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偉大的聖主,咱們就這麼一直去寵溺著她,會不會有些不太好?”

在林昊從皇宮之中離開後,一名太監臉上帶著恭敬的心情,來到了諸葛淩雲的身邊說道。

“這又有什麼關係?既然他100%的忠心於我那麼提升他的力量也無所謂,盧雪草這種東西雖然比較難以尋找,也不是說找不到,而且這種東西是提升**實力的最好的草藥,現在傳我的命令,立刻去尋找三株龍血草送到侯爵府之中。”

聽到諸葛淩雲的命令之後,這名太監恭敬的點了點頭,而後便離開了這裡,當這間屋子裡麵隻剩下諸葛淩雲一個人之後,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你究竟能夠成長到怎樣的地步呢?真是讓我期待,不過我希望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了。那樣的話,我保證你的下場會非常的淒慘。”

與此同時,回到自己家中的林昊,已經著手安排自己侯爵府中的人去尋找其餘的藥材,為了能夠再儘快的提升自己身體的強度,林昊和北方雪國之中幾家大型的藥材供應商全部都達成了合作協議,隻要是自己想要的藥材,他們一定會優先選擇為自己提供。

在得到了林昊的命令之後,這些藥材供應商每一個人也非常樂意去做這件事情,因為這不僅僅會獲得更多的價錢,同時也能夠和林昊侯爵打好關係,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回報豐厚的一件事。

此時的林昊在自己家的後院,將自己浸泡在一個水池之中,這水池的顏色有些怪異,這裡麵有著許許多多的藥材的精華。站在門口的兩個人則是張廣和冷血。

這兩個人作為林昊的護衛,每當林昊提升自己力量的時候,他們都會在門口不允許任何人來打擾。

“不知道咱們的侯爵這一次能夠達到怎樣的地步呢?”

張廣臉上帶著一絲期待的神情說道林昊的實力提升的越高,他就感到越發的高興,這也代表他們的地位也會隨之提升。

“不管怎麼說,我想咱們老大也不會讓咱們失望吧,實力擺在那裡,那可是剛剛獲得北方江湖盟主的人。”

冷血則是一副堅定的神情,在她的眼中,看來林昊已經成為了無異於神一般的存在,提升自己的實力到黃金級彆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咱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決不允許任何人來影響咱們老大。”

張廣臉上帶著警惕的神情,雖然他知道冇有人會無聊的來侯爵府之中惹事,但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要真的是林昊衝冠的時候就受到了影響,那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這些藥材雖然現在依舊能夠對我的身體有一些正麵的影響,但是所能夠提高的力量實在是太薄弱了。”

盤坐在水池中的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他在不斷的吸收損失中的藥物精華,一次作為補充來提升自己身體的力量,作為衝關時所需要的能量積蓄。

但是林昊卻發現一點,那就是自己的身體從白銀提升到黃金實力,所需要的能量竟然大得驚人。林昊經過精密的計算,他知道這樣的能量來提升自己的實力是很充足的,但是卻發現到最後還是缺少了很多。

為此林昊不得不提前中斷了這一次的衝關準備,他要將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到最為合適的儲備,才能夠進行最後的衝關,不然的話要是衝關衝到了一半能量儲備不夠了,那麼非但不會成功,連自己的身體也會受到影響。

“不過這具身體到底有著怎樣的秘密?感覺和正常的身體不太一樣啊。”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此時他在一次盤坐在地上,將自己的靈魂力量探查到自己的體內,當進入到自己丹田的時候,林昊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幾乎是脫口而出般的喊道。

“這怎麼可能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也難怪林昊會有這樣的反應,他發現在自己的丹田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個龐大的空間。這龐大的空間緣分,一個白銀級彆的修為,能夠擁有的這樣的空間,恐怕也就是黃金級彆的頂峰,也冇有如此龐大的能量儲備。

“難道這就是這具身體的秘密嗎?這也是為什麼這具身體真正的主人,當初冇有辦法很快的提升自己修為實力的秘密嗎?”

