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傢夥到底是做什麼的?”

在林昊以雷霆手段解決了眼前的這些人之後,冷血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深情疑惑的說道。

“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調查了,等這一次江湖大賽結束之後,我一定要把這些傢夥好好的處理一下。”

林昊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她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從來冇有招惹到任何的人,就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對付他,他原本以為是諸葛淩雲或者是王丞相那些人所不下來的手段,但是經曆了之前的事情,他覺得那兩個人已經冇有必要再以這樣的方法來測試他了,顯然是有著彆的人在暗中針對自己。

“放心吧,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冷血臉上同樣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作為輪迴門主的近身護衛隊的成員,一而再再而三的有人來去對他們的門主動手,這樣冷血的麵子放在哪裡?

“你也冇有必要有這麼大的壓力,這並非是一日就能完成的事情,你隻需要記住這件事情,然後慢慢去做就可以了。”

林昊擺了擺手示意冷血冇有必要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中,對於如今的林昊來說,他之所以什麼事情都自己出手去做,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好身邊這些人的安全,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如今對於自己忠誠的手下要比一些實力強悍的人更加重要,他現在並冇有什麼自己的勢力。

輪迴門雖說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是輪迴門之中許許多多的人全部都是忠誠於大長老,大長老對於輪迴門的忠誠自然是不言而喻,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好的現象,他現在需要培養的就是忠誠於自己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林昊會將冷血他們帶在自己身邊的原因,冷血雖然不知道林昊心中最為真實的想法,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臉上露出了感動的神情。

“非常感謝盟主您的栽培和愛護,不過要是連這些事情都搞不定的話,我也就冇有必要呆在您的身邊。”

冷血也是一個要麵子的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又暫時什麼都處理不好的話,也就冇有臉麵再呆在輪迴門之中了。

“事情交給你自己去做尺度,你自己吧,我冇有必要有太大的壓力。”

跟冷血在一起這麼長時間降雨,對於他的性格也非常的瞭解,也不再多說什麼,讓他自己去看著辦,如果說的太多,對於冷血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再次經過了差不多很長時間的路程,他們纔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山莊門口,在山莊上麵赫然寫著拜月山莊這4個字,拜月山莊對於普通人來說可能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但是在江湖之中卻擁有著超然地位。

拜月山莊在江湖之中一項適合北方的江湖盟主進行合作的,就是說任何一位江湖盟主都要在拜月山莊之中舉行接任的典禮。這也是為什麼拜月山莊自身雖然冇有什麼強大的實力,但是卻非常受人尊敬的原因。

當林昊他們來到白雲山莊門口的時候,站在門口的那些穿著鎧甲的年輕人迎了上來,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閣下應該是輪迴門的人吧,還請歡迎光臨。”

領頭的是一個看起來20多歲的年輕人,年輕人的臉上散發著強勢的氣息,看到年輕人此時的樣子林昊讚賞的點了點頭。

這個人的年紀看起來無非也就是二十三四歲實力,確實達到了白銀二級彆的實力。就算是在江湖之中,這個年齡擁有這種修為也是一件值得讚揚的事情。

“不愧是拜月山莊之中的人,這個年齡就已經達到了接近於白銀級彆頂峰的存在了。”

林昊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讓這個年輕人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年輕人的實力要比林昊的**實力高一些,自然能夠看穿林昊如今的身體的修為,也就是白銀四級彆的能力,但是林昊竟然能夠看穿自己的實力,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年輕人對於林昊心中的想法發生了一些改變。臉上尊敬的神情變得更加的多了一些。

“我想應該冇有什麼彆的事情了吧,那麼我們是不是已經可以進去了呢?”

看著年輕人臉上如此驚訝的神情,林昊笑著點了點頭,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也在林昊的意料之內。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年輕人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禮了,愧疚的看著像魚眼之後,便立刻將林昊帶入了拜月山莊之中,不愧是號稱一個山莊的存在,這個山莊要比林昊意識之中的山莊大很多。

這山莊的大小差不多有整個山那麼大,在裡麵有著許許多多的森林景觀,由此不難看出拜月山莊也是一個強大的家族,應該也有著相當強悍的底蘊,不然的話先不說拜月山莊的實力怎麼樣,如此大的一處房產就一定會不斷的引來山賊的騷擾。

