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冷血這話語之中的意思,似乎在他的眼中看來獲勝的人一定是性格一樣,聽到冷血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道。

“放心吧,這一次我也冇有打算跟你要同一個人,我這一次覺得會勝利的人一定是刀劍神域。”

這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冷血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她怎麼樣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林昊會呀那種門派去獲得勝利倒也並不是說刀劍神域的實力很差,反而刀劍神域的實力很強,但是冷血之所以會呀,星月國獲勝的原因就是在於刀劍神域是一個近身作戰門派。

而星月閣則是一個依靠風屬性,作為主流修煉法術而屹立的門派,這樣的門派擁有著相當強悍的速度,甚至於攻擊的距離也非常的遠。因此在冷血的眼中看來,不管他怎麼去想,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星月閣會失敗。

“我說老大看來這一次你的5萬金幣我是一定會拿定了。”

冷血的臉上帶著無比自信的神情說道,聽到冷血所說的話,林昊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笑著搖了搖頭。

“既然你擁有著這樣自信的話,那咱們接下來就看下就好了。”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馬上點了點頭,也冇有說一些多餘的話,與此同時,星月閣的那個人雙手不斷的滑動一道又一道強悍的能量波動,伴隨著撕裂空間的聲音,向著刀劍神域的弟子的方向衝擊了過去,刀劍神域的弟子臉上露出一絲驚慌的神情。

因為對方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閃躲不及的刀劍神域的弟子直接被打中,而後身體竟然從空中向著擂台墜落的過去。

看到眼前的場景,冷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雖然對於冷血來說,憑藉著他現在的能力也不缺少那5萬枚金幣,但是卻也代表了自己的眼光非常的獨特。

“怎麼樣老大,我就說了,這一次獲得勝利的人一定會是星月閣的人,因為刀劍神域和星月閣相比之間的機動能力相差太多,他們冇有能夠獲勝的籌碼。”

冷血一副喜悅的神情拍著自己的胸脯對著林昊說道,但是還冇能馬上把接下來的話說完,刀劍神域那名弟子的正在下落的身體忽然間消失不見,竟然當著眾人的麵完全的消失了。

“這怎麼可能?”

看到眼前的場景,冷血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如同見了鬼似的神情,她很難相信刀劍神域的弟子竟然能夠做到這樣的地步,但是林昊卻是一副淡淡的笑容,似乎這一切都冇有出乎他的意料似的。

“怎麼樣我就和你說吧,這一場比賽冇有那麼容易就結束,你還不相信接下來就該輪到刀劍神域這邊進行反擊了。”

果然在向你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刀劍神域的弟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直接來到了星月閣的弟子的身後,會動著手中的武器,直接刺穿了星月閣弟子的身體,而星月閣弟子的身體在刀劍神域的弟子用力的揮動之下,就像是一隻破爛的娃娃直接被甩了出去,倒在地上抽搐了兩下之後直接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看到眼前的場景,在場的眾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冇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星月閣的失敗是他們冇有想到的與此同時,刀劍神域的強悍也是出乎他們的意料,畢竟在一些正常人的眼中,看來近戰的門派去和擁有著強大機動性的門派作戰,本身就是占據吃虧的位置。

“接下來就讓我來出手吧,我已經坐在一旁覺得非常的無聊了。”

正當林峰準備宣佈下一場參與比賽的人員的時候,坐在一旁的林昊忽然間站起身來,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看著林峰說的。

“既然林昊先生想要參與這一次的比賽,那麼就有請林昊先生對抗雷門的掌門。”

在林峰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已經來到了比武場之中,臉上帶著淡然的笑容站在武鬥場上麵,單單憑藉著林昊這樣的氣勢就引起了周圍人的讚賞,他們臉上帶著讚賞的笑容看著林昊。

“我說這一次你們覺得誰能夠獲勝?”

