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覺得通報到時也用不著了,咱們直接走進去,我倒要看看這個所謂的太守,就有著幾分實力。”

說完這句話,林昊率先走了進來,而太守府之中的那些家丁們,忽然之間看到這麼多人來到了屋子裡麵,其中一名看起來像是小領頭的一名下人,來到了中年隊長的麵前,這個下人算是有一些小的權力,因此也自然見過中間隊長。

“我說隊長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家的少爺怎麼昏迷了?”

這名家庭原本是想要詢問一下,為什麼中年隊長會帶著這麼多人闖入太守府之中,但是當他們看到昏迷著的自己家的少爺的時候,臉上露出了緊張的神情,要知道太守在近乎於50歲的時候纔有了這麼一名兒子,因此對這名公子哥兒自然是寵愛有加,彆說是昏迷了,就算是睡覺稍稍晚了一點,這名太守也會心急如焚。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纔會導致自己的兒子變得目中無人,甚至於想要什麼都一定要得到。如果要不是因為當初那名太受如此的教育方式,恐怕也就不會給自己的家族招惹到這麼大的麻煩。

“這個人是咱們北方雪國的侯爵大人,還不趕快讓太守出來迎接。”

如果是之前的話,證明中年隊長一定會帶著討好般的笑容,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一遍,但是這一次因為有更厲害的人站在自己的這邊,所以中年隊長也不會再做出討好的樣子,那樣的話可能會引起林昊的不滿。

聽到中年隊長所說的話,這名家丁先是一愣,而後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雖然是一名小小的家丁,但是他也清楚林昊侯爵這4個字代表著什麼,曾經在伺候自己家族的老爺的時候,還曾經聽到過太守提到如果有朝一日能夠和林昊侯爵打好關係,那就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

雖然證明家庭從來冇有見過像與侯爵的樣子,但是也很清楚中年隊長是絕對不會欺騙自己的,那樣的話無異於是在欺騙太守,這名家庭覺得中年隊長冇有那個膽量。

“見過林昊侯爵大人,我現在就去通報,實在是有眼無珠,不知道大人您來了。”

開玩笑,那可是傳說中的禦史中丞擁有著先斬後奏權力的侯爵,要真是惹怒了他,彆說是自己的,就算是這間屋子裡麵的人,恐怕也冇有一個能夠有資格活著離開這裡。

“倒也不用,我現在就來看一看這名太守究竟在做些什麼。”

說話的時候,林昊閉上眼睛展開了自己的靈魂力量,看到林昊的動作,家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雖然他自身的實力並不是很強,但好在非常的聰明,看到林昊的動作就知道他要做些什麼。

在外麵相傳林昊侯爵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同時靈魂力量也很強,這名家丁當然能夠看得出來,林昊如今的做法就是在尋找著太守的位置。

諸葛亮的靈魂實力可是達到了真神的級彆,想要覆蓋一個太守府,那是非常輕鬆的事情,就在諸葛亮的靈魂剛剛覆蓋整個太舒服的時候,忽然之間看到的事情讓他眉頭一皺。

隻限在一間密室中城池的太守,拿著一個烙鐵不斷的去攻擊一個看起來20多歲的青年。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不管那個青年究竟是犯了什麼樣的過錯,也絕對不能夠出這樣的懲罰。

尤其觀看周圍的屋子的樣子,應該不是真正的這座城池的大腦纔對,顯然是這名城池的太守自己所建立的私人的監獄。

“我現在倒要看看這個城市的太守,就有著幾分的力量。”

林昊神情不忙的,向著他所觀察到的密室的方向走了過去,中年隊長等人則是跟在他的身後。看著林昊此時的神情,那名家丁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我說太守大人真的是不好意思,這一次我也想要阻止,但是我冇有那個能力啊。”

顯然這名家庭也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應該怎麼去做非常明智的,並冇有選擇走上前去報告,而是不緊不慢的跟在林昊的身後來,到了之前所找到的那間屋子門前,林昊直接一腳踢在了房門上,將整個房門踹了開來,但是在房門打開之後竟然冇有看到任何的人,林昊走進屋子之中環視一週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冇想到這個誠實的太少,竟然還打造出了一間秘密通道,看來我真是小瞧他們了,不過外麵的屋子那麼大,裡麵竟然隻有這麼小的空間換做,任何人都會起疑心的吧。”

說話的時候,林昊右手一揮強大的能量波動,以林昊為中心,向著周圍的方向席捲了出去,巨大的能量波動將整麵牆壁都弄得倒塌了下來,看到眼前的場景,嘉定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對於證明家庭來說,他還是第1次看到如此強大的力量。

與此同時,當牆壁倒塌之後便看見一名六七十歲的男子,正一臉懵逼的看著林昊這些人。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擅闖太守府,難道你是不想活了嗎?”

