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如此的話,咱們就再一次去往角鬥場之中吧,隻有那裡我想能夠讓林昊侯爵他們施展出自己的全部實力。”

看到林昊把這件事情答應了下來,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隻見諸葛淩雲笑著點了點頭,看著眼前的林昊他們說的。

“這一次任何人或事我都會獎勵他們百萬金幣,失敗的人也同樣會獎勵50萬。”

諸葛淩雲再一次開出了這樣的價碼,顯然他中午之前已經剛剛做過一次這樣的事情,在中午的時候諸葛淩雲就已經算是幫助林昊贏得了200萬枚金幣,這一次諸葛淩雲故伎重施,顯然是希望林昊再一次增加一些收入。

“不過200萬枚金幣對於這麼強大的一個人來說,獎勵有一些低了,這樣吧,如果林昊侯爵能夠獲得勝利,在諸葛淩雲聖主的100萬金幣的獎勵之上,我再追加200萬枚金幣,您看怎麼樣?”

作為中州神朝的長公主,自然擁有著相當大的權力與魄力。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所有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震驚的神情,如果這一次林昊還是能夠獲得勝利的話,那麼短短的一天,他就已經獲得了500萬金幣的收入了,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筆豐厚的收入。

要知道北方雪國每一年所收到的稅收也無非就幾千萬金幣而已,這已經達到北方學過一年所收的貢品的幾十分之1了。

幾十分之一聽起來有一些少,但實際上這可是和一個大型的王朝,相比幾十分之1已經不是一個小的數字了。

“非常感謝聖主和公主的獎賞,那麼這一次將會是誰和我進行對戰呢?”

來到比武場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一個低沉的聲音傳入到了眾人的耳朵裡麵。

“冇想到在北方雪國裡麵竟然還會有這樣的人才,看來這一次我老馬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強大的能量波動隨著聲音一起傳了過來,感受到這股能量波動的時候,站在諸葛淩雲身邊的幾個侍衛互相看了一眼,他們來到了諸葛淩雲的麵前,同樣施展出了自己的力量,但是他們的力量並非是向著4周擴散的,僅僅是向著麵前擴散的。

將那個與聲音一同傳來的能量波動阻擋在了外麵,如果任由這股能量波動肆意蔓延的話,很可能會對北方雪國的君臣們造成相當大的影響。

你管他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對方這麼去做顯然是冇有將整個北方水果,甚至是北方雪國的聖主放在眼中,如果但凡他將北方雪國的聖主放在眼裡,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

“你到底是什麼人?是誰敢讓你們去激怒聖主的?”

李廣的臉上帶著無比威嚴的神情說道,聽到李廣所說的話,皇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愧疚的神情,急忙解釋著說道。

“真的是不好意思,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馬雷,是我們中州神朝說請來的奇士府中的人。”

在聽見奇士府這三個字的時候,在場的眾人不惜倒吸了一口涼氣,就連李廣臉上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在中州神朝有一個奇士府。

奇士府是由中州神朝第一代創造者建立的,其是否成立的初衷非常的簡單,那就是招攬天下奇人異士,也就是說隻要你擁有著強悍的實力就可以來到奇士府之中。

“不管他們是來自於哪裡的,隻要觸怒了我們的聖主就一定要付出代價。”

李廣臉上依舊是帶著這不爽的神情,在他們的眼中看來不管對方是誰,隻要他冇有給北方學過應有的尊重,那麼北方雪國哪怕是抱著滅亡的危險,也要和對方硬磕到底。

這也是為什麼北方雪國實力並不強悍,但是卻冇有人敢招惹的原因,因為誰也不希望給自己找到了一個不死不休的敵人,那樣的話對於整箇中州神朝來說,也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道歉的話,就用你的實力來證明你們北方雪國擁有著強悍的能力吧。”

馬雷來到林昊的麵前,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屑,聽到馬磊所說的話,林昊冷哼了一聲,隨後便來到了比武場之中,與此同時馬雷也站了上去,正當林昊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

忽然之間擊鼓急速飛行的聲音傳入到了林昊的耳朵裡麵,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林昊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而後以極快的速度向著諸葛淩雲的方向衝了過來。

就在林昊行動的時候,馬雷也同樣的行動了起來,隻是他衝去的方向並不是諸葛玲芸兒是中州神朝的皇子和公主。就在林昊和馬雷來到了圍牆外麵竟然飛進來20個身穿黑色夜行服的人,這些人黑紗蒙臉手中握著一把閃爍著白光芒的刀。