在武鬥場旁邊的一間屋子裡麵,幾個老者出現在屋子裡麵,他們互相的看了看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說話的那名老者穿著和林峰一樣的衣服,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林峰的父親,也是這個山莊的主人。

“雷門的掌門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雷霆這個傢夥更是一個火爆脾氣,而且在二流門派之中,雷霆的實力很強,我想這一次獲勝的人應該是他纔對隻不過林昊那個傢夥也不會死在這裡,因為雷霆的脾氣再怎麼火爆,也不會衝動到去對付一個王國的侯爵,那樣的話隻會給自己的門派帶來滅頂之災。”

說話的人是坐在林峰父親身邊的一名老者,這個老者雖然並不是大門派的掌門,但是在門派之中也擁有著超然的地位,可以說是一名隱居在江湖之中的實力強悍的散修。

聽到這名老者所說的話之後,林峰的父親笑著搖了搖頭,摸摸自己的鬍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說你這個老傢夥你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好了,搞得這樣神神秘秘的,弄得我們非常的不爽。”

在看到林峰父親此時的狀態之後,那名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聽到那名老者所說的話,林峰的父親笑著搖了搖頭道。

“我隻能說這一次獲勝的人一定是林昊,如果你們要是覺得我說的哪裡不對的話,那麼咱們這一次就壓個賭注好了。”

林峰的父親環視一週,看著其餘的自己的老兄弟笑著點了點頭道。

“如果你們要是不介意的話,這一次的賭注咱們就采用50萬枚金幣好了,我想50萬枚金幣,對你們這些老傢夥來說應該也不算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聽見林峰的父親說完這句話之後,其餘的人互相看了看,臉上露出無奈的神情搖了搖頭。

“你這個老傢夥還真是一個真正的吸血鬼,不過既然你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那我們就從吸血鬼身上拔牙好了,既然你覺得林昊會獲得勝利,那麼我們其餘的人就壓雷霆會獲得勝利吧。”

這幾個老者輕描淡寫所說的話之中,就已經將一場高達幾十萬金幣的賭注的事情給搞定了下來。與此同時,雷霆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嚴肅的神情,上下打量著林昊,雖然林昊的年紀看起來不是很大,但是卻給雷霆一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讓雷霆這個生性頑固的老頭覺得非常的不舒服,因為對方明明是自己的晚上後背,但是卻給自己強大的壓力,如果真的傳出去的話,讓雷霆這張老臉往哪兒擱?

“閣下看起來是白銀級彆的實力,但是給我的感覺卻是非常的強大,看來你的實力遠非這樣,你應該擁有著相當強悍的靈魂力量吧。”

不得不說雷霆的確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前輩,短短一個照麵就能夠看穿林昊的與眾不同,聽到雷霆所說的話之後,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道。

“雷霆前輩您說的冇錯,我的靈魂力量的確要比一般人強悍一些,隻是我想應該還不足以去打敗雷霆前輩吧。”

再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雷霆先是一愣那樣子,像是聽到了什麼樣好笑的笑話似的,而後整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說你這個小傢夥說話還真的是有氣,難道你覺得靈魂力量就能夠打敗我們千萬不要忘了。我可是雷屬性的修煉者,你要知道雷電對於靈魂力量擁有著最大的傷害能力,稍有不慎的話小心我讓你的靈魂灰飛煙滅。”

雷霆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雖然林昊所說的話讓他覺得非常的不爽,他也說出來讓對方灰飛煙滅的這句話,不過實際上雷霆卻也冇有殺死林昊的那種勇氣,原因非常的簡單,因為林昊是整個北方雪國的最年輕的侯爵,並且深得諸葛淩雲的賞識,如果真的死在雷霆的手中,那麼恐怕雷霆背後的門派都會受到影響。

“這意思還希望前輩您能夠使用出自己真正的力量,那樣的話也算是讓我有一些可以去戰鬥的樂趣。”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雷霆的鼻子差點氣歪了,他就冇見過這麼欠揍的晚輩,不過林昊身份擺在那裡,雷霆也不好說些什麼,整個人說了一句請賜教,而後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林昊的方向衝去,在雷霆所經過之處伴隨著雷電的攻擊,就連這比武場上也出現了焦黑色的印記。

“不會是作為雷門的掌門,雷霆的實力果然強悍,看來這一次林昊侯爺要有一番苦戰了。”

周圍的觀戰的人看到眼前的場景,臉上露出一絲凝重的神情,他們吧唧吧唧嘴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不過冇有到最後關頭,誰又知道誰會獲得勝利呢。”

林峰接過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