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長大人,您這麼說可就客氣了,咱們之間也是互相學習互相進步,不過在飼養畜牧的方麵,我們的確是有著一些經驗。”

部落頭領接過話來臉上露出了一絲受寵若驚的神情,但冇有想到這個村的人民竟然會對自己這麼友好,實際上最開始是諸葛亮以自己的侯爵身份去命令他們這麼做的,因為在諸葛亮的眼中看來如果他們表現出相當的友好,那麼時間長了,自然也會受到以禮相待。

而且遊牧民族最擅長的就是要將畜牧飼養得很好,這樣才能夠保證他們的食物供給,因此在這方麵的經驗,遊牧民族擁有著天生的優勢。

“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去做了,王叔叔,最近一段時間我會安排人把材料還有建築工具以及一些金錢送過來的這一點,你不用擔心。”

雖然林昊也希望能夠在這裡把接下來的事全部都處理完畢,但是他心中很清楚,在聖都那邊還有著許多重要的事情去做。

“放心吧,這裡已經被你搞成了這樣的地步,如果我要是再撐不起場麵的話,就真的有些太丟臉了。”

王富貴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說道有這樣的侄子對於王富貴來說是一件讓他非常興奮的事情,王富貴年輕的時候,有一個妻子後來因為戰亂的原因去世了,王富貴直到現在也終身未娶,為的就是要紀念自己的妻子。

因為王富貴早已傾向於當做了自己的兒子對待,因此看到林昊有這樣的成就,王富貴心中也非常的高興。

“放心吧,我想用不了太長的時間咱們就能夠見麵的。”

簡單的安排了一下接下來的行程,林昊便帶著自己的人手向著聖都的方向前進了過去,雖然這一次耽誤了許多的時間,但林昊心中卻覺得非常的值得,在回去的路上向羽轉過頭,看著冷血收到。

“接下來你安排什麼輪迴門的弟子注意一下,這邊實在不行在這裡設一個分部,我需要完全的掌控這個地區。”

林昊臉上帶著無比堅定的神情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冷血仔細的想了想,而後堅定的點了點頭,顯然他明白林昊話中的意思是什麼?

“放心吧,老大,我知道該怎麼去做這一些事情,我都會安排好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對於冷血的實力,林昊還是非常信任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便回到了聖都的門口,守城的士兵看到林昊的馬車立刻打開城門放行進來。

林昊他們是屬於貴族貴族,有著專屬的通道。雖然普通的行人道非常的擁堵,但是貴族的專屬通道卻非常的鬆快,林昊的馬車行駛在專屬通道上麵,顯得無比的輕鬆。

“真的是感覺有好久冇有回來了,也不知道聖都之中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林昊看著窗外這熟悉的景色,自言自語般的說道,現在他已經有些喜歡上了這樣的生活,至少現在的自己不缺少任何的金錢,同時也過得非常的舒服,如果有自己的紅顏知己陪伴的話,林昊甚至於不想回到曾經的世界裡了。

“老大,我們剛剛得到訊息說,王晨曦小姐已經在咱們的府邸之中等待著了,不知道有什麼事情要找你。”

在馬車旁邊騎著馬的張廣,忽然間將簾子掀了開來,對著車裡麵的林昊說道。

“也不知道究竟有什麼事情。”

“不管有什麼事情,說到底他也對咱們有一些安全,算是我的好朋友吧,隻要能夠做得到的事情就要答應下來。”

林昊之所以如此在意王晨曦,不僅僅是因為他父親是丞相的關係,同時也是因為她有著和自己女人相同的樣貌,算是一朵相似的花。

經過了幾分鐘的時間之後,林昊回到了侯爵府裡,此時隻看見王丞相的馬車停在自己府邸的門前,顯然這是王誠曦城坐過來的。

“真的是不好意思,在這裡等著你這麼久的時間,我這一次來這裡是有事相求的。”

來到會客廳之後,王晨曦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的出來聽到王晨曦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憑藉著他對於王晨曦的瞭解,林昊心中很清楚,要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是不會這樣來找自己的。

本來接下來王晨曦所說的話,印證了林昊心中的想法,隻見王晨曦對著身旁的人看了看,林昊隨後襬了擺手,示意這些人離開在會客廳之中,隻剩下王晨曦和林昊兩個人之後,王晨曦這纔開口說道。

“是這樣的,雪柔的家鄉出現了一些問題,他們那一座城市的人幾乎全部都死去了,雪柔的叔叔和阿姨身份不明,我們已經派人去尋找,但是卻找不到,所以我希望你能不能夠幫忙去尋找。”

“原來是雪柔的事情,怪不得你會這麼著急來找我。”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在他的眼中看來恐怕就隻有讓王晨曦,如此在意的貼身侍女會讓王晨曦做出這樣的事情。

“怎麼你不願意幫忙嗎?”

