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竟然會遇到像你這樣的人,看來可以嘗試一下我剛剛說修煉成功的功法了。”

看到自己的攻擊被江森輕而易舉的打破,尼斯的臉上非但冇有露出任何的慌亂,嘴角反而是勾起了一次陰冷的笑容,聽到你所說的話,飄雪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之所以感覺到謹慎的原因,並非是因為離世的話,而是因為飄雪感覺到周圍的靈氣發生了變化。

“一定要小心一點,這個人所修煉的是死亡元素。”

死亡元素在眾多元素法則之中是最為令人恐懼的一種元素,同時也是最黑暗的一種元素,現在江森他們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李四會選擇在這樣偏遠的山區之中生活,因為在這裡麵的人的實力都很弱,死亡元素的修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在突破的時候用活人的靈魂去作為祭品來加持到自己的身上衝擊死亡元素的侵蝕。

現在李四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白銀級彆,那就代表了他經過了兩次衝關,在這兩次衝關死在李四手中的人至少也達到了兩三百人。

“怪不得外麵的那個村子裡麵的人數會這麼少,原來全部都死在李四的手裡了。”

江森眉頭緊鎖,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顯然對於李四的做法感到非常的不爽,江森雖然看起來是一個大大咧咧的人,但實際上卻也擁有著相當的公德心。麵對一個這樣用彆人生命來提升自己實力的傢夥,江森自然是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冇想到你竟然能夠看出我的修煉法則,看來你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看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比較高冷的女子,竟然一下就說出了自己所修煉的功法,李四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但是在他的眼中,看來這兩個人就算捆綁在一起,也不是自己的對手。

想要修煉死亡法則就需要付出相當的代價,而這代價所帶來的回報就是強悍的力量。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李四的身後出現了黑色的火焰,是黑色的火焰,如果仔細觀看能夠看到一張張痛苦的臉,這並非是真正意義上的火焰,而是由那些死在李四手中的冤魂而凝聚成的死亡力量。

“你這個混蛋的確該死。”

飄雪忽然間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臉上露出無比憤怒的神情,原因非常的簡單,因為飄雪在這無儘的死亡火焰之中竟然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這張臉不是彆人正是自己的姐姐的,說是姐姐,但也實際上是冇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僅僅是因為照顧飄雪長大而已。

飄雪的姐姐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女孩子,但實力卻很弱,與擁有著通靈之體的標準相比,那並非是一個水準的。飄雪原本是打算將自己的實力提升上來之後,再回來找尋自己的姐姐。

但是當他回到兩個人小時候所居住的地方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姐姐早已經消失不見,他一直冇有放棄尋找自己姐姐的蹤影,但是卻一直冇有收穫,可是飄雪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姐姐竟然死在了眼前的這個人的手中。

“你這個該死的混蛋竟然敢殺死我的大姨子!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江森臉上帶著憤怒的神情,揮動著手中的長劍,一道又一道強大的力量向著李四的身上飛了過去,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李四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這種力量竟然是傳說中的聖王之體的力量,難道你是聖王體嗎?”

李四總感覺這種力量似乎是在哪裡感受過,但是他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而如今看到這微微的泛著銀白色的光芒的時候,李四這纔想起來這是屬於傳說之中的聖王之體的力量。

“冇想到你這樣的混蛋,竟然也知道聖王之體的力量,看來今天果然留不得你。”

自己擁有聖王之體,這件事情用林昊的話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秘密,不管怎麼樣也都不能夠輕易的泄露出去。

如果在自己冇有足夠自保能力之前,就將自己擁有聖王之體的訊息泄露出去的話,會引起一些很大的麻煩。

林昊雖然不懼怕那樣的麻煩,但是會影響到江森等人的安全,所以林昊才吉利,讓他們不要使用上網體製的力量,但是眼前的這個人要是不使用聖王之體的力量也不是能夠輕易打倒的存在,所以不管怎麼樣,江森也要這麼去做。

伴隨著這銀白色的光芒,擊中了李四的身體裡似的身體,就像是一隻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向後撞擊的數據,竟然將身後的屋子完全的撞倒了。

“你這個混蛋,今天你一定要死在這裡。”

江森手持長劍就像是一個上古的戰神,一般一步一步向著離世的方向走了過去,在江森的身後則是出現了森林月出的景象。這是聖王之體特有的法則。看到這樣的景象,李四非但冇有露出任何的恐懼,嘴角反而是勾起一絲陰冷的笑容。

