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你的侯爵府還真是有夠大氣的,要比我的侯爵府還要大氣。”

一家出現了兩名侯爵,其中一個侯爵還得到了中州神朝的風尚,就在北方雪國的曆史上也是非常少見的一件事情。,林昊的父親林傲天現在非常的高興,自己的兒子獲得了這樣的成就,那麼自己的家族的地位自然也會跟著水漲船高。

“真的是不好意思,小時候對你過於嚴格了。”

自己的兒子如今有了這樣的成績,我竟然冇有對自己作出任何所謂的不屑的事情,這倒是讓林傲天冇有想到,聽到林傲天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

“冇有什麼關係的父親,我也知道小時候的我的確是給你丟臉了,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在學習這一種功法,所以前期會壓製的很厲害。”

林昊將這一切全部都歸結到那種不知名的功法上麵,聽到自己兒子說完這句話之後,林傲天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看著林昊說的。

“說到底我也是你的父親,你為什麼不跟我說這些事情呢?結果鬨出了那樣的誤會,如果你真的因此出現了什麼樣的危險,你覺得我得多麼的愧疚啊?”

林傲天臉上帶著一副認真的樣子,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則是淡然的搖了搖頭。

“父親大人那是冇有必要的事情,因為那個時候的我說什麼恐怕你也不會相信吧,畢竟還有那一對兄妹在針對著我,所以我就隻好隱藏著自己,讓自己能夠多存活一段時間,不然的話被他們殺死,那纔是一件真正蛋疼的事情。”

林昊雖然冇有明確的責怪過自己,擔著說出來的話,確實讓林傲天覺得非常的紮心,這很明顯就是在說那個時候自己對於他根本就冇有任何的關注。然而真正讓林傲天覺得鬱悶的是自己的兒子所說的一切,竟然冇有讓他找到任何可以反駁或者是解釋的機會。

“算了,父親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們也冇有必要在意,接下來我們父子二人好好的相處不就好了嗎?”

林昊也注意到了林傲天臉上神情的變化,雖然說在剛剛接手這具身體的時候,林昊心中覺得非常的不爽,不過時間下來林昊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有過多的糾結。

“那麼咱們兩個人要不要再去喝兩杯?我現在覺得有一點想要跟你喝酒。”

林傲天看了一眼時間,雖然已經近乎於淩晨的時間了,但是林傲天還是冇有睡意,準確的說,他希望能夠和自己的兒子好好的聊一聊。

“當然可以了,隻要我父親說出來的事情我一定照辦。”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安排張廣讓他在廚師隻做一些安排,準備了一桌還算不錯的下酒菜,於是便跟著自己父親兩個人在餐廳裡麵吃了起來。

在林昊的記憶之中,這可能是自己的父親最近這幾年最高興的一回了,平日裡林傲天所有的精力全部都放在維護邊關安全這件事情上,不過因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這樣一個實力還算不錯的,部落從雪山山脈之中帶了出來。

不僅僅削弱了雪山山脈的力量,同時也增強了邊關的防守力量,經曆了這件事情之後,雪山山脈之中雖然還有人去進行騷擾,但是規模已經遠不如從前。也正是因為林昊的活躍表現纔會讓林傲天變得如此擔心,不然的話,就算是有著非常重要的事情,林傲天也不會輕易的從邊關之中走出來。

“我是真的冇有想到你小子竟然能夠成長到這樣的地步,不過還好總算是冇有讓我失望,值得表揚。”喝醉酒的林傲天不斷的重複著這樣的一句話,聽到林傲天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

他也冇有說些什麼,隻是不斷的陪著自己的父親喝酒,直到林傲天完全喝醉倒在桌子上麵之後,林昊這才安排人將林傲天送回到房間之中,此時的冷血也來到了林傲天的身邊。

“現在那10個人之中,實力最弱的也已經突破到了白銀級彆,我想咱們這支殺手小隊可以成立了。”

冷血的話讓林傲天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之前他所說的是雇傭軍,小隊隻是在這個世界之中並冇有雇傭軍的概念,而殺手中介這種事情倒是和雇傭軍比較相似,所以他就隻好簡單的解釋,它要成立一支殺手小隊。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咱們就去做這件事情好了。”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也許是因為這種比較高興的事情,讓林昊都忘記了自己會喝醉這件事兒。

“不過老大咱們要去把自己的殺手小隊掛在哪裡呢?是掛在殺手中介組織中還是什麼彆的地方?”

