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閣下就是林昊侯爵嗎?”

中年隊長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急忙問道。

“如果我不是林昊的話,你覺得我應該是誰?”

霸氣一股超然的霸氣,從林昊的身上瀰漫的出來,彆看平日裡林昊對待下人非常的友好,但實際上也是一個霸道的人,作為真神級彆的強者有他自己的驕傲,尤其現在的他還是北方雪國的侯爵,麵對著眼前的這個所謂的隊長,想要消滅它僅僅是一招的事情。

實際上如果林昊要是願意的話,彆說消滅眼前的隊長的,就算是消滅眼前的這些事情,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隻是林昊並不想要那麼去做,曾經也是觸碰到真神級彆的層麵的人,自然也知道造太多的殺戮並不是什麼好事。

“屬下見過林昊侯爵。”

當中年隊長下跪之後,其餘的士兵也全部都跟著跪了下來,在軍隊之中他們隻服從自己的長官,因此如果中隊長下令,那麼彆說是一個小小的太守了,就算是太傅來到這裡,恐怕他們也不會聽從。

看到眼前的場景,公子哥的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一件多麼搞笑的事情,要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可是整個北方雪國之中最為年輕的侯爵,甚至於這名公子哥還聽說過這名侯爵,因為救了來自於中州神朝的公主和皇子,同時也被中州神朝次峰成為了男爵。

同時擁有兩個強大王國的爵位的人,林昊不說是第1個恐怕也差不太多。而自己剛剛竟然當著她的麵來大放厥詞,此時公子哥的雙腿不由得顫抖了起來,他不敢想象自己接下來將會經曆什麼。

“咱們現在可以好好聊一聊後麵的事情了吧。”

林昊並冇有搭理眼前的這些官兵,他們聽從太守的命令維護,做成這樣的人,象嶼一向是看不慣的,就任憑他們跪在那裡,冇有林昊的命令,中年隊長也不敢起身,隻好低著頭,對於中年隊長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如果林昊真的要找自己麻煩的話,先不說自己是否會被革職,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娘說的。

“侯爵大人……我……”

公子哥說話的語氣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林昊每向前邁一步,這名公子哥就向後退讓一步,那樣子在公子哥的眼中看來林昊並非是一個侯爵,更像是一隻凶猛的野獸,不過此時在這名公子哥的心中,恐怕凶猛野獸也冇有現在的林昊來得令他恐懼。

林昊作為整個北方雪國之中最為年輕的侯爵,他的傳說已經遍佈了整個北方雪國,年輕一輩的人都希望能夠成為如同林昊那樣的存在,許許多多的人邁入了修煉的道路,甚至於有些人模仿著林昊的軌跡,進入軍隊之中,希望能夠憑藉一己之力打敗對方的一個小隊。

就連林昊也不知道的是,正是因為他的成長曆史在諸葛淩雲的潤色之下傳播了出去,刺激了許許多多,年輕有誌氣的青年來參軍,一時之間北方雪國的兵力再一次提升了一個小台階。

最重要的一點是,林昊作為禦史中丞擁有著先斬後奏的權力,彆說是處理自己的父親,恐怕北方雪國的三清之外,其餘的人都冇有能夠反抗林昊的實力如此年輕,就擁有這麼大的權力,不僅僅是來自於諸葛淩雲的信任,更多的則是在於他自己能力的強悍。

“剛剛你不還是很厲害嗎?說要讓我對你跪下來道歉,現在要不要我給你跪下來?”

林昊每說一句話,公子哥就感覺像是有一塊巨大的石頭砸進自己的心裡似的,讓這名公子哥有一種想要吐血的衝動,實際上這是林昊動用了自己的靈魂力量,眼前的這名公子哥雖然踏入了修煉級彆的門檻,但實力確實弱得嚇人,根本就不是林昊的對手,林昊這是將靈魂力量控製在最為薄弱的階段,稍有不慎就可以讓這名公子哥魂飛魄散。

在向你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這名公子哥竟然直介麵吐鮮血,整個人昏倒在了地上,看到眼前的場景,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慌張的神情,但是站在一旁的林峰嘴角卻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這一次他無比的慶幸,輪迴門的人能夠來到這裡,更加慶幸的是,在比賽開始之前自己就和林昊建立了,還算不錯的友誼。

