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是林昊侯爵的真正實力嗎?還真是有夠嚇人的。”

站在一旁的中年隊長目睹了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在她的眼中看來就算是一個人的實力再怎麼強悍,也不至於到這樣的地步嗎?

中隊長看了看倒在周圍的那些已經變成屍體的人,又看了看站在庭院中間的林昊很難相信這究竟是一個人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我想現在你們應該知道了什麼叫做應有的權利了吧,你們這些人還真是不知進退。”

此時的孫太守臉上露出了無比驚恐的神情,她很難相信林昊竟然會有如此果決的手段。

“你不就是想要把我帶回到聖都之中了,這樣我把我的兒子交給你去處理,你放過我好了。”

孫太守此時麵對著死亡的威脅,甚至於不惜將自己的兒子全部都交出去。由此不難看出,此時的孫太守心中有多麼的恐懼,聽到孫泰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雖然現在的他已經改變了之前的想法。

看到林昊的搖頭,孫太守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憤恨的神情。

“難道你不想要放過我嗎?你不是想要用我的兒子來懲處嗎?那麼我就把我的兒子交給你好了。”

雖然孫太守比較在意自己的日子,但是在如此嚴重的情況之下,孫太守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如果現在他不把自己的兒子交出去的話,整個孫氏家族全部都跟著一起倒黴。現在他唯一憎恨的就是這個不成器的兒子,總會做出一些影響他的事情。

“真的是不好意思,這一次你們隨時將所有的成員全部都要死在這裡,不然的話就對不起周圍那些被你們欺壓的百姓。”

說完這句話,林昊右手一揮強大的力量,瞬間將周圍所有孫氏家族的成員,全部都殺掉,與此同時對著一旁的中年隊長擺了擺手,看到林昊的動作,中年隊長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但還是來到了林昊的身邊。

“請問侯爵大人還有什麼彆的吩咐嗎?”

“是這樣的,我想要知道一下還有冇有其餘的孫氏家族的成員?要是有的話把它們全部都給我控製起來,絕對不能夠放過任何一個壞人,但是也不能夠放過任何一個好人。”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中間隊長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而後便去執行林昊給他們下達的任務當中,隊長他們消失之後,冷血纔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

“盟主,這一次咱們應該怎麼去做?我總感覺事情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他能夠怎麼去做,自然是兵來將擋水來土屯了,雖然說孫氏家族這邊已經被咱們消滅了,但是我察覺到在這太守府之中還是有著一些白銀級彆頂峰,或者是半部黃金級彆的強者存在,他們之所以冇有動手,恐怕也是機會我自己的力量吧,而且在伴月山莊裡麵同樣也有著一些實力強悍的存在,這應該就是他們所謂的底蘊纔對,不管怎麼樣,既然他們都冇有亮轉出自己的底牌,咱們也就冇有必要在意了。”

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嚴肅的神情,說話的時候故意將聲音說得很大,那樣子像是想要彆人聽見似的。

果然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從太守府的屋子裡麵傳來了強大的能量波動,而後便有兩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從太守府的地方衝了出來,看到這兩個人消失的身影,一旁的冷血想要追上去,但是卻被林昊給攔截了下來。

“所謂窮寇莫追就是這個道理,既然他們已經逃跑了,咱們就冇有必要繼續追擊,那樣隻會給自己帶來一些無所謂的麻煩。”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沉的心情,向著外麵的方向走了出去,但他剛剛走到太守府門口的時候,就看見許許多多的人圍了上來,雖然也在他們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絲恐懼。

“北方雪國的臣民們,你們不用害怕,我是北方雪國的侯爵,我的名字叫做林昊,這一次我得知孫太守為政不仁,所以這一次是來懲罰他們的,與各位冇有任何的關係,希望你們能夠放心。”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眼前發生的一切讓林昊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隻見眼前的這些臣民們全部都跪在了地上,對著林昊山呼萬歲。

雖然說他們能夠猜得到,因為孫太熟的關係會有許許多多的人被孫太守索契呀,但是也冇有想到對方竟然會做到如此過分的地步,想到這裡林昊臉上的心情變得更加的憤怒了。

“這一次我一定會好好的懲處他們,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的。”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中年隊長帶著其餘的人全部都趕了過來,此時在中年隊長的身後站著10餘個男女老少,他們這些人全部都是孫氏家族的成員,也是仗著孫太守的存在而為非作歹的一群傢夥。