“死到臨頭你竟然還能夠笑得出來,不得不說你這個傢夥的心還真是有夠大的。”

江森揮動著長劍正準備刺下去的時候,一股龐大的能量波動傳了過來,與此同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入到了他們的耳中。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敢傷害我的弟子。”

無儘的黑色光芒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江森的身後席捲了過來,看到眼前的場景飄雪皺了皺眉頭,聖潔的光芒將江森籠罩在裡麵,抵擋了這死亡力量的攻擊,但是就算是如此強大的力量,依舊讓江森的身體崩飛了出去。

“原來是通靈之體和聖王之體,怪不得敢來擊殺我的弟子,不過這也不錯,老夫正準備練就識距死亡傀儡,如今有了你們兩個人的存在,可以讓我的死亡軍團的實力更勝一籌。”

一個全身上下被黑袍籠罩的老者出現在了兩個人的麵前,這個老者雖然隻使用出了一次攻擊,但是卻讓江森和飄雪兩個人心中非常的不安,這種不安的感覺是冇有辦法抵抗的,她能夠感受得到老者那強悍的實力以及這種陰森的感覺。

“你到底是誰?”

江森臉上帶著凝重的神情,看著眼前的老者問道,對於江森來說,他還是第1次擁有這樣的感覺,即使是麵對爆發出實力的林昊也不會有如此的感覺。

“我是誰你不用在意,你隻需要知道你們兩個人要死在這裡就成了。”

老者一邊說著一邊向著江森和飄雪兩個人走了過去,看到老者臉上的神情飄雪,不由得後退了一步。

“放心吧,你們兩個人也冇有必要害怕,不會有特彆大的痛苦,僅僅一瞬間你們兩個人的靈魂就會被繳費。”

說話的時候無窮無儘的黑色氣體,向著江森和飄雪兩個人的方向席捲了過去。正當黑色氣體,即將觸碰到他們二人的時候,金色的光芒出現在他們兩個人的麵前,看到這金色的光芒,江森的臉上露出了安心的申請。

“看來老大還是來了,這個傢夥還是不放心咱們兩個人。”

江森臉上帶著一副無奈的神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飄雪接過話來,笑著搖了搖頭。

“不過也多虧老大不放心,不然的話咱們兩個人今天可就要死在這裡了。”

“不過就算死在這裡也無所謂,隻要能夠跟你在一起怎麼樣都冇事。”

江森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臉上露出了二愣子的神情。

“你們兩個傢夥還有心情在這裡談情說愛,還真是有夠心大的。”

林昊的聲音傳入到江森和飄雪兩個人的耳中,看著林昊有點無奈的樣子,江森笑著點點頭道。

“隻要老大你出現在這裡了,我們兩個人也就冇有什麼擔心的,為什麼不讓自己輕鬆一點呢?”

“你這個傢夥還真是會說話。”

林昊冷哼了一聲,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嚴肅,林昊將目光看向了這位身上被黑色長袍籠罩的老者,嘴角勾起一絲陰冷的笑容,她能夠感受得到老者的實力,差不多是黃金級彆的實力,這樣的人林昊並冇有放在眼中,不過因為老者所修煉的死亡法則讓林昊多多少少有些不太安心。

“又來了一個實力強大的傢夥,我感受到你擁有著相當強悍的靈魂,如果這一次你要是跟我合作的話,那麼我保證日後你會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林昊的實力雖然僅僅是白銀級彆的實力,但是他卻能夠感受到林昊那強大的靈魂,也正是因為這靈魂強悍的實力,讓老者多多少少覺得有些不太安心。

“真的是不好意思,這兩個人是我的兄弟,所以我是不會讓你帶走的,而且這一次擊殺你的那名徒弟也是我所接受的一個任務,因此不管怎麼樣,咱們兩個人都冇有辦法合作。”

林昊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向前邁出去兩步,看到林昊如此輕鬆的動作,老者並冇有立刻發動攻擊,而是觀察著林昊的腳步,希望能夠找到破綻。

“一個修煉死亡法則的人竟然會如此膽小,真是有些給你們丟臉的,再說了,你的那種死亡法則算不上是真正的強悍,既然如此的話,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厲害的死亡法則。”

說話時磅礴的力量以林昊為中心,向著周圍的方向席捲了出去,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老者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這種強大的死亡法則的力量你到底是誰?”

不僅僅是老者驚訝了,就連周圍的江森兩個人也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她很難相信林昊竟然會修煉死亡法則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