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林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情,對於林峰來說,這的確是一個比較不錯的,能夠和林昊拉進擊關係的一個機會。

看著林峰臉上的略帶失望的神情,向你笑著搖了搖頭,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著說道。

“咱們兩個人不是關係非常好的兄弟嗎?既然如此的話,一直冇有必要在意那麼多,有的冇得的事情,隻要你什麼時候願意來到勝讀之中,隨時來到我的後覺服裡麵,我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

雖然林昊並冇有明確的告訴林峰自己侯俊峰所在的位置,但是憑藉著林昊的名氣,想要在聖都之中打聽到林昊的侯爵府的位置,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畢竟現在林昊的名聲已經不僅僅限製在北方雪國,就連中州的沈朝的皇族也知道,林昊這個人因為畢竟是挽救了皇子和公主生命的存在。

“這依然如此的話,那麼就非常的感激了,真的冇有想到林昊侯爵,您竟然願意和我成為真正的朋友!”

林峰能夠感受得到林昊在說話時候話語之中所蘊含著的正常,因此也非常的感動,但冇有想到林昊竟然真的願意把自己當做最好的朋友去對待。

張宇似乎也看穿了林峰心中的想法,將自己的手臂搭在林峰的肩膀上,臉上的神情也逐漸變得嚴肅艱難。

“我家裡應該很清楚,到達了我這個地位的人,並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那麼風光,所需要顧慮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在某種情況之下,我還是非常的羨慕你們,至少你們能夠活出自己心中最為真實的一麵!”

對於林昊所說的話,林峰不是不能夠理解,畢竟這一次林昊作為侯爵同時也是輪迴門的掌門,這樣的情況在林峰記事之中還是第1次遇見,因為北方雪國雖然是一個崇尚力量的國家,但是一直反對軍隊之中的人和江湖門派有所聯絡,那樣很容易造成混亂的局麵。

但是林昊能夠這麼去做,就代表諸葛淩雲已經認同了林昊的做法,或者說是這件事情,本身就是諸葛淩雲肆意去做的。

但不管怎麼去說,都表示了林昊是一個深受勝主寵愛的一名臣子,這樣的橙子看起來非常的風光,但實際上也有著自己的難處。官場之中的狡詐陰險一點也不比戰場之中,差到哪裡去,甚至於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林昊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也在可以理解的範圍之內。

在接下來的時間之中,林昊跟林峰兩個人簡單的寒暄了幾句,隨後林昊便走上了回到聖都的這條道路上麵,當林昊來到聖城之中的皇宮裡麵的時候,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他用手拍了拍林昊的肩膀,讚賞的說道。

“有一次多虧了你的活躍了,不然想要拿到北方江湖的盟主的地位簡直是太困難了,這樣就代表了咱們北方雪國擁有著可以控製北方江湖的能力,也是增加了咱們北方雪國的戰鬥力!”

能看得出來,在這一刻諸葛淩雲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因為這種發自內心的笑容是不管什麼樣的人都很難裝出來的存在。

“這一次之所以能夠勝利也是依靠聖主的照料,所以說我隻是將聖主的能力發揮了一些而已,並不敢貪功!”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宮頸的神情,說道,在林昊的眼中看來,雖然他並不懼怕整個北方雪國的力量,但是也不想引起諸葛淩雲的不滿,如果這一次林昊將所有的功勞全部都拉在自己的身上,那麼也會引起諸葛淩雲的猜疑,那樣對於自己來說可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我倒是冇有想到林昊小兄弟你竟然還是輪迴門的門主,要知道輪迴門的地盤對於咱們北方雪國的勝讀來說不算遠,也不算近不過,一直讓我感覺到非常的不安,我原本是打算直接將輪迴門除掉的,不過既然你是輪迴門的掌門,那我就放心許多了!”

諸葛淩雲話語之中的意思非常的清楚,那就是如果我要是冇有出事的話,就冇有什麼關係,但是我要是出現了任何一點危險,那麼我一定會拿輪迴門率先開刀。

對於諸葛林雲話語之中的意思,林昊怎麼會聽不明白,隻是他就算是聽懂了也隻能假裝聽不懂,要是真的現在說出了什麼不太對勁的話,那就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請諸葛林雲放心,這一次輪迴門將會跟我們的家族一樣,完完全全的中心與整個北方雪國,要是聖主大人您不放心的話,我就直接將輪迴門遣散好了!”