這名老者不是彆人,正是這座城市的太守姓孫。

“孫太守,你還真是有夠厲害的,竟然敢在這裡搭建私人的損失,難道你就不怕聖主製裁你嗎?”

聽見林昊所說的話之後,孫太守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在他的印象之中,要是冇有什麼背景的人是不會敢這麼說話的,但是自己什麼時候又招惹到了眼前的這個青年了,孫太守不管怎麼去想也想不明白自己什麼時候和林昊有得過節。

“不知道閣下究竟是誰,為什麼要管我太守府之中的事情?”

孫太守上下打量著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能夠感受到從林昊的身上傳來的那股強大的壓力,以及林昊在舉手投足之間所散發出來的貴氣。

“我的名字叫做林昊。”

再聽見林昊這兩個字,孫太守的臉上露出瞭如同見了鬼一般的神情。他很難相信在北方雪國之中最具才能,並且是最為年輕的侯爵會出現在自己的府邸之中。

“原來是侯爵大人,真的是請原諒,我永遠不識泰山,冇有在第一時間認出你來。”

孫太守臉上帶著驚慌的神情來到了林昊的麵前,語氣恭敬的說道。

“我這一次來這裡並非是找你喝酒聊天的,我想要知道的事,你深入就有什麼樣的權力要動用軍隊去征服拜月山莊。而且在來的這一路上,我也調查過關於你的事情,你覺得你的行動能力,你所做的事情對得起你的職位嗎?”

看著林昊臉上無比嚴肅的神情,孫太守露出了驚慌的樣子。

“我想這應該是有什麼誤會吧,侯爵大人我怎麼會敢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去重用私人軍隊呢?”

雖然說在北方雪國之中,每一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私人武裝。但是想要動用屬於北方雪國官方的武裝力量,卻是一個違反規定的事情,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我這一次來不僅僅是為了你動用私人武裝的事情,同時也是因為你的兒子讓我給他下跪道歉,所以被我小小的給教訓了一下,我想你應該不介意吧。”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孫太守整個人不由得露出了驚慌的神情,差點直接跪倒在地上。自己的兒子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這是他冇有想到的,不過他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的兒子要去衝撞林昊侯爵。

雖然兒子被自己寵愛得有些目中無人,但也不至於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招惹一些實力強悍的存在。

“不知道這一次林昊侯爵打算怎麼去做,有什麼是我們能夠挽回的嗎?要是能夠付出一些代價的話,不管什麼樣的代價我都願意去付出。”

孫太守也明白,這一次要是不給林昊一個合理的解釋的話,那麼這件事情是一定冇有辦法搞過去的,要知道單單林昊一個侯爵的身份,就已經讓孫太守覺得非常的難辦了,要是再加上其餘的一些身份,想要殺死孫太守那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了。

“這一次我是過來秉公執法,但說到底我不僅僅是一個侯爵,同時也是陛下親賜的禦史中丞,不管怎麼說我也要問聖主分憂一些纔對,既然你們父子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那麼這一次你們就跟著我一起回去麵對聖主吧。”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孫太守的臉上露出了憤恨的神情,她饒有深意的看了林昊一眼語氣陰冷的說道。

“我覺得你的實力應該冇有那麼強纔對,就算是你的實力再怎麼強也不能夠抵抗的住我們這麼多人吧,如果你要是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不僅可以活著離開這裡,同時也可以獲得一筆不菲的收入,如果你要是再麼再這麼不知天高地厚,那麼你就要留下自己的生命。”

孫太守說完這句話,外麵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隻見太守府之中的家丁衛隊將林昊他們團團圍住,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憤恨的神情。

“你這麼做是打算冇看我的指令嗎?告訴你我可是有著先斬後奏的權力的,在這麼繼續下去的話,小心你人頭不保。”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孫太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嬉笑的神情。

“不要覺得你擁有一些特權就能夠怎麼樣,在這個世界之中比你厲害的人有的是。”

“如果你要是非這麼說的話,那麼我倒是想要體驗一下你這座小小的太守府之中,究竟有什麼樣實力強悍的傢夥能夠打敗我,既然你想要這麼去做,那麼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禦史中丞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