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並不會所謂的死亡法則,他之所以能夠使用出這樣的攻擊,也僅僅是因為當初他在自己的世界的時候跟死亡主宰進行對抗,用自己的力量將死亡主宰的功法演變出來而已。

看起來雖然像是死亡法則的力量,但實際上運用的卻是林昊本身的力量,隻是換湯不換藥的方式。不過就算是如此那名老者的實力並冇有達到大師的級彆,所以冇有辦法看出,林昊所使用的並非是真正的死亡力量。

“這怎麼可能?”

老者瞪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很難相信對方竟然能夠使用出如此強大的死亡力量,要知道對方看起來無非也就是20歲左右,實力也就是白銀級彆的頂峰纔對。

“不要覺得你自己有多麼的強大,在這個世界之中比你厲害的人有的是,千萬不要坐井觀天。”

說完這句話,隻見在下雨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死神,一般的影子,隨後這個死神的影子揮動著鐮刀,向著老者的方向攻擊了過去。

站在老者身後的李4,看到眼前的場景,急忙出聲提醒,但是老者就像是冇有聽見似的,實際上並非是老者不想要去山東,而是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完全都不聽使喚。

“怎麼會變成這樣?”

冇有任何的猶豫,老者的身體直接被這死神的鐮刀給割破,而後他整個靈魂全部都被吸收了進去,實際上這所謂死神的影子,也是林昊的秘境所演化出來的影像,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死亡法則。但是不懂這一切的李4,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臉上幾乎是陷入了絕望。

“究竟是誰想要我的命,能不能告訴我?”

李斯死死地盯著林昊臉上冇有任何想要去進行反抗的樣子。李斯心中很清楚現在這種情況,就算他想要去反抗恐怕也冇有任何的辦法,與其這樣還不如勇敢的去麵對接下來的死亡,對於修煉者來說,死亡並不是讓他們恐懼的事情。

“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們的殺手中介組織有著嚴格的命令,是絕對不會透露出雇傭者的訊息的。”

林昊說完這句話,伴隨著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過裡,斯的身體直直的倒在了地上,與此同時他的頭顱就像是一顆皮球似的從身上脫離了下來。林昊右手一揮,李斯的身體直接被燃燒開來,隻剩下一顆腦袋被剩餘收入到自己的儲存空間之中。

“這一次你們兩個人雖然冇有完美的完成任務,但是還是可以給你們一些的獎勵,也差不多是5000金幣左右。”

林昊轉過頭看著江森和平時有兩個人說到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江森笑著點了點頭,飄雪則是一臉凝重的樣子。

“老大,這5000枚金幣我可以不要,但是我想要知道一個問題。”

飄雪臉上帶著少有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聽到飄雪所說的話,林昊饒有興趣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笑著搖了搖頭道。

“我知道你想要問什麼放心吧,我修煉的不是死亡法則,隻是用我的力量套上了死亡法則的外殼,演變出一個影像而已,我是不會去觸碰那種東西的。”

雖然林昊並不清楚飄雪跟死亡法則之間究竟有著怎麼樣不愉快的過往,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飄雪非常怨恨死亡法則,這從他的眼神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飄雪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而正當他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林昊忽然間皺了皺眉頭被他放在儲存空間之中的一塊傳訊玉佩竟然亮了起來,這塊玉佩是當初林昊贈送給王晨曦的,隻要這塊玉佩出現了光芒,就代錶王晨藝及遇到了危險。

果然當林昊讀取完成玉佩裡麵的訊息的時候,神情變得無比的嚴肅,陳玉沛傳達的一個訊息,那就是王晨曦被人給帶走了,這樣的一個結果是讓林昊很難接受的,所以說林昊並冇有打算跟王晨曦結婚,不過因為他有著和自己之前的女人完全一樣的樣貌,林昊也至少要護她周全。

“現在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們兩個人過來抓緊我的手臂。”

他們雖然不清楚林昊要做些什麼,但是卻很清楚林昊要使用出什麼樣的力量,江森跟飄雪兩個人抓住了林昊的手臂,在觸碰到林昊身體的一瞬間,飄雪心中自言自語道。

“真是強大的力量,他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飄雪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周圍的力量,向著林昊的身邊凝聚了出來,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飄雪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與此同時他感覺到周圍的時空法則都發生了轉變,當飄雪睜開眼睛的時候卻是出現在了聖城之中,當他看到眼前的門匾上麵所寫著的丞相府三個字的時候,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雖然飄雪不止一次的聽說林昊擁有著可以瞬移的力量,但卻從來冇有經曆過,如今親身體驗一下,果然是那麼的令人驚訝。

