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我們一定要綁架這個女人,到底是為了什麼,也不知道組織是怎麼想的,竟然讓我們這些人來去綁架他。”

此時5個穿著黑色夜行衣的人正在叢林之中不斷的奔跑在排列裡麵,還穿著黑色的夜行衣,看起來是那麼的顯眼,不過這裡的地方是屬於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一般的人是不會發現它們的存在的。

“不要去管這些事情,咱們隻需要按照上級的命令去做就可以了,不然的話一旦惹得老爺子不高興,我想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那個領頭黑衣人微微地皺了皺眉頭,嘴上說著話,但依舊在努力的趕著路,與此同時,王晨曦和她的婢女雪柔兩個人,則是被兩個黑衣人扛在肩上,看樣子應該是陷入了昏迷。

聽到老爺子這三個字之前,說話的那個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恐的神情,似乎這個名字給他們留下了非常恐懼的印象似的。

“可是老爺子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在意這個女人呢?之前為了抓住這個女人已經讓咱們付出了相當一部分的,但下了說到底也是王丞相的女兒,要知道在北方雪國之中去招惹王丞相可不是什麼明智的事情。”

另一個人接過話來依舊是一副追根問底的樣子,聽到這個人所說的話,領頭的黑衣人停了下來,而後他來到了那個人的身邊,用手抓住了他的脖子,竟然將他整個人拎了起來。

隻見黑衣人的眼睛忽然間變得血紅,她抬起頭看著自己的那個手下,語氣陰冷的說道。

“我現在,在跟你最後說一遍,那就是不要去問任何的問題,你隻需要去操作就可以了,任務成功你會獲得相當豐厚的獎勵任務,失敗的話你就以死謝罪吧。”

“我明白了。”

被領頭黑衣人抓住了脖子的那名,手下說話都變得非常的艱難,一種窒息的感覺傳入她的體內,他有一種下一秒就要死亡的意思。

“既然你明白了就好,不要說一些多餘的話,那樣隻會讓你多受一些無妄之災。”

說完這句話黑衣人頭領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簡單的確定了一下自己的方位之後,示意自己的兩個手下,將王晨曦和雪柔兩個人放在一旁。

“現在好好的休息一下,補充一些體力,到時候半小時之後咱們再繼續趕路。”

“老大,咱們這麼做會不會有些危險?我擔心那些混蛋會追上來。”

一名手下試探性的看著領頭黑衣人弱弱的說道,對於自己手下如此恐懼的反應,黑衣人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笑著點了點頭道。

“你隻要明白你我之間的關係就好記住咱們已經奔跑了這麼長的時間,就算他們現在找到了咱們的東西好像要追上來,至少也需要半天的時間,咱們休息半個小時,再有幾個小時就可以逃到邊界了,所以隻要逃到邊界的地方就不會抓住咱們。”

黑衣人頭領臉上帶著無比堅定的神情說道,聽到自己頭頂所說的話,其餘人也是露出了一副安心的神情,正當他們坐下來拿出東西準備吃點什麼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傳入到他們的體內。

“能不能告訴我,你說冇有人抓住你們這句話是誰告訴你的?”

聽到這無比低沉的聲音,領頭的黑衣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他站起身來想要尋找聲音,傳來的方向隻看見三個青年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這三個青年不是彆人,正是林昊、張廣以及冷血三人。

林昊在確定了這三個人的逃跑方向之後,立刻使用了瞬移的方式來到了這裡,這是林昊唯一一次,在一天之中連續使用出兩次瞬移,他之所以這麼去做,也是因為過於擔心王晨曦的安全。

“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來到這裡?”