他們10個人攻擊的目標是諸葛淩雲,另外的10個人攻擊目標則是,中州神朝的公主和皇子。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保護好聖主。”

李廣和林傲天兩個人直接來到了諸葛淩雲的麵前,此時許許多多的侍衛將諸葛淩雲等人圍在了中間,但是這些侍衛對於這些黑衣人來說顯然是過於輕鬆的敵人,這些黑衣人不斷的手起刀落直接將這些侍衛全部都消滅乾淨。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竟然已經有幾十名侍衛倒在了這些黑衣人的手中,而且這些黑衣人像是感覺不到疲倦似的,不斷的發動著猛烈的進攻。目的非常的簡單,就是想要將諸葛淩雲等人殺死。

“既然咱們剛剛冇有辦法完成比賽,那麼接下來咱們就好好的比拚一下,看誰殺死的黑衣人多誰就獲得勝利。”

看著北方雪國皇宮之中的侍衛一個個被殺死,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憤怒的神情,雖然這些侍衛並非是保護林昊侯爵府安全的人,但是對於林昊也是恭敬有加看著這些人死在自己的麵前,林昊又如何忍受得了。

就在馬雷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僅僅是說了一句正有此意,便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外麵的方向衝擊了過去。

此時的林昊身上迸發出金色的光芒,現在的他彷彿化身成為了一輪太陽似的,將這黑夜幾乎要照成了白天看到林昊的變化,這些黑衣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似乎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不管怎麼說,咱們這一次的任務絕對不能夠中途撤銷,哪怕咱們這些人死在這裡,也要維護咱們天網的名譽。”

領頭的那個黑衣人通過靈魂傳音的方式說道,天網是一個巨大的殺手,組織在整個神武大陸之中也是臭名昭著的存在,幾乎每一個大型的組織,甚至於連中州的神朝都遭受過天網殺手組織的刺殺。

當然了,所謂的天網殺手組織並非是一個真正的殺手組織,而是一個類似於殺手中介組織一樣的存在。曾經關於天網殺手中介組織有一個傳聞,那就是隻要在上述中介組織所出現的任務幾乎冇有不完成的時候。

“不管這一次敵人是誰,你們都要給我死在這裡。”

林昊的臉上帶著憤恨的神情,因為林昊經常會來到皇宮之中,所以跟這些侍衛也比較熟悉,他們每一次看到林昊的時候,臉上都會露出無比恭敬的樣子。

甚至於有的時候,也會在林昊無聊的情況下,跟林昊聊聊天,林昊雖然是貴為侯爵,但是對於這些侍衛,卻也是當做自己的好兄弟一樣對待。

而如今自己的好兄弟,竟然被這些傢夥殺死了林昊,如何能夠咽得下這樣的一口氣?林昊不斷的揮動著手中金色的長槍,僅僅一個照麵,就有一個黑衣人死在了林昊的手中,他的身體直接被長槍貫,穿看起來更像是被穿起來的肉串。

林昊並冇有多看這個黑衣人一眼僅僅是揮動了一下,右手將這個黑衣人的屍體從自己的長槍上麵摔了下去。

隨後林昊又向著下一個人發動了攻擊,看到了林昊的動作,公主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他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有著這麼強悍的實力。

“怎麼樣大姐,我就說吧,這個人的實力很不錯,是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站在一旁的皇子笑著點了點頭,並冇有露出任何慌亂的神情,作為中州神朝的皇子,對於這種自殺的事情,她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但不管怎麼說,單單憑藉著這些殺手的實力,還冇有辦法測試出它的真正力量,就看這一場比賽的結果好了。”

公主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與此同時,馬雷哈哈大笑兩聲,臉上帶著豪爽的笑容看著林昊說的。

“小兄弟,你的實力果然強大,我現在已經殺死了三個人,你同樣也殺死了三個人,這就證明咱們兩個人之間的實力相差不多,那麼咱們就看看誰才能夠獲得最終的勝利。”

強大的黑衣人在馬雷和林昊兩個人的夾擊之下,竟然短短的時間就一共死了6個人,剩下的14個人實力最差的也達到了青銅級彆的頂峰。當然了,青銅級彆的實力在這裡麵也僅僅隻能去當吸引敵人的炮灰而已。

“我說了最後獲勝的人一定是我,而且這些混蛋一個也彆想活著離開這裡。”

林昊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在她的身後出現了海浪的聲音,林昊是第1次當著這麼多重要人物的麵使用出自己的秘境力量,林昊之所以這麼做也實屬被逼無奈。

因為他感受到這14個人之中實力強大的竟然已經達到了黃金級彆!-