進入拜月山莊之後,能夠隨處可見的是一些穿著怪異,但是卻擁有著不錯實力的人,這些人應該就是各個江湖門派之中的成員。

看到林昊的出現,那些人也對這林昊投來了好奇的目光,讓他們感受到林昊的實力的時候,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對於他們這種小型的互動門派來說,白銀級彆的實力算是不低,但也絕對不算高,這樣的實力來參加這種北方盟主的競選,作為跟班無可厚非,但是顯然林昊的穿著以及位置並不是跟班的疾病。

“難道說輪迴門現在已經落寞到這樣的地步了嗎?需要一個連白銀頂峰的實力都冇有到達的人擔任輪迴門的門主。”

正當站在一旁的冷血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極為不和諧的聲音傳入到了眾人的耳中,聽到這個聲音站在一旁的冷血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正當他準備向前的時候卻被林昊給攔了下來。

隻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向著林昊的方向走了過來,這個壯漢**著上身,下麵穿著一條獸皮的長褲,身後揹著兩把巨大的斧子,斧子上麵有兩條鐵鏈纏繞在身上,一看就是相當彪悍的存在。

“如果你們輪迴門鑰匙找不到一個不錯的人,當自己的門主的話,那麼就讓我來擔任吧,我想憑著我的實力想要打敗眼前的這個小弟弟,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聽到這位壯漢所說的話,冷血的臉上露出一絲陰冷的神情,他向前邁了一步,上下打量著眼前的這個人。

“不知道閣下叫做什麼名字,又是為何想要針對我們輪迴門呢?我想應該不僅僅是為了挑釁這麼簡單吧。”

聽到冷血非常不滿的聲音,這位大漢非但冇有露出任何憤怒的神情,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想你們應該是誤會我了,我並冇有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輪迴門是一個實力不錯的門派,為什麼會找這樣的一個人?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他的實力應該僅僅是白銀34級彆吧,這樣的實力也配當一個江湖門派的門主,如果是一個小的江湖門派,那也無可厚非,但輪迴門說到底也是一個擁有著底蘊的門派,怎麼能夠接受這樣的人。”

這名壯漢說話的時候不斷歎息,這似乎讓林昊擔任龍門的門主,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多麼可悲的事情,看這大漢臉上如此誇張的神情,林昊不由得笑了出來。

“輪迴門究竟讓誰來擔任自己的盟主?我想這應該是輪迴門自己的事情,而且現在我已經成為了輪迴門門主了,那麼接下來應該怎麼去做?跟你們冇有什麼關係吧?”

林昊向前邁了一步,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林昊將這股氣息控製的很好,強大的氣息僅僅是針對眼前的大漢一個人。

在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氣息,彪形大漢整個人不由得愣在了原地,很難相信這是一個白銀三級彆的人能夠使用出來的力量,看到彪形大漢呆愣在了原地,林昊笑著搖了搖頭,周圍的冷血等人臉上則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們很清楚林昊究竟做了什麼樣的事情。

他們雖然並不知道林昊究竟擁有著怎樣的實力,但是卻知道林昊擁有著強悍的靈魂力量,這種靈魂力量彆說是眼前的這個大漢了,恐怕就連黃金級彆的強者也冇有辦法與之相比。

“如果你要是不打算跟我動手或者說冇有那個勇氣的話,你最好還是在這裡乖乖的呆著,我們要進入房間休息了。”

說完這句話,林昊便帶著冷血等人向著屋子裡麵的方向走了過去,就在林昊離開的時候,這名狀態才從那種壓抑的氣息之中抽離了出來,感受到周圍人那嘲諷的目光,壯漢的臉上露出了憤怒的神情。

“你這個混蛋竟然敢戲耍於我,給我去死吧。”

說話的時候,這名壯漢揮動著自己巨大的斧子,直接將斧子向著林昊的方向扔了過去,麵對著壯漢的攻擊,林昊像是冇有看見似的,依舊是向著目標的方向走去,眼看扶智即將要觸碰到林昊的腦袋,站在一旁的冷血忽然間行動了。

冷血的速度快有人比他的動作更快,黑色的影子閃過伴隨著武器與武器碰撞的響聲,這名大漢的斧子直接被打到了地上。

隻見一位白皙如玉身上穿著白色長袍的青年站在林昊的身後。青年腰間彆著一把佩劍,手中拿著摺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樣子。

“這可是壞了我們的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