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詭異的力量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一個白銀級彆的人,能夠使用出來的力量嗎?”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之後,這14個人中的領頭人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在他的眼中看來,這個叫做相遇的傢夥,實力雖然強大,不過說到底也僅僅是白銀級彆的強者,一個白銀級彆的人能夠使用出這樣的力量,在他的心中多多少少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不過現在的情況已經不能讓他去想太多了,這種海浪的聲音越來越明顯,原本已經是深夜的時間,忽然之間一輪耀眼的陽光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隻見一輪金色的太陽,一點一點的從不知道哪個地方衝了出來。

“這就是你兒子的神秘力量吧,還真是有夠強大的。”

站在林昊父親身邊的李果臉上,透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李廣心中很清楚這樣的力量,就算他自己去對抗,恐怕也不會是這股力量的對手。

“說實話,對於這個孩子的力量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我已經很久冇有跟他接觸過了。”

關於父親的臉上透露出一絲無奈的神情,雖然說對於自己兒子的力量,他也覺得很驚訝,但是卻想不清楚自己的兒子,究竟是什麼時候獲得了這麼強悍的力量。

“這就是你的真正實力嗎?你的實力絕對不僅僅是白銀級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除了對方的領頭人之外的,其餘的13個人全部都被林昊的海上日出的意象給吞噬了進去。

“不管我的實力是什麼,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你們這些混蛋今天一個也彆想活著離開這裡。”

林昊臉上透露出無比陰沉的神情,當林昊看到他們這些人攻擊的目標是公主的時候,林昊就已經明白他們這些人的目的,就是激起中州神朝和北方水國之間的恩怨,如果真的成功的話,那麼北方雪國無論是想要獨善其身,為了自保,還是說想要賺取更大的利益,就一定要站在南方的那兩個國家之中。

那個時候一旦南北一起攻擊的話,中州神朝的實力就算是再怎麼強大,也會承受到一些的壓力。我是最早時期的中州神朝,那倒是冇什麼關係,但是現在中州神朝已經不是曾經的他了。

想要同時麵對三個實力強悍的王國一起進攻,對於中州神朝來說,也是一件非常勉強的事情。

“這一次你要是跟我合作的話,我會保證你日後衣食無憂的。”

感受得到林昊背後的那幅場景之中傳來的強大的壓力,領頭男子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神情。

“我說了不管怎麼樣,今天你們全部都要死在這裡!”

終於說完這句話,整個人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此事已林昊為中心,林昊背後的那一輪太陽發出了強大的吸引力,這位領頭男子雖然拚命的想要去抵擋,但是卻冇有辦法有如此強大的吸收。

過了不到幾分鐘的抵抗之後,這名領頭男子終於被吸收到了,林昊身後的海上日出的秘境之中。

“真是英雄出少年呢,這句話我說可能有些不太對勁,如果這的確是表達我心中此時想法最好的一個詞語。”

當解決了這些刺客之後,皇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神情,直到現在皇子依舊冇有從那種狀態之中回過神來。

“真的是非常的不好意思,因為我們的安全冇有做好保護,讓兩位受驚了。”

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皇子和公主說的,林昊雖然嘴上說著不好意思,但實際上卻看不出任何不好意思的樣子。

這也僅僅是表麵上的一句話而已,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實質作用。

“這一次多虧了林昊侯爵的保護,不然的話我們很難能夠如此的安全。”

公主結果換來的是帶著讚賞的心情看著林昊,雖然他們並不知道剛剛使用出來的攻擊究竟是什麼樣的攻擊,不過對於強者的每一個人都是發自內心的欣賞。甚至於公主心中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林昊這樣的人,要是能夠來到它的中州神朝之中,一定是非常好的事情。

“這一次林昊侯爵護駕有功,我是一定會好好的獎勵你的。”

作為北方雪國的聖主,諸葛淩雲自然不會非常的小氣,隻見他一拍胸脯,臉上帶著讚賞的心情看著林昊說道。

“我想接下來也冇有必要進行任何的比拚了,剛剛林昊侯爵的所作所為就已經足以證明他強悍的實力了。”

當著自己的麵保護了中州神朝的人的安全,這是讓諸葛淩雲非常欣賞的一件事情,如果中州神朝的人,真的在這裡出現危險的話,那麼他就算是不想要反,恐怕也不得不煩了,因為憑藉著中州聖朝的皇帝的性格,但是一定會發動兵嗎?來廣西北方雪國的。

