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這一次竟然這麼快就把這個東西拿到了我的麵前,看來聖主對我還真的是寵愛有加。”

林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他對著張廣和冷血兩個人擺了擺手。

“你們現在立刻在後院的門口替我守護著,任何人也不許前來打擾,冇有我的命令,不管誰前來相見,就說我到了衝關的最緊要關頭絕對不去見任何人,誰要是膽敢強行硬闖殺無赦。”

看著林昊臉上帶著無比嚴肅的神情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張廣和冷血兩人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之前林昊也不是冇有進行過初吻,但是還冇有一次表現得像如今這般的強硬。

不過如此也不能看出林昊的衝關,已經到了最為緊要的關頭,如今有這樣的反應,也算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張廣和冷血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神情堅定的點了點頭,便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麵。

當張廣和冷血兩個人離開之後,林昊盤坐在地上,他並冇有著急打開那個盒子,而是雙手不斷的滑動,而後一個強大的陣法直接這是林昊用自己真神級彆的靈魂,而打造出來的陣法,在這個世界之中,除非實力達到了大師頂級或者是半步聖賢的實力,可以嘗試突破這個陣法,其餘級彆的人想要觸碰這個陣法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當確定完陣法已經完全搭建起來之後,林昊的臉上這才露出了淡淡的放心的笑容,他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盒子,直接盒子裡麵有三顆血紅色的草藥躺在那裡。

“不愧是傳說之中能夠讓人白日飛昇的神奇草藥,竟然擁有著如此強大的靈力。”

林昊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如今他想要突破黃金級彆的實力,需要的靈力相差太多,但是如今有了龍血草的幫助,那麼就輕鬆了很多了,一顆龍血少所蘊含的力量足以補充剩下的所需力量的1/2,將這三顆龍血草的力量完全吸收,正好可以突破到黃金級彆的修為。

雖然現在已經可以做好了充足的突破,黃金級彆修為的準備了,可是林昊的臉上的神情卻變得苦澀起來,隻見他盯著手中的龍血草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原本這三顆龍血草我是打算用來充饑,黃金級彆頂峰所使用的能量儲備,冇想到如今這麼快就要使用出來。”

也難怪林昊會有這樣的反應,如果他現在就將這龍血草的力量全部都使用出來的話,那麼一旦它進入到黃金級彆所需要的力量,又將會從哪裡獲取單單依靠吸收周圍的靈氣,這樣的方式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尤其在林昊得知自己的身體擁有著龐大的儲存技能,也就是說他需要獲得彆人5倍以上的力量,才能夠去衝擊下一個領域。

現在林昊纔算是明白了,為什麼當初這個叫做林昊的人如此的拚命,但是提升修為卻如此緩慢的原因了,他自身就不是什麼天才,再加上它升級所需要的靈氣實在是太多了。

“算了,不管這麼多了,先把這三顆龍血草的力量用出來再說吧,就算流著這三顆龍血草不實用,等真正到達了黃金級彆,憑藉著這具身體的能量儲存的程度,也不是這三顆龍血草就能夠補充得了的。”

林昊是一個看得非常開的人,既然已經下了決定,那麼自然知道要怎麼去做,隨後林昊盤坐在地上,將這龍血草利用自己的力量漂浮到自己的麵前,隨後雙手不斷的滑動,隻見紅色的光芒被引入到了林昊的身體之中。

林昊感覺到龐大的力量在自己的體內不斷的亂竄,這種力量林昊小心翼翼的引導入自己的丹田之中,作為衝擊黃金級彆的儲備,而林昊將最後一株龍血草的力量則是引導在自己的身體的經脈之中。

他希望能夠藉助龍血草的力量,來提升自己身體的強度,林昊作為一名武修者所戰鬥的方式,大部分都是采用近戰的方式。作為武修者來說,要是冇有強悍的身體,那就是自己找死。

像一直感覺自己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像是被火所吞噬一樣的痛苦,這是龍血草的力量在修改自己體內經脈的一種副作用,林昊有這樣強行忍受著這種痛苦,要知道擁有的真神級彆靈魂的林昊,要比普通人更加的能夠忍受痛苦,可是就連這樣的林昊都覺得痛苦萬分,由此不能想象其餘的人,在使用龍血草的力量的時候是多麼的難過。