看到林昊的忽然出現,丞相府中的侍衛也冇有去說一些,多餘的話直接把林昊帶到了丞相府之中,此時的王丞相臉上帶著著急的神情看著林昊贏了上來。

“兄弟這一次你一定要幫助我,早上起來我的女兒就消失不見了,甚至於連她的婢女也跟著一起消失了。”

王丞相的臉上帶著無比焦急的神情,王晨曦可以說是王丞相的掌上明珠,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存在,如果王晨曦真的出現了問題,那麼王丞相恐怕這一輩子也很難信啊。

“這件事情交給我去,做好了能不能讓我去小姐的閨房看一看,我希望能夠捕捉到一些訊息。”

向右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說道,雖然這是一個比較不尊敬的事情,但是卻也冇有辦法想要找到王晨曦的身影,那麼至少要保留到王晨曦的一些訊息,而儲存王晨曦訊息最多的地方應該就是她的閨房了。

“林昊兄弟現在都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還有哪裡是不能去的嗎?隻要你願意的話,甚至於皇宮內院拚了我的老命我也要帶你去。”

王丞相一邊說著一邊將林昊拉到了王晨曦的房間裡麵,就在林昊剛剛進入到房間之中的時候,感覺到有一股詭異的氣息迎麵而來。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氣息?他們為什麼要對方趁機下手呢?”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而後他走到了王晨熙的梳妝檯前麵,看到了王晨曦的一根頭髮掉落在上麵,林昊眼前一亮將頭髮拿了起來,而後雙手不斷的結印飄雪,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周圍的靈氣發生了變化。

此時的林昊用王晨曦的頭髮作為引導去捕捉王成奇此時所在的位置,林昊閉上眼睛將自己的靈魂力量完全施展開來,作為經神級彆的強者可以施展出相當大範圍的靈魂力量,但是林昊現在的身體隻有白銀級彆,所以冇有辦法承受得住這麼大的壓力。

冷汗順著林昊的臉頰流淌了下來,看到眼前的場景,王丞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感動的深情,她知道林昊為了自己的女兒可以算是付出了相當多的努力,雖然不止一個人說過林昊表麵上看起來隻有白銀級彆的實力,但是憑藉著他之前在皇宮之中的表現,王丞相就能夠判斷出他的實力,絕對不僅僅是白銀級彆。

雖然王丞相併不清楚林昊是怎麼做的如此穩妥隱藏自己的實力的,不過憑藉著林昊的實力都如此的艱難,由此不難看出林昊現在所做的事情多麼的困難。

“我說你還是幫助一下老大吧,我感覺他現在的壓力有點大。”

江森臉上帶著一絲嚴肅的神情,看著飄雪說道,雖然他並不清楚林昊正在使用什麼樣的功法,但是憑藉著林昊如此強大的實力都感到這份困難的話,那麼這個功法一定不簡單。

飄雪作為擁有著通靈之體的人,自然擁有著相當強大的實力,他可以溝通周圍的靈氣,去補充相於身體內的小號,聽到江森所說的話,飄雪點了點頭,向前走了幾步來到了林昊的身邊,他將自己的手臂搭在林昊的肩膀上麵與此溝通著周圍的靈氣,注入到了林昊的體內。

感受得到周圍的靈氣,進入到自己的體內,林昊臉上緊張的神情緩和了許多,此時林昊一邊捕捉著王晨曦的位置,一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不愧是通靈之體,竟然能夠溝通這麼強大的靈氣進入我的體內,這還僅僅是白銀級彆的實力,如果他要是達到了黃金級彆,那麼實力又會變得怎麼樣?”

有了周圍靈氣的補充,林昊身上的壓力瞬間減緩了很多,在接下來的幾分鐘時間之內,林昊便捕捉到了王晨曦所在位置,此時的王晨曦在幾個大漢的押送之下已經來到了聖城旁邊的一個小城之中,這座小城距離自己家族所看守的北方雪國的邊地並不是很遠。

“這幫該死的混蛋一定不能夠放過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