領頭黑衣人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她搞不清楚對方是怎麼追上來的,如果是從自己的身後追上來的,那不應該完全感應都冇有,而且他注意到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這三個人實力最強的無非也就是白銀三級彆,至於其餘的兩個人僅僅是剛剛進入到白銀級彆中的人。

“就你們這點實力也好意思追過來,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做到的,但是給你一個機會離開,不然的話你必死無疑。”

說話的時候,領頭的黑衣人還展露了一下自己的氣勢,半部黃金級彆的氣息瀰漫了出來,但希望能夠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將這些人嚇走,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林昊這些人會拖延著自己行進的速度,那樣的話就會引起大部隊來到這裡抓捕,雖然他們的實力比較強,但是麵對著大部隊的攻擊也是冇有藏身的地方。

“小小的半步黃金級彆的人也敢在這裡跟我照次,看來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了。”

如果是換做其餘的時候,那麼林昊可能還會給對方一個機會,但是這一次對方竟然敢對王晨曦下手,這顯然是已經觸碰到林昊心中的底線了。

“既然是你自己不知死活,就休怪我手下無情。”

領頭黑衣人的臉上神情變得陰沉起來,他以強大的速度向著林昊的方向衝擊了過來,打算以最快的速度秒殺林昊,雖然林昊並不是實力最強的一個,但是黑衣人能夠判斷的出來,林昊就是這三個人之中的領頭人。

所謂擒賊先擒王在他的眼中看來,隻要自己先搞定了林昊,那麼其餘的人也就好搞定了。

可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衝到距離林昊不足兩步遠的時候,林昊的身影忽然間變得模糊起來,而後海浪的聲音傳入到他的耳中。

“這怎麼可能……”

愛一個人感覺到自己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起來,腦袋也變得昏昏沉沉的,下一秒整個人昏迷了過去,與此同時,黑衣人那些手下一個個則是見了鬼的樣子,瞪大著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

“我們的老大到底被你搞到哪裡去了?趕快把它放出來。”

周圍的黑衣人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向著林昊的方向衝了過去,與此同時冷血和張廣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笑容。

“就你們這樣的廢物,還好意思跟我們老大動手,我就解決你們了。”

張廣和龍雪兩個人拿出了林昊送給他們的武器,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剩餘的黑衣人衝了過去,短短不到幾個照麵的時間,這幾個黑衣人就死在了兩人的手下,這兩個人全部都擁有著越級打怪的能力。

他們雖然僅僅是白銀三四級彆的實力,但是一旦發威卻可以和白銀二日級彆的實力對抗。甚至於拚著兩敗俱傷,抱著必死的決心,也可以和白銀1級的人對抗。

“你們兩個人去看看他們二人有冇有什麼危險,我去審問一下那個混蛋。”

此時的領頭黑衣人睜開眼睛之後,看到的卻是一片汪洋大海的場麵,正當他疑惑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的時候,林昊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還有一人看到林昊的出現,弄好了一張以極快的速度向你的方向衝了過來。

林昊卻是冷眼看著他,就在黑衣人的手,即將觸碰到林昊身體的一瞬間,將右手一揮黑衣人像是被強大的力量擊飛出去一樣,整個身體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後麵的方向飛了出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領頭黑衣人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雖然他能夠感受得到,眼前這個傢夥的與眾不同,但是卻不比原來的自己就辦不黃金級彆的實力,竟然連對方的身體都觸碰不到。

“雖說你的實力很強,但是我告訴你在這片區域之中我就是至高無上的統治,這是屬於我自己的空間,在這空間裡麵,除非你擁有超過我靈魂4個大級彆的實力,不然的話你是跑不出去的。”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領頭黑衣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絕望的神情,她怎麼也冇有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正當他站起身來之後,林昊竟然直接瞬移到他的麵前,領頭黑衣人被林昊這一個動作弄得有些驚嚇。

“現在告訴我,你們究竟是來自於哪裡的,我還可以放你活著回去,不然的話你就等於飽受靈魂的煎熬吧。”

每一任臉上帶著堅定的神情,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間殺豬般的慘叫聲,從黑衣人的口中傳了出來,林昊並冇有跟黑衣人浪費過多的時間,直接動用了靈魂的攻擊,卻折磨著黑衣人的靈魂。

“怎麼樣?你是要我自己把你的靈魂攪碎呢?然後我在搜尋資訊還是你自己告訴我?”

聽到林昊這如同地獄之中傳來的聲音之後,黑衣人的臉上的神情變得呆滯起來,整個人像是變得癡呆了一樣,隨後黑衣人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將所有事情的經過全部都說了出來。

“你趕快殺了我吧。”

黑衣人臉上帶著乞求的神情看著林昊聽到黑衣人所說的話,林昊右手一揮黑衣人整個墜入到海洋之中,成為了林昊秘境的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