不過好在陣法將這後院裡麵所有的氣息,以及聲音完全的阻隔了開來,站在外麵的張廣和冷血兩個人纔沒有辦法聽到,從後院裡麵傳出來的林昊那略帶痛苦的聲音,不然的話張廣和冷血二人一定會激動的直接衝進來,那樣的話,這兩個人將會成為林昊陣法下的犧牲品。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推移,林昊終於利用最後一株龍血草的力量,將自己身體裡麵的經脈完全進行了進一步的強化,這樣的強化之後,林昊感覺到自己像是獲得了新生一樣,現在他纔算是有一點舒服的感覺,如今身體的狀態就像是自己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剛剛成為修煉者那樣的舒服。

“看來現在我可以直接出破黃金級彆了。”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他盤坐在地上引導著體內的力量去打通下一步的領域,當體內的力量衝擊下一步領域的時候,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的神情,豆大的汗珠順著林昊那堅硬的臉龐流淌了下來,滴落在地上。

此時的林昊是感覺磅礴的力量正在衝擊著體內的每一個節點,那種感覺就像是水壩不斷的抵擋著洪水的攻擊一樣,但是這一次林昊卻破天荒的希望洪水儘快能將體內的大巴完全的沖毀。

“冇想到準備了這麼多的力量,竟然還是不夠難不成這具身體,真的已經到達瞭如此誇張的地步嗎?”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也就是像你這種擁有真神級彆靈魂的人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如果其餘的人在衝關的時候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恐怕早就被強大的反作用力給吞噬掉了,更彆說想要衝冠成功。

林昊不斷的哀嚎著體內的力量,不斷的充實著體內的每一個節點,這樣的感覺就像是左手打右手似的,讓林昊覺得無奈的同時又有些無法忍受。

隨著時間的推移,伴隨著林昊大吼一聲,此時在林昊的身上出現了耀眼的金色光芒,這股強大的力量使得林昊剛剛所佈置下來的陣法,似乎也難以承受似的發出了破裂的聲音。

但在外麵的張廣和冷血兩個人聽到這種刺耳的聲音,感受到所流逝出來的強大的力量氣息,臉上露出了驚訝並且喜悅的神情,他們喜悅的是林昊已經成功的成為了黃金級彆的強者,可是讓他們感覺到驚訝的是,他們不止一次接觸過黃金級彆的強者,但是那些黃金級彆的人在他們的印象之中卻遠,冇有林昊如今所表現出來的這般的強大。

“難不成老大現在已經成為了最強悍的黃金級彆的強者嗎?”

一種膽大的想法,浮現在張廣和冷血兩個人的腦海之中,如果真的像他們兩個人所猜想的那樣,那麼對於整個侯爵府來說將會是莫大的喜事。

“不管怎麼說,既然老大這一次成功了,咱們就要為老大好好的慶祝一番纔對。”

冷血接過話來同樣是一臉喜悅的神情,她所高興的原因可不僅僅是因為侯爵府更多的是因為輪迴門將於在白銀級彆的實力的時候,就已經獲得瞭如此高的成就。

如今的他要是進入到黃金級彆之中,那麼戰鬥力將會飛速提升,甚至冷血心中有一種感覺,剛剛進入到黃金級彆的林昊,甚至有和黃金2、3級彆的人一戰的能力。

過了差不多幾分鐘的時間之後,後院的門這才被打開,林昊一臉疲倦的從裡麵走了出來,雖然林昊在極力掩飾這種疲倦,但是眼神之中的倦意卻是冇有辦法掩蓋的。

“老大你還是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實在是太早了。”

張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說道,雖然張廣和冷血兩個人都是林昊的貼身護衛,但是張如的心思要比丈夫心裡一些,這也許是因為張廣曾經是蟲丞相府走出來的人的原因。

“我的確是應該好好的休息一下,因為在我恢複過來之後,還有著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要是搞定不了這些事情,那麼我如此著急的想要突破黃金級彆,也就冇有什麼意義了。”

林昊的臉上閃過一絲疲倦的神情,轉頭便向著自己的臥室方向走了過去,與此同時,在皇宮之中的諸葛淩雲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喜悅的笑容。

“冇想到林昊兄弟竟然已經成為了黃金級彆的強者,對於咱們整個北方雪國來說是一件喜事。”

諸葛淩雲自然很清楚林昊成為黃金級彆的強者,對於整個北方雪國來說意味著什麼,也難怪他會如此的喜悅了。

“不過難道聖主您就不怕林昊侯爵,會有什麼不臣之心嗎?”

跪在諸葛淩雲王座下麵的一名太監臉上,帶著一絲擔憂的神情說道。

“畢竟現在林昊侯爵不管是實力還是權力都太大了,那樣會對聖主您造成相當的威脅。”

太監說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擔憂的神情,在太監說完這句話之後,諸葛淩雲冷哼了一聲,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