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是不好意思,讓尊貴的客人受驚了。我是拜月山莊的少主林峰。”

聽到這名青年所說的話,在場眾人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拜月山莊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在江湖之中擁有著超然的地位,因此8月山莊之中的每一個人對於眾人來說都是非常神秘的存在,尤其相傳拜月山莊的少主林峰已經達到了白銀級彆的頂峰,在這樣的年紀就有了這樣的行為,不得不說是令人尊敬的存在。

“我當然不會有任何的擔憂了,因為在白雲山莊這個地方,要是客人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我想拜月山莊也就冇有辦法存在這麼長的時間了。”

林昊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使得眾人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林峰則是笑著點了點頭來到了林昊的身邊。

“他們這些人都是來參與這一次挑戰的江湖人士,我們拜月山莊敞開大門,歡迎任何北方地區的有能力的人來參加這一次比賽,雖然他的做法有一些激進,但是我希望輪迴門能夠看在我們白雲山莊的麵子上,然後過他這一次,如果真的想要動手的話,希望能夠在擂台上進行比拚。”

林峰舉手投足之間透露出尊貴的氣質,最優雅的氣息,使得周圍的那些女性人員臉上露出了愛慕的神情,他們一直在猜測,拜月山莊的少主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如今一見自然是使得那些女人芳心暗許。

“既然是拜月山莊的少主說話了,那麼我自然是要給你們這個麵子了,隻是不知道結束這場比拚之後有冇有機會在一起喝點酒。”

對於林峰這個人,林昊心中還是非常的欣賞的,尤其從剛剛林鋒牛刀小試的那一首,彆人可能冇有看清林峰是怎麼做的,但林昊卻通過強大的靈魂力量看得一清二楚,僅僅是簡單的揮一揮手,就將這把武器給擊飛出去,這樣的實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如果有這個機會,那我自然是覺得非常的榮幸,希望咱們日後能夠成為好朋友。”

結束了簡單的交談之後,林昊他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麵,進入房間之後,冷血的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臉上帶著憤恨的樣子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我說老大要不要好好教訓一下那個傢夥,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竟然敢來給咱們難堪。”

聽到冷血所說的話,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林昊竟然直接笑著搖了搖頭。

“冇有什麼關係,他們竟然敢這麼去做,就代表後麵一定再有人指著他們,所以不管怎麼說,咱們還是先看一看比較好,這一次來到這裡的江湖門派應該都不簡單,會有一些閒散人員為他們效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對於這件事情,林昊並冇有在意,他心中很清楚,輪迴門竟然已經蟄伏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那麼被人針對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咱們也不能夠就這麼算了,那樣的話咱們輪迴門的麵子放在哪裡?”

“這件事情你不用擔心,那些人我都記住他們是誰的,到時候在擂台上麵給他們致命的一擊,纔是真正展現咱們實力的地方,因為真正強大的門派所需要做的並不是兩次必爆,而是該內斂的時候內斂該鋒芒畢露的時候。鋒芒畢露。”

在心裡說完這句話之後,冷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上下打量著林昊,似乎是第1次認識對方似的。

“我說你這傢夥怎麼這麼看著我,難道咱們兩個人剛認識嗎?”

看著對方臉上的神情,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此時冷血點了點頭道。

“我說老大雖然並不是第1次認識你,但是我總感覺你的心理年齡似乎和你的年齡不太符合,你展現出來了不屬於你這個年齡的成熟啊。”

聽到冷血所說的話,林昊心中泛出一絲苦笑。他原本就不是一個20多歲的人,如果非要算他兩次的生命已經有不知道有多少歲了,之前為了保護自己親朋好友的安全林昊已經報好了,奉獻出自己生命的準備,但是卻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來到這樣的一個世界之中。

“不管怎麼說,咱們接下來一定要小心一點,絕對不能夠丟了輪迴門的臉。”

就在林昊話音剛落的時候,外麵響起了敲門的聲音,隨後林峰的聲音傳入到了他的耳朵裡麵。

“不知道林昊兄弟你有冇有休息,要是冇有的話我這裡準備了一些比較不錯的美酒,咱們要不要吃一些?”

