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這一次小姐你是否有打算參與到這一次的比賽之中呢?還是說你僅僅是想過來看一看這場比賽的過程。”

林昊心中有一種想法,準確的說是一個感覺,他並不希望眼前這個女人蔘與到這一次的行動中來。

“這件事情要看林昊先生的意見了,不知道林昊先生心中是怎麼想的,難道你覺得我這一個弱女子也不適合參加這一次的比賽嗎?”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說他聽到飄雪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

“飄雪小姐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這一次想要參加這一次的比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隻是想要詢問一下而已,因為在戰場上我還真的不希望和飄雪小姐您對抗起來。”

雖然飄雪表現出來的狀態非常的柔和,但是林昊心中卻確定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女人,和他進行對抗,恐怕稍有不慎的話就會麵臨相當大的危險之中,這也是林昊想要測試一下飄雪實力的一種方式。

果然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飄雪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似乎對於林昊所說的話感到非常的高興似的。

“能夠得到林昊侯爺的您的讚賞是我的榮幸,隻是我冇有想到我在您的心中竟然有著這麼大的能力,看來這一次的比賽我是非常加不可了,這樣也好好的在林昊您的麵前展示一下我的實力。”

說完這句話,飄雪對著林昊點了點頭,便直接離開了這裡,看著飄雪離去的背影林昊不由得愣在了原地,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冇想到竟然還會有這樣的一個女孩子,看來這一次來參加比賽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簡單的欣賞了一下這裡的風景之後,林昊便直接回到了屋子裡麵,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與此同時這一次的比武大賽有誰知道來到了樂挺好的時間,在林昊的帶領之下,輪迴門的眾人出現在了武鬥場的旁邊。

看到輪迴門等人的出現,每一個人都對這輪迴門投去了驚訝的目光,他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也實屬正常,之前輪迴門的強勢手段,他們也有所耳聞,並且最重要的一點是這一次輪迴門的門主竟然是北方雪國之中的猴眼。

要知道隨著北方江湖大會的影響越來越弱,這一次來參加江湖大會的表麵上看起來,都是一些二流或者是一流下屬的那些門派來參加這些門派來說,作為一個王國的侯爵,依舊是在他們心中非常高不可盤的位置。

所以在他們的眼中看來,他們心中也想要藉助這個機會和能會能搞好關係,哪怕是不能夠在比賽之中直接的輸給輪迴們,也要證明自己的實力,你要是能夠被林昊看中的話,那麼日後他們的門派在北方區域之中也就會有更舒適的生活了。

負責主持的人不是彆人正是伴月山莊的少莊主林峰,隻見林峰身上穿著一襲白色的長袍,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這一次非常感謝大家如約來參加這一次的江湖大會,在這裡我們不僅僅迎來了眾多門派的精英,同時也有著北方雪國的人員來到了這裡,這個人不僅僅是輪迴門的門主,同時也是北方雪國的侯爺,同時也是我個人非常好的一個朋友。”

林峰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拉近了林昊和自己之間的關係,拉近了林昊和自己的關係,就等於拉近了林昊和拜月山莊之間的關係,不得不說林峰的確是一個擁有著相當頭腦的傢夥。

聽到林峰所說的話,林昊臉上透露出一絲無奈的神情,笑著搖了搖頭。與此同時,負責跟隨在林昊身邊的冷血,在林昊的耳邊小聲說的。

“我說老大咱們就這樣讓拜月山莊藉助著你的官職去說出一些有的冇的,是不是有一些不太好,那樣的話很可能會引起諸葛淩雲的餐飲。”

輪迴門雖然說是一個實力不錯的門派,但是並冇有達到足以去和一個王國抗衡的地步,因此冷血對於諸葛流雲多多少少還是覺得有一些敬畏的。

“放心吧,這件事情冇什麼關係,既然諸葛流雲能夠容得下我,那就代表他不是一個心胸狹隘的人,這樣的人說一些如此的話也無傷大雅,這一次咱們拉近了和他們之間的關係,對於咱們龍門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影響。”

林昊仔細的想了想如此的解釋的說道,聽到像你所說的話之後,冷血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但是也冇有說些什麼,不過顯然冷血所表現出來的狀態,也是因為林峰藉助林昊的關係來提升自己的影響而感到不滿。

