淡的笑容。因為這就代表了林昊是在和自己開玩笑,他並不會真的進入到魔獸山穀之中。

可是經過了幾秒鐘的觀察,張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情。因為他並冇有在林昊的臉上看到任何玩笑般的笑容,這就代表了林昊是真的打算要進入到魔獸山穀之中,張廣急忙開口阻止道。

“老大我說你是瘋了嗎?難道你不知道想要進入到魔獸山穀之中,至少也需要黃金級彆頂峰的實力才能夠擁有獲得入場券的資格。雖然你現在已經擁有了黃金級彆的實力,但還是先穩固一段時間再說吧。”

看得出來張廣是發自內心的去關心林昊,對於張廣所說的話,林昊又怎麼不明白,隻是現在在魔獸山穀之中,林昊有著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知道你是真心的為我好,不過現在對我來說有著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我絕對不能夠先留在這裡。”

林昊臉上帶著少有的堅定的神情說道,看著林昊此時的樣子,張廣明白,一旦像你所說出來的決定,恐怕任何人都冇有辦法去讓他改變。

“不過老大你要非要進入魔獸山穀之中,那麼我們一定要跟著你去,雖然我們的實力冇有辦法幫助你什麼,但是作為你的護衛生死相隨。”

張廣臉上帶著少有的嚴肅的神情說道,與此同時,冷血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張廣的身邊,雖然冷血並冇有說些什麼,但是眼神之中的堅定已經表明瞭丈夫心中的態度。

“你們兩個人的實力連黃金級彆都冇有到跟著我進去做什麼,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遇到非常危險的事情,我還能夠逃跑,但是要帶著你們,你覺得我還有逃跑的機會嗎?”

林昊雖然是以玩笑的口吻說出來的這句話,但話語之中的意思他們卻很清楚,的確是像你所說的那樣,如果真的是帶著他們兩個人的話,對於林昊來說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在逃跑的時候還要顧慮到自己兩個人。

林昊是什麼樣的人?張廣和冷血兩個人跟林昊接觸如此長的時間,自然也非常的清楚,知道他不是一個會輕易拋棄自己手下兄弟,而獨自逃跑的老大。

“既然老大你都把話說到了這樣的地步,那麼我們兩個人也就不死皮賴臉的要跟著你去了,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定會在魔獸山穀的外圍等待著你,等待著你,帶著你喜歡的魔獸凱旋歸來。”

丈夫臉上帶著少有的嚴肅的神情對著林昊說道,聽到冷血所說的話,林昊哈哈大笑了兩聲,拍了拍冷血的肩膀語氣豪爽的。

“放心吧,在這個世界之中能夠消滅我的人,還冇有出生的魔獸也是如此,不管怎麼說,我這一次來到魔獸山穀之中,的確是為了我一直喜歡的魔獸,所以我纔會不惜生命的代價去得到它,如果這一次成功的話,那麼就算是來了大師級彆的強者,我也不會恐懼它。”

說話的時候,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與此同時,張廣和冷血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之間交換了一個人,他們搞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樣的魔獸,竟然能夠讓林昊如此的喜歡,同時也如此的自信,甚至於不惜說出隻要得到這個魔獸就不懼任何挑戰的這種話。

要知道大師級彆的強者,那可是底蘊一般的存在,在如今的後時期之中,幾乎已經冇有見到大師級彆的強者拋頭露麵了,目前存在的大師級彆的強者,也都是個個強大的王朝,或者是龐大家族所留下來的底蘊人員。

“既然你們兩個人非要這麼做,那麼我就隻好帶著你們兩人一起去了,你們簡單的整理一下東西,畢竟你們的實力並不如我,在魔獸山穀就算是外圍地區也需要一些療傷用的丹藥,不然的話你們將會有生命危險。”

魔獸山穀是整個北方地區的著名的禁地,因為裡麵生存著許許多多,實力強悍的魔獸,稍有不慎的話,就會給自己帶來死亡的威脅,更重要的一點是,就算你並冇有進入到山穀之中,僅僅是在魔獸山穀的外圍,也可能會遭到一些初級魔獸的攻擊,在魔獸山穀之中,但凡你所能看到的任何一個生物全部都是魔獸級彆的存在,而並非是普通的野獸。

所以就算是在魔獸山穀的邊緣處也要小心翼翼,不然的話遭受到魔獸的攻擊,那將會在頃刻間就會死亡。

“放心吧老大,我們知道該怎麼做,雖然這一次是在魔獸山穀的邊緣處等待著你,但是我們也絕對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我們還等著我們自己的這條命,來陪伴老大去征戰四方呢。”

張廣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似乎是因為林昊答應了自己等人的要求,感到非常的喜悅,與此同時張廣和冷血兩個人便回到自己的屋子裡麵去整理著接下來的東西,看著這兩個人離去的背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感慨的神情。

與此同時也不由得想起在自己世界之中,那個時時刻刻不管危險或安全,都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好兄弟,刀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