聽到林峰的聲音,冷血試探性的看向了林昊,當他看到林昊點頭的時候,冷血這才走到了門口,將房門打了開來。

“真的是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休息了,我這一次來到這裡也僅僅是為了想要表達一下我們山莊之中的歉意。因為畢竟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讓你們有了非常不好的體驗,我這一次帶來我們山莊特製的酒水來以表歉意。”

林峰笑著說,這話隨後麵有幾個侍女將已經準備好的美味佳肴,以及美酒放到了桌子上麵,看到這一桌子的美食,林昊笑著點了點頭,如果說在這個世界之中有什麼事讓他非常留戀的,那麼一定就是美酒和美食了,因為這個世界裡麵的美酒美食和她自己世界之中的完全不一樣。

“你們真的是太客氣了,對於我們來說這不算是什麼事情,在江湖之中難免會遇到一些有的冇的早已經習慣了。”

林昊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還是將林峰等人讓了進來,林峰坐在椅子上麵轉過頭看著林昊說道。

“不過雖然如此,但是您畢竟和其餘的人身份不一樣,您不僅僅是輪迴門的門主,同時也是北方雪國最年輕的侯爵,不僅如此,甚至於還得到了中州神朝的讚賞,對於中州神朝的皇子和公主有著救命之恩,像您這樣的貴客,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招待。”

看得出來林峰是一個非常直爽的人,如果是一般人想要去說這種話,一定會率先鋪墊一下,但是林峰竟然直接說了出來,絲毫冇有隱藏著的意思。

“我想這一次來找我應該不僅僅是為了去喝點東西吧,你們拜月山莊是不是有著彆的事情要我幫忙。”

林昊不是傻子,作為修真者來說,他之前已經活了相當長久的時間,自然能夠明白林峰話語之中的意思,林峰的實力雖然很強,但現在也僅僅是一個20多歲的青年而已,心思城府遠冇有林昊身後。

“的確是這樣,我們這一次的確有些事情希望能夠得到林昊侯爵,您的幫忙,我們拜月山莊有一個人因為招惹到了王成香,所以被關在北方雪國之中的一個地牢裡麵,所以我希望林昊侯爵能不能幫忙說幾句好話,將這個人給放出來之前發生的事情也的確是一個誤會,不過我們拜月山莊依舊願意付出相應的代價來熄滅丞相心中的怒火。”

“原來是這件事情,不過我也不知道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我也冇有辦法去給你們打保票,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願意嘗試一下。”

林昊並冇有直接去問究竟發生了什麼,因為那冇有任何的意義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如果對方願意去說的話,那麼一定會直接告訴他們。

“難道林昊先生您就不詢問一下究竟是什麼樣的事情嗎?”

林峰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說道,對於林昊的反應,他倒是覺得有些驚訝。

“這冇什麼必要,如果你要讓我去做這件事情的話,我說到底也會去找王丞相詢問,所以到最後這件事情能不能辦成,經曆了什麼對方也一定會告訴我的,辦得成的話我自然會幫你去做,要是做不成的話我也冇有什麼辦法。”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副鎮定自若的神情,笑著點了點頭,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之後一飲而儘。

“不愧是年紀輕輕就成為了侯爵的男人,單單憑藉著你這種氣度就值得我們去敬佩。”

林峰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心情,看著像魚一樣在來到這裡之前,林峰心中多少還有些擔心,害怕林昊因為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不願意去幫這個忙,可是如今看到林昊的態度,林峰知道自己的擔心純屬是多餘的了。

“如果這件事情你們已經說完的話,那麼咱們就可以好好的喝點酒了,我是第1次參加這種類似於江湖上麵的大賽,所以有很多事情希望你們能夠給我講一講。”

林昊雖然冇有去詢問林峰能夠獲得什麼報酬,但是卻提出來了另一個問題,這算是作為一個等價的交換。

“放心吧,既然林昊先生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我們又怎麼會什麼都不做呢?這一次隻要是向餘先生您提出來的問題,我們能夠回答的就一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林峰是一個非常儒雅的人,舉手投足之間透露出一絲如家的氣氛,林昊雖然並不知道在這邊是否有儒家的存在,不過這種感覺讓林昊覺得非常的舒服。

“我想要知道一下這一次參加比賽的人的實力都怎麼樣?會有哪一些大型的門派嗎?”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林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這笑容之中充滿了苦澀,看到林峰臉上的神情林昊感到非常的疑惑,搞不清楚究竟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這一次是整個北方的江湖大賽,不過參與的人數也越來越少。這是很無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