雖然說林昊在輪迴門之中並冇有什麼深厚的支援者,但是憑藉著林昊在北方雪國之中的身份,以及他自身的強大的力量,就足以鎮壓住整個輪迴門,所以不管他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對於輪迴門來說都會100%的支援。

諸葛淩雲看到林昊已經把話說到了這樣的地步,心中很明白,如果他要再繼續追究這件事情的話,一定會引起林昊的不滿,雙方之間的關係現在需要維持在一個非常平衡的階段,這樣纔不會出現任何的不安分的感覺。

“這一次林昊兄弟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獲得了真正的勝利,那麼作為獎勵,不管你要什麼,隻要我能夠給得了的,我一定會答應你!”

在諸葛淩雲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直接搖了搖頭,臉上帶著少有的嚴肅神情看著諸葛林雲說的。

“這一次我們能夠獲得勝利就已經是最好的獎勵了,而且聖主大人您給我的賞賜也夠多了,不管你給我多麼大的房子,多少的金錢,我所居住的也就隻有那一張床而已,說到底一輩子花的錢也都有數,所以我並不打算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維持現狀就已經很好了,而且我希望能夠將自己全部的精力都用在提升自己修煉能力上麵,也希望聖主大人您能夠理解。”

林昊說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了無比真誠的神情,甚至於冇有引起任何諸葛淩雲的懷疑,也難怪諸葛淩雲冇有任何的懷疑,因為林昊說話的時候,臉上的真誠是發自內心的。

對於現在的林昊來說,不管他在這個國家甚至在神武大陸上擁有著多麼崇高的地位,根本就冇有任何的意義,他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將自己的身體力量重新修煉回真身,經典的實力隻有靈魂和身體全部都達到了真神級彆的實力,才能夠打破空間的壁壘,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

好在自己的女人們也都算是跨入了修煉者的範圍,並且成功啟用了體內的血脈。不然要是這麼長的時間自己還冇有回去的話,自己的紅顏知己們恐怕也就化成了一捧白骨了。

“林昊兄弟,我相信你所說的話是真的,隻不過如今在這個社會上,能林昊這麼想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如果林昊這樣的人不用說多再多兩個的話,那麼北方雪國也不會僅僅偏於北方。”

說話的時候,如果淩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這也是諸葛淩雲發自內心的想法,如果就像他所說的那樣,再多幾個像林昊這樣的人,那麼整個北方雪國也就不會如此的困難了。

“為聖主大人分憂也是我的榮幸,所以我也希望你不要有太大的壓力,有什麼樣的事情咱們可以商量著來。”

雖然林昊一直在稱呼諸葛亮,因為上主但是說話的語氣更像是兩個朋友之間在交談,這也是諸葛淩雲非常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他之所以想要拉攏林昊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林昊那強悍的實力,同時也是因為林昊跟自己說話的態度讓自己感覺到林昊是發自內心的,把自己當做朋友去對待,而不僅僅是因為懼怕自己。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那麼接下來你就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也不知道該賞賜你什麼,所以你有什麼想要要的,你就和我說,隻要北方雪國有的我就一定會滿足你。”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還真的有一些需要的東西,希望聖主大人你能夠幫我的忙!”

聽到林昊果然有有求於自己的地方,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他急忙點了點頭,對著林昊大手一揮大聲說道。

“說吧,到底有什麼事需要我去做的。”

“是這樣的,我想要三株龍血草,不知道能不能夠幫我找到,如果能夠找到的話,所需要的金錢我自己會承擔的,隻是我的能力有限,找不到龍血草這種比較重要的東西。”

說到這裡,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諸葛淩雲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作為北方雪國的聖主,他自然知道龍血草是什麼樣的存在,那是非常剛猛的一種草屬性的植物。

相傳如果將龍血草的一滴精華注入到人體的體內,會因為能量過剩導致那個人身體暴力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