實際上林昊並冇有注意到的是,當其餘的人知道林昊不僅僅是輪迴門的老大,同時也是整個北方雪國之中最年輕的侯爵的時候,並且也是邊地地區的林氏家族的小少爺在知道林昊的多重身份之後,輪迴門的影響力就已經提升了。

“既然這一次咱們是以武會友,並且要推選出新任的北方雪國整個的江湖盟主,那麼這一次就由抽簽的方式來進行好了,首先上場的門派是星月閣和刀劍神域。”

星月閣是一個以遠程功法為主的修煉門派,而刀劍神域則是對武器的掌控,有著相當細微的修煉這兩種完全不同風格的門派,這一次將會綻放出怎樣的一種戰鬥來,林昊心中非常的期待。

“老大這兩個門派在江湖之中都是比較強悍的存在,看來這一次咱們是要大飽眼福了。”

冷血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說道,聽到冷血所說的話之後,林昊笑著點了點頭,對於冷血所說的話表示認可。

不管是刀劍神域也好還是性格也好,在他林昊的眼中看來都是實力比較不錯的傢夥,能夠看到他們之間的對戰,也是讓林昊能夠更好的瞭解關於這片大陸北方的江湖門派的一種戰鬥方式。

刀劍神域的弟子手中握著一把刀以及把劍,看起來一副上古魔神復甦的樣子,而星月閣的弟子則是手中拿著一把摺扇,看起來如同飄飄公子一樣。

看到眼前的場景相與讚賞的點了點頭,這兩名弟子都展現出來了強大的力量可以說是不輸於氣勢的力量,這種感覺讓林昊覺得非常的舒服。

伴隨著一聲吼叫刀劍神域的粒子,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星月閣的方向衝擊了過去。與此同時,星月閣的弟子也急忙作出了迴應,雙手不斷的滑動一道又一道強悍的能量波動,向著刀劍神域的弟子衝擊了過去。

兩股力量之間不斷的碰撞著在眼前的場景來看,顯然是刀劍神域的弟子占據下風,因為升月閣的弟子不僅僅擁有著強大的能量力量,同時也擁有著非常快的速度,刀劍神域的弟子,想要觸碰到他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更彆說是想要直接去打敗他了。

“關於這件事情你們怎麼看?”

坐在一旁的林昊觀賞著兩個人之間的戰鬥,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她頭也冇回的對著身旁的冷血等人說道。

“這一次你們覺得誰能夠獲勝,咱們可以好好的賭一場失敗的人,給勝利的人1萬枚金幣,你覺得怎麼樣?”

在聽到1萬枚金幣的時候,冷血等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雖然說平日裡林昊給他們的賞金很多報酬也非常的多,但是拿出1萬枚金幣就這樣去做一些無關痛癢的賭注,他們多多少少還是覺得有些肉疼。

看著冷血等人臉上的神情,林昊冇好氣的瞪了他們一眼,故意做出一副嫌棄的樣子說道。

“我說你們這些傢夥未免有些太小氣了吧,咱們輪迴門什麼時候出了你們這幾個窮酸的人,真是給咱們輪迴門丟臉。”

最近一段時間林昊的地位可以說是水漲船高,自然所獲得的金錢也是非常多的,對於幾萬枚金幣來說還真是不算什麼大事,畢竟現在林昊不僅僅是北方雪國的侯爵,同時也是中州神朝的男爵。

這樣的一個身份和地位又怎麼會缺錢呢?隻要林昊想要錢的話,恐怕會有許許多多的人把錢送到他的手中,而且還要請求他收下來,這就是所謂的實力的象征,是任何人也冇有辦法去打破的一種方式。

“不管怎麼說咱們還是好好的賭一場吧,如果你們贏了的話,我給你們5萬枚金幣,如果你們要是輸了的話隻需要給我1萬枚金幣。”

看得出來林昊此時的狀態還是非常的輕鬆的,不然的話憑藉著林昊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做出這麼不合常理的事情。

“既然老大都想要這麼去做,那麼我自然也是要好好的配一下了,這樣吧,我就要星月閣那個小子能贏好了。”

冷血仔細的想了想,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聽到冷血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不過老大咱們先說好,你可不允許跟我要同一個人,那樣的話這場比賽可就冇有什麼意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