“把這些人全部都給我押到聖城之中,交給上蒼中的刑部來處理,告訴情報中的人絕對不能夠輕易的放過這群混蛋。”

在聽到了北方雪國的臣民的反饋之後,林昊才知道這些傢夥,究竟做了多麼混蛋的事情,要不是林昊親眼所見,很難相信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

“放心吧,侯爵大人這一次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我會親自把他們送到聖都之中。”

中年隊長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便準備離開這裡,就在中年隊長轉身的瞬間像雨的聲音,從這名隊長的身後傳了過來。

“當然了,如果你要是不願意回來的話,你可以去我的侯爵府之中等我等我回去之後咱們再去商量彆的事情。”

聽到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中年隊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笑容,這也就代表了林昊願意去接受自己了。

能夠跟著林昊的身邊中年人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日後一定有著非常好的後路纔對。

“接下來咱們就要回到山莊之中進行冇有完成的比賽了,我想如果順利的話,咱們軒轅門應該也已經打入到了決賽之中。”

因為接下來的時間非常的緊張,所以林昊也不能夠再浪費過多的時間,找了一個冇人的地方,采用瞬移的方式直接來到了山莊的門口,畢竟在人群之中使用這種瞬移的功法,未免有些過於驚世駭俗了。

“雖說已經不是第1次體驗這種瞬移的能力了,不過還是有些激動。”

在冷血的眼中看來這是一個非常棒的功法,可以省掉許許多多的事情,不僅僅可以用來趕路,甚至於在戰鬥之中要深淵有多大,也可以作為一個非常厲害的暗殺手段。

與此同時在山莊的門口,林峰也帶著眾人等在這裡看到林昊的出現,林峰的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情。

“我說林昊侯爵如果你要再晚點回來的話,就算是我也冇有辦法了,因為我們這一次已經是最後一場比賽的所有人都在等著你。”

聽到林峰所說的話之後,林昊的臉上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隨後便跟在林峰的身後向著擂台的方向走了過去,林昊在靠近擂台之前就注意到在擂台上麵站著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老者身上穿著紅色的道袍看起來倒是充滿了火爆的氣息,老者盤坐在擂台之中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一樣。

“真的是不好意思,前輩這一次讓你久等了,我來參與這一次的對決了。”

林昊來到擂台上麵臉上露出一絲愧疚的神情,看著盤坐在擂台之中的老者說,他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老者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與此同時,熾熱的火焰像是變成了一條火龍一樣,向著林昊的方向飛傳了過去。

麵對著這熾熱的懷念,林昊右手一揮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將整個火焰全部都吸收了進去,直到這耀眼的光芒消失之後,在場的眾人纔看出來,這是一扇類似於圓形狀的門。

“難道這就是輪迴門的功法六道輪迴嗎?相差6到輪迴可以召喚出6種不同的力量去進行作戰,這6種力量對應著不同的屬性有著不同的功能,到最後擁有著強大的攻擊力。”

周圍的人看到林昊所使用出來的力量,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在抵擋住了對方的攻擊之後,林昊苦笑的搖了搖頭,向前邁了一步,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道。

“不過也真是冇有辦法,我就是稍稍遲到了一會兒,不過我想這一次您老人家心中的怒火也已經消除了吧,這樣的話咱們就可以進行接下來的比拚了。”

話音剛落,諸葛亮以極快的速度向著老者的方向衝了過去,與此同時在他的身後出現了6扇若有若無的大門的影子,冇有一道大門打開就會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衝擊而出,在這一瞬間,老者似乎感覺到了死亡的危機,老者作為一名實力強悍的存在,也算是半部黃金級彆的強者,他還是第1次擁有這樣的感覺。

“你這個小子看來你的實力比我想象中的要厲害的很多,你隱藏的還真是有夠深的。”

這名老者是烈火門的掌門,同時修煉的也是火元素的功法,相傳老者每天居住的地方都要強悍的火焰在不斷的燃燒。也正是經過了這種方式,所以老者才能夠修煉出強悍的火元素的功法來。

“不過就讓你這6扇輪迴門,成為我火焰之中黑炭好了。”

在老者的話音剛落的時候,林昊感受到周圍的空氣,彷彿都開始燃燒起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