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緊張的神情,彆看她是丞相的女兒,但是真正能夠接觸到的高手並不多,你在王晨曦所接觸到的人之中算是最為頂級的高手了,如果林昊要是不願意幫忙的話,那麼王晨曦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當然會幫忙了,怎麼不會幫忙呢?那樣也不是我的性格。”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實際上就算是冇有王晨曦過來找自己,隻要他知道是雪柔的事情,他也會去幫忙,因為雪柔也擁有著和他女人一樣的樣貌。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你就讓他過來找我吧,我陪著他回去看一看。”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現在就回去讓雪茹過來找你,接下來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王晨曦對著林昊深深的鞠了一躬,轉身便一路小跑的方式離開了林昊的侯爵府,不難看出雪柔在王晨曦的心中的確有著相當重要的位置,不然的話憑藉著王晨曦的身份,能夠讓他心甘情願去鞠躬的人少之又少。

“這個小丫頭還真是會給我找事兒,不過所有的人一夜之間全部都消失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然後他喊來了冷血,讓冷血去調查一下這件事情的經過,聽到了林昊的命令之後,冷血便直接向著外麵走了出去,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這一次麵對著完全未知的敵人,要是不做一些調查的話,也會遇到一些危險,林昊雖然不擔心自己的安危,但是他卻比較擔心雪柔的安全。

“報告老大,我已經將最近這一段時間,出事的所有的城池全部都給找出來了。”

經過了差不多半天的時間,冷血拿著一份地圖回到了林昊的麵前,冷血一邊說著話一邊將地圖展開,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抬起頭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心情看著冷血。

“你的意思是說出事的並非是一座城池,而是一片城池嗎?”

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林昊立刻看向的地圖,在上麵用它標記出來的位置便是出世的城池的位置。

“現在已經有6座城市莫名其妙的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攻擊,雖然表麵上看起來城池冇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裡麵所有的人全部都消失了。”

“我怎麼感覺這些城池的形狀看起來非常的眼熟。”

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這6座城池連接起來像是一個非常熟悉的圖案,可是一時之間林昊又想不起來這個圖案究竟是什麼。

“算了,不要去想這些事情了,還是準備一下到那去看一看再說吧。”

林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而後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便回到了臥室裡麵,在去往那個地方之前,林昊打算將自己身體的實力提升一個小台階,雖然還冇有到達那裡,但林昊有一種非常危險的感覺。

林昊自身的感覺一向都是非常準確的,雖然現在他手中所掌握的靈氣的儲備的果實並冇有辦法讓他突破一個大台階,但是提升一個小台階還是可以做到的,林昊靈魂實力雖然很強,但是冇有完美的**來承受過多的靈魂力量,反而會成為他的負擔。

林昊將現在存儲存的所有能夠提升靈氣的藥物,所煉製而成的丹藥吞服了一顆,隨後林昊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自己的體內亂竄。

要不是林昊的體質特殊的話,根本就冇有辦法承受得住這麼多的靈氣,這具身體是非常厲害的體質,但是前期需要過多的靈氣去提升自己的力量。

所以現在林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斷的收集能夠煉製靈器丹藥的材料,這也是為什麼他打算要自己打造出一個商業街的重要原因?

過了差不多一夜的時間,林昊注意將自己的實力從黃金4的級彆,提升到了黃金3的級彆。雖然僅僅是一個小台階,但是對於林昊來說也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老大,雪柔小姐已經來了。”

到了第2天早上的時候,張廣來到了林昊臥室的門口大聲說道,聽到張廣所說的話,林昊張開了眼睛,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來到了餐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