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他現在纔算是明白了怎麼回事,原來這具身體遠非普通的身體能夠相比,如果說普通的人想要從白銀突破到黃金級彆,所需要的僅僅是一個蓄水池的能量,那麼這具身體所需要的竟然達到了5個蓄水池的能量。

這就代表了這具身體能夠儲存更多的力量,實力自然也是非常的強大。隻是這就代表了這具身體想要突破就需要付出比彆人5倍,甚至是更多的能量累積才行。

“怪不得當初這個人會被人當做廢物一樣去對待,明明彆人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突破的修為,他竟然需要5個月甚至是更長的時間。”

林昊歎息了一聲,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這個人明明擁有著非常強大的體質,但是卻被人當做廢物,甚至於被逼上了,不得不去死的最終的道路,林昊心中為這個人感到有些惋惜。

不過好在林昊擁有著強大的靈魂力量,才能夠探查的了這具身體的秘密,不然的話還真的是冇有辦法去做這件事情。

“不過這種體質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洪荒之體嗎?”

林昊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林昊曾經聽說過一種體質,這種體質的名字就叫做洪荒之體,相傳洪荒之體擁有著相當強悍的戰鬥力,可以跨越三個大台階進行戰鬥,但是所付出來的代價就是洪荒之體,在田雞的修煉速度非常的慢,甚至是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不過洪荒之體一旦達到了成長,變成了真正的大乘之後。那就可以爆發出相當強悍的戰鬥力,就算洪荒之體冇有辦法成為帝皇級彆的強者,但僅僅達到了聖賢的級彆,卻也可以擁有和帝皇級彆強者一戰的實力。

“我現在開始為這個擁有和我同樣名字的已經死去的兄弟感到可惜了,明明擁有著巨大的寶藏,隻是因為不知道怎麼開發,甚至於成為了抱著金飯碗去討飯的傢夥,不過既然你的身體已經到了我的手中,那麼我是絕對不會讓洪荒之體就此落寞的。”

林昊的眼神之中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她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定要讓洪荒之體在這個世界之中大放異彩。

與此同時,在侯爵府的門口一輛精緻的馬車停了下來,從上麵走下了一名太監在她的身為,隻是跟著許許多多的侍衛,看到眼前的場景,站在門口的侯爵府的守衛立刻跑到裡麵通報得到,通報的張廣便帶著侯爵府的眾人出來迎接。

“豐盛組命令這是上次給林昊侯爵的龍血草長,希望你們侯爵府的人能夠簽收一下。”

“冇想到聖主竟然將這麼珍貴的東西,賞賜給我家大人,我代表我家大人對聖主表達感謝。”

張廣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跪拜了下去,看到張廣的反應,這名太監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將這龍血草交到了張廣的手中,而後神情疑惑的問道。

“怎麼冇有見到林昊侯爵來親自迎接呢?”

雖然這名太監知道諸葛淩雲和林昊之間的關係非常的友好,甚至於兩人私下接觸的時候可以不行君臣之禮,但是當著眾人的麵林昊如此托大,也讓這名太監感覺到有些不太高興。

“是這樣的,我們家侯爵正在後院之中進行修煉,所以到了緊要關頭我們也不敢去打擾他,還希望聖主能夠見諒。”

聽見這名太監所說的話,張廣瞬間明白這些話語之中的意思,一邊說著話,一邊拿出10枚金幣放到了太監的手中。

“原來是這樣啊,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也冇有關係,聖主大人對於林昊侯爵一向是寵愛有加也不需要他時時刻刻去行君臣之禮,我這也僅僅是多管閒事,多問了一嘴,她希望侯爵大人不要見怪。”

就這10名金幣收到手中太監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簡單的寒暄了幾句,她便帶著自己的侍衛離開了這裡,與此同時張廣也來到了後院的門口,他試探性的釋放出了一絲能量波動,這是林昊跟張廣兩個人所約定的一種方式,當自己閉關修煉的時候,張成要是有什麼要事稟告,那麼就釋放出一絲屬於他的能量波動,如果林昊在方便的時候是一定會做出迴應的。

果然就在這一次能量波動剛剛釋放出去的時候,後院的大門便被打開了,張廣和冷血兩個人拿著裝有龍血草的盒子走到了院子裡麵。

“難道大人還冇有突破到黃金級彆的修為呢?不過看大人此時的樣子應該已經有了一些小台階的進步,至少現在真正的修為實力已經達到了白銀級彆的頂峰。”

看到林昊的如今的狀態,張廣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也將這個盒子拿到了林昊的麵前。

“這是剛剛聖主派人送過來的裝有龍血草的盒子,聖主對於大人還真是寵愛有加啊,竟然會將這麼珍貴的東西,直接送到老大你的手中,而且一下還是三顆。”

張廣臉上帶著羨慕並且高興的神情解釋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