林峰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這一次要是冇有林昊的出現,就算他能夠將眼前的這些人打回去,到最後換來的隻是更多軍隊的攻擊,拜月山莊雖然有著屬於自己的力量,但是和軍隊相比還是相差太多,這也是北方雪國崇尚軍隊的原因,可以將那些江湖勢力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侯爵大人,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中隊長來到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說道,聽到這名中隊長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對於這個人的反應能力相與還算是比較欣賞的一句,我們怎麼辦?就像林昊和他之間的距離拉得非常的近,看著林昊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中年隊長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至少現在證明林昊不會找他的麻煩了。

“我想要知道一下那個城池的太守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實在不行的話,我要去拜訪他一下,畢竟聖主給了我禦史中丞的位置,我要不好好的調查,豈不是辜負了聖主的聖恩。”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中年隊長並冇有立刻回答,而是在思考著,實際上我們很容易看出有這樣的兒子那個當爹的也不會好到哪裡去,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

但是中間隊長冇有立刻回答的原因是在思考林昊會怎麼樣處置這個太少,因為那你公子哥已經昏迷了過去,如果真的有關於太守的訊息傳出去的話,隻要不是傻子都能夠猜的出來,是他報告出來的。

林昊要是直接將這個太守,一擼到底那還好辦,如果僅僅是口頭警告或者是拿著太守的錢就當冇發生過,到後來太守處理的人就要是自己的。

當林昊看到中年人這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心中就已經猜到了他的想法,他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笑著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是不會輕易的放過它的前提是你所說的話都是真的,我這一輩子最討厭的就是仗勢欺人的人。”

看見林昊眼神之中透露出無比堅定的神情,中年隊長咬了咬牙,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之中,將這名太守的所作所為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在這名中年隊長說完之後,林昊的臉色都變成了豬肝色,一看就是生氣生到了極致。

林昊右手一揮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向著身前的方向旋了出去,此時隻見在林昊的麵前一顆一米寬的大樹,竟然直接被林昊給打斷了,這輕描淡寫的一刀刺激了在場所有的人,就算是證明中年隊長想要做到這樣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現在要去那座城市看一看,我倒要看看那個太守究竟有著什麼樣的力量,關於我們輪迴門比武的事情,你先幫我往後排一下吧,等我回來之後再進行處理。”

林昊轉過頭來到了林峰的身邊,神情嚴肅的說道,林昊原本並冇有打算去爭奪這一次比賽的第一,不過也正是因為剛剛發生的事情讓林昊想起來了,他這一次已經承諾了諸葛淩雲,一定會將北方江湖的門主地位拿回來的,既然已經答應了聖主,要是做不到的話,難免會引起諸葛淩雲的不滿,雖說諸葛淩雲不會把自己怎麼樣,但是林昊也不希望現在引起他的猜忌。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林峰一口氣直接答應了下來,冇有任何的遲疑,先不說這一次林昊幫了拜月山莊這麼大的忙,單單憑藉著林昊這侯爵的身份,想要更改一下自己的參賽順序,那也是非常輕鬆的一件事情,林峰心中很清楚這些江湖門派的掌門人,一個個都是老成持重的傢夥,他們心中很清楚什麼事情應該同意,什麼事情不應該同意。

“放心吧,林昊兄弟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去做,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的。”

林峰笑著對著向語點了點頭,隨後在林昊的帶領之下,中年隊長等人跟在林昊的身邊,向著山下的方向走了過去。

此時冷血跟在林昊的身邊臉上露出一絲凝重的神情。

“我說要不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去做吧,冇有必要讓您親自動手。”

冷血之所以這麼說是,並不希望林昊因為這樣的事情而耽誤接下來的比賽,雖然冷血心中也很清楚,拜月山莊是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去和林昊作對的,但他還是不希望會橫生枝節。

“放心吧,這一次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他們要是敢做出一些無聊的事情,那麼說到底就是自己不想活了,實在不行的話,我不介意血洗太守府邸!”

在聽到林昊說的最後那幾個字的時候,包括中年隊長在內的人臉上全部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原本剛剛甦醒過來的公子哥兒,在聽到這幾個字的時候,再一次被嚇的昏迷了過去。

經過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們便來到了旁邊的那座城市,有中年男人在前麵開路,的確是快了很多,隨後他們便來到了這座城池的城主,也就是太守府的麵前。

“請侯爵大人在這裡稍等一下,我現在就進去通報。”

中年隊長恭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