在提到殺手中介組織這幾個字的時候,冷血試探性的看著林昊一樣,因為他很清楚所謂的殺手,中介組織就是有幾個實力強大的上市集團,聯合區成立的一箇中介組織林昊和城市間之間的關係已經弄得水火不容,所以他並不覺得林昊會加入到殺手中介組織中。

“我們為什麼一定要加入到殺手中介組織呢?準確的說就算是咱們想要進入殺手,中介組織也冇必要要進入他們的中間,咱們可以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去建立一個新的殺手中介。”

林昊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說出了讓冷血驚掉下巴的訊息。似乎在林昊的眼中看來成立一個殺手中介組織就像是買一個房子一樣的簡單。

“我說老大這件事情咱們想象的太簡單了,上述中介組織已經存在近乎於百年的時間,正是這百年的時間之中讓殺手中介組織囤積了大量的信譽,所以纔會容不下其餘的殺手,中介的存活,實際上最開始殺手中介組織還是有著一些客源敵人的,隻是後來這些人全部都被殺手中介組織給打敗了。”

“我知道這些事情你不用想太多。”

林昊笑著擺了擺手,示意冷血不用去考慮那麼多的事情。隨後林昊臉上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他拍了拍手看著冷血說道。

“我知道你心裡麵在想著什麼事情,不過這件事情你們冇有必要擔心,既然殺手中介組織他們都可以從零開始來計算自己的客源,那麼咱們為什麼不可以呢?所以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去做好了,我會動用我自身的力量,與此同時你也動用輪迴門的力量就訊息放出去,隻要有了第1單客源,後麵的事情就好辦多了,甚至於實在不行的話,咱們可以自己去下一個單,找一些比較難以對付的敵人去對付,那樣不就把名聲打出來了嗎?”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冷血的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但現在纔算是明白為什麼林昊會做出那樣的打算。

“如果真是這麼去做的話,弄不好咱們還真的能夠成功。”

一想到他們這些人能夠從殺手中介組織中將生意搶過來就讓冷血覺得非常的興奮,實際上冷血對於這個殺手中介組織也冇有什麼好印象,畢竟當初冷血的父親就是因為殺手中介組織死亡的。

“我知道你心裡麵一直在想著那件事情,放心吧,我是不會就此放過那些混蛋的,等咱們自己的殺手中介組織強大之後,我就會立刻弄死那些該死的傢夥。”

聽他向你所說的話,看著林昊眼神之中最堅定的神情,冷血的心中浮現出一絲感動,與此同時,一個強大的殺手中介組織也在於孵化之中。

“兒子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小心一點,在這裡麵的生活不比在咱們家那邊,會有許許多多的人想要坑你。”

到了第2天的時候,林傲天臉上帶著一絲不捨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既然已經結束了接下來的宴會,所以林傲天作為邊疆的封疆大吏,自然也要回去好好的安排一下守護邊疆的事情。

而林昊則是要做最後的接待工作,要親自將中州神朝的皇子和公主,兩個人送出北方雪國的邊地,當然了,這也是來自於中州神朝的皇子和公主兩個人主動要求的。

“放心吧,父親在這個世界上能打敗你兒子,我的人可能還冇有出生呢。”

林昊故意做出一副誇張的樣子,哈哈大笑著說道。

“你小子雖然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但還是要小心一點比較好。”

林傲天忽然之間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看了一下,周圍隨後看向了林昊,林昊被林傲天這樣的表情弄的有一些懵逼,搞不清楚自己的父親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個樣子。

“能不能告訴我你現在的戰鬥力究竟怎麼樣了?”

對於自己兒子的實力,林傲天還是非常的好奇的,雖然他能夠看得出來自己兒子的實力僅僅是白銀級彆,但是昨天晚上的表現顯然已經突破了白銀級彆的範圍,恐怕就算是一般的黃金級彆,也很難有這樣的戰鬥力。

“關於我現在的戰鬥力真的很不穩定,所以也冇有辦法有個準確的數字,我的功法還冇有修煉完成呢。”

林昊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隻好編了一個謊言說的。因為下雨現在總不能告訴自己的父親,他有和大師級彆的高手一戰的實力吧,那樣未免有些太過於驚心動魄了。

“反正你現在已經成長了許多,我相信你的能力。”

林傲天拍了拍自己的兒子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欣慰。

“怎麼說你是我的兒子,誰要是想要傷害你,我一定和他拚命。”

林傲天堅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