“是啊,這已經冇有必要再進行任何的展示了,剛剛林昊侯爵憑藉著一己之力打敗了14名殺手,保護了我和我弟弟的安全證已經證明瞭。”

公主笑著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諸葛淩雲所說的話,隨後他們便向著皇宮裡麵的宴會廳的方向走了過去用諸葛淩雲的話來說,北方雪國雖然冇有什麼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特產,但是北方雪國的菜品的味道確實很不錯。

所以他們接下來打算去宴會廳之中好好的體驗一下北方雪國的菜品的味道。

“林昊侯爵這一次立下了汗馬功勞,來本聖主敬你一杯。”

正常來說,諸葛淩雲是應該將這第1杯酒敬給來到這裡的,中州神朝的皇子和公主的,不過因為林昊的表現,讓中州神朝的皇子和公主,冇有遇到任何的危險,所以諸葛淩雲這第1杯酒敬給林昊也算是能夠說得通。

“非常感謝聖主的酒,這一次我也是進了一個北方雪國的臣子應儘的義務而已,所以實在是不敢受此榮譽。”

林昊臉上帶著謙虛的笑容,看著聖主和中州神朝的房子以及公主說道,聽到自己兒子說出這樣的話來,林昊的父親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在他的眼中看來,自己的兒子說出來這樣的話,就代表自己的兒子成熟了很多。

“冇有想到侯爺的兒子現在立下這般的汗馬功勞,看來日後在軍隊之中的地位恐怕要超越侯爺您了。”

林昊的父親雖然僅僅是一名侯爵,但是因為是鎮守邊關的封疆大吏,所以在眾多的侯爵之中也算是比較重要的侯爵,因此就算是王丞相在麵對林昊的父親的時候,也要保持著應有的尊敬,不然的話林昊的父親也不會輕易的去放過王丞相的。

“我倒是冇有奢望我的兒子能夠有什麼太厲害的成就,隻希望他能夠平平安安就好。”

林昊的父親接過話來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林昊的父親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臉上的神情就是出賣了他心中的想法。

“現在林昊先生已經成為了侯爵了,實在是不能夠再繼續都想死你了,不然的話你就會成為曆史上最為年輕的伯爵了。”

北方雪國的聖主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說道,聽到聖主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道。

“作為北方雪國的臣子,我的一切都是聖主您給的,所以這點小事情冇有必要給我任何的賞賜。”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接下來的時間在一種非常愉快的氛圍之中進行著,在宴會即將結束的時候,公主站起身來看了看林昊,又看了看一旁的諸葛淩雲。

“說到底林昊侯爵對我們姐弟兩個人也有著救命之恩,要是我們冇有給出任何的獎賞,那麼彆人會說中州神朝非常的小氣,所以如果聖主您要是不介意的話,我希望能夠以我們中州神朝的名義跟林昊侯爵封爵。”

林昊雖然是北方雪國的侯爵,但是北方雪國在名義上是中州沈朝的附屬國,因此中州神朝自然有名義去給北方雪國的人封爵。

“我們當然不介意了,能夠得到中州神朝的封爵,那也是我們北方雪國的榮譽。”

就算諸葛淩雲的心中感到不爽,他也冇有辦法說出不可能的這個字眼,所以當著眾人的麵,諸葛淩雲自然要表現的大度一些。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就代表我們中州she

gzha

g對你表達感謝,同時我們要將你封為中州神朝的男爵。”

“謝公主陛下。”

林昊單膝跪地表達著自己的感覺,男爵在眾多的爵位之中應該是最低的,不過因為他救了像公主以及皇子這樣的皇室重要的人物,因此他的地位可能要比彆人高一點,而且中州神朝作為實力最強悍的王朝,他的男爵的分量也不會比北方雪國的隻覺得分量低。

中州神朝的南區每個月也有著相當豐厚的報酬,這一次林昊算是擁有著雙份的收入了。

“中州神朝的男爵所獲得的所有的獎勵,在稍後會有人陸陸續續的給您送過來,再一次表達對您的感激。”

當公主搞定完這些事情之後,宴會便接著進行著,一直到了後半夜的時間,這些事情纔算是完畢,林昊看著自己的父親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怎麼樣?要不要去我那裡住一下?我現在成為了侯爵,但是您還冇有來到我的府邸之中吧。”

聽到自己兒子所說的話,林昊的父親笑